第670章 井底之蛙-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70章 井底之蛙

    清晨,一大早,玄燕正迎着朝阳在院子里面练功。

    不得不说,豫省皇甫家在选址方面还是比较有见地的,也不知道是此处天地自然之力更为浓郁的缘故,还是空气清新的缘故,玄燕的修炼速度,竟是更胜往日。

    只是还未修炼的太久,玄燕就被人给打断了——

    来者,乃是皇甫飞。

    “现在才开始努力,不嫌太晚了一点吗?”皇甫飞见玄燕正在修炼,忍不住冷嘲热讽的说道。

    玄燕看着他,眉头微微一蹙,似是因为被打断了修炼而有些不爽。

    “你在甘省,体验不到这种修炼的感觉吧?”皇甫飞又是问道,他的眉宇之间有着一丝明显的傲然之色。

    “我们豫省皇甫家,人杰地灵,在豫省皇甫家修炼,不管是修炼武道,还是感悟医道,都能够事半功倍!”

    “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吧,说不定在这四天的时间里,还能够让你的修为更进一步。”皇甫飞冷笑说道。

    玄燕的表现在他看来,俨然便是临时抱佛脚。

    可平时不烧香,此刻就是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呢?皇甫飞可不相信,仅仅是四天的时间,玄燕就能从武道和医道修为上面,超越自己!

    玄燕淡淡的看着他,没有答话。

    临时抱佛脚?不存在的!

    玄燕平日里就都是早早的起床修炼,早就已经习惯了,也只有像皇甫飞这般懒散之人,才会觉得玄燕的正常修炼乃是临时抱佛脚。

    而且,玄燕有临时抱佛脚的必要吗?

    只是一个区区皇甫飞而已,不管是武道修为还是医道修为,玄燕都远胜于他,即便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都不修炼,玄燕也依旧不是皇甫飞所能够追赶上的。

    可皇甫飞不知道这一点,他还自得问道:“你一定很疑惑吧?我不仅不打断你修炼,反而还鼓励你。”

    “玄燕,你懂什么叫自信吗?”不等玄燕作答,皇甫飞就继续说道:“我,这就叫自信!”

    “这次医道大会,我会让你认识到你与我之间的差距,你与中华医馆十大天才之间的差距!有些距离,不是努力就能够弥补的,得靠天赋!”皇甫飞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好像他多聪明天赋多好一般的说道。

    玄燕摇头淡笑,根本不把皇甫飞的话语放在心里。

    在他看来,皇甫飞可不是多聪明多有天赋,倒是他的脑子好像还有点问题——

    没有打断玄燕的修炼,那请问你皇甫飞现在是在干嘛?

    “得了,我看你也甭修炼了,别说我这当哥哥的不照顾你,哥哥我现在就给你指条明路!”皇甫飞不怀好意的冷笑了一声,伸手朝着他的左侧一指,说道:“从这里下去,可以去到我们豫省皇甫家的大院,今天我爷爷会在那里讲解针道,你去听一听的话,说不定还能有所收获。”

    玄燕又是忍不住摇头淡笑,这皇甫飞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一点,身为眼下中华医馆之中,第三位把针道修为修炼到了医者仁心之境的真医,玄燕还用得着旁人为他讲解针道?

    似是看出了玄燕的嗤之以鼻,皇甫飞又是说道:“我的好弟弟,这种机会可是不常有的,我爷爷的针道修为,在中华医馆之中,也就只比中华医馆的馆主李梦遥差了一点,他对针道的感悟与理解,可不是你所能够想象的。”

    “是吗?”玄燕淡笑问道,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言语之中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

    还只比李馆主差了一点?

    你们豫省皇甫家差飞了好嘛!

    人家李馆主的针道修为,可是医者仁心的真医之境,而你们豫省皇甫家,即便是针道修为最强的,你皇甫飞的爷爷,也不过才贤医境界而已。

    别说与李馆主和玄燕家的老爷子相比了,就算是与眼下的玄燕相比,其间的差距,也不可以道里计。

    不过玄燕并没有拆穿装逼中的皇甫飞,他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而已。

    可就是这一问,让皇甫飞的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只见他肯定的说道:“那当然,中华医馆之中的真医虽多,可把针道修为修炼到我爷爷那个境地的人,却是很少很少。”

    “你——是在邀请我去观看你爷爷的针道讲解吗?”玄燕没有理会皇甫飞的自吹自擂,而是淡淡的问道。

    “邀请?哈,皇甫燕,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只是一只井底之蛙而已!”皇甫飞闻言,忍不住嗤笑一声,继续说道,“别以为你在浙省钱家大发神威,你就天下无敌了,就可以位列中华医馆的天才之位了,皇甫燕,你还差得远了!”

    玄燕此刻真想学着棒棒糖的样子翻一个白眼,这皇甫飞也太小心眼了一点,就因为自己曾经在浙省钱家之中闪耀一时,他就这般记恨自己,这般想要把自己给踩下去吗?

    皇甫飞的心思,玄燕很明白,他懒得在这个时候跟皇甫飞多说废话。

    就在玄燕想要把皇甫飞赶出去,之后重新修炼的时候,孙启明孙老却是突然带着孙明月一起,来到了玄燕的院子之中。

    孙老看都不看皇甫飞一眼,径直对玄燕邀请说道:“小友,今日乃是医道大会的第一天,不知你可有兴趣,陪我这个老头子,一起去观礼?”

    孙老说话很是讲究,他没有说邀请玄燕去聆听皇甫飞爷爷的针道讲解,而是说是去观礼。

    虽只是一词之差,可却能够看的出来,孙老俨然是已经把玄燕当做了他的同辈!

    尽管二人之间,年龄差距甚大,可玄燕却是同孙老一样,都是中华医馆的真医,虽说玄燕的真医称号,还没有被中华医馆正式赐予,可他的医道修为,却早已经突破到了医者仁心的真医之境。

    而且,玄燕的真医还是针道真医,只从针之一道上来讲,玄燕甚至可以说成是孙老的前辈!

    所以孙老才会对玄燕如此的客气,所以孙老才说玄燕是去观礼,而非聆听。

    只是孙老的话外之意,皇甫飞却没能听出来,他站在一旁,一脸冷笑的看着玄燕,静静的等待着玄燕的回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