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能者得之-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65章 能者得之

    背对着众人,玄燕的嘴角处露出了一丝邪魅的微笑。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重又看向了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他淡声问道:“你们豫省皇甫家是想把《针灸甲乙经》还给我了吗?”

    “还给你?”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不禁在心中嘲笑玄燕的天真。

    不过他的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对于玄燕话语的不屑来,他见玄燕回头,说道:“机会就在眼前,只要你参加了我们豫省皇甫家的医道大会,并在这场医道大会之中赢了皇甫飞,以及我们豫省皇甫家的所有年青一代的弟子,《针灸甲乙经》,我们豫省皇甫家自然愿意双手奉还。”

    说这话的时候,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脸上挂满了虚伪的笑容,他此刻的样子,像极了正在诱拐小朋友的怪叔叔。

    可玄燕不是小朋友,他非但不是小朋友,城府还出奇的深。

    “是吗?那我可要留下来参加医道大会了。”玄燕一边往回走着,一边说道:“《针灸甲乙经》对于我们甘省皇甫家来说,可是最重要的东西了。”

    “哎,这就对了,既然你想参加医道大会,那就把燕玄丹的丹方交出来。”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面有喜色的说道。

    “交出来?”玄燕眉头一蹙,警惕的说道:“大爷爷,我刚才可是说了,不会遵守你们豫省皇甫家的规矩。”

    见玄燕还是不肯交出燕玄丹的丹方,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不禁有些烦躁,他说道:“那你以为,除了燕玄丹的丹方之外,你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当做是这场医道大会的入场券呢?”

    “你不会觉得,只凭借着你贤医的医道修为,就够资格成为我们医道大会的贵宾了吧?”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面露不屑的说道。

    “说的也是,除了燕玄丹之外,我好像的确没有能够让你们豫省皇甫家看中的东西了——”玄燕闻言,似模似样的低头沉思了起来。

    “没错,我们豫省皇甫家只认燕玄丹的丹方!”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又添了一把火说道。

    “可是大爷爷,这不对吧?你们想要燕玄丹的丹方,就要我直接交出来,而《针灸甲乙经》的话,却非让我赢了皇甫飞才行,这——不公平吧。”玄燕突然抬头,开口问道。

    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都被玄燕给弄醉了,他怒气勃勃的问道:“那你到底想怎样?”

    “想怎样——”玄燕皱着眉头,好似忌惮的看了一眼皇甫飞,嘀咕说道:“我也没想好,我倒是想把燕玄丹也作为赌注,可万一输了,我们甘省皇甫家就什么都没有了——”

    玄燕虽是低语,可声音却并不小,正好让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和皇甫飞都能听一个正着。

    皇甫飞看着玄燕“忌惮”他的样子,忍不住心中嗤笑。

    他自然是不希望玄燕走的,自从玄燕在浙省钱家大放异彩之后,皇甫飞就心中不忿——

    还想取代我成为新的中华医馆十大天才?

    你玄燕做梦去吧!

    看我怎么把你给狠狠的踩下去,也好让你明白,你与中华医馆真正十大天才之间的差距!

    怀有着这么一份把玄燕给踩下去的私心,皇甫飞突然说道:“大爷爷,我觉得皇甫燕说的也不无道理,我们豫省皇甫家这么做,确实有失公允了。”

    “你——”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难以置信的看着皇甫飞,他打死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皇甫飞竟会帮着玄燕说话。

    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虽在与玄燕的交锋之中,落了下风,可他却也不蠢,玄燕这分明就是玩了一手空手套白狼的把戏。

    本来,燕玄丹的丹方只是玄燕参加医道大会的入场券的,可眼下好了,燕玄丹竟是跟《针灸甲乙经》一样,都成为了玄燕和皇甫飞之间比试医道修为的一个赌注。

    如此,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自然是有些不甘的,可不等他说话,皇甫飞就又是说道:“我们豫省皇甫家和甘省皇甫家同根同源,何必相互为难了,不管是《针灸甲乙经》还是燕玄丹的丹方,都是我们皇甫家的至宝,既然是至宝,自然有能者得之。”

    “大爷爷,我认为唯有如此,才能让我们皇甫家发扬光大。”皇甫飞一副堂堂正正,一心只为皇甫家着想的模样说道。

    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闻言,都想当众给皇甫飞一个耳刮子,好好的入场券,硬生生的被你给说成了是赌注——

    不过见皇甫飞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无奈的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也实在是玄燕冥顽不灵,他宁愿不参加这场医道大会,竟也不肯交出燕玄丹的丹方来。

    可燕玄丹的丹方,豫省皇甫家却是志在必得的!

    如此,皇甫飞所说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既然你玄燕不肯交出燕玄丹的丹方,那我们豫省皇甫家便赢过来好了。

    到时候,在医道大会上面技不如人,你玄燕总没有话说了吧?

    这般想着,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之前确实考虑不周,既然你二人有一较高下之心,那便依了你们,把燕玄丹的丹方和《针灸甲乙经》一同作为赌注,能者得之!”

    说完,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看向了玄燕,他见玄燕的眉头都快皱成麻花了,看其样子,似是还在犹豫纠结。

    “这小子,这么看重燕玄丹的丹方吗?他不会反悔或者是赖账吧。”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想着,赶紧转头看向了孙启明孙老等人。

    他拱了拱手,说道:“几位都是我们中华医馆之中德高望重的真医,不如就来为这个赌约做个见证吧。”

    他拉上孙启明孙老等人,是为了把此事给拍板定下来,同时,他也怕玄燕到时候会输了赖账不认。

    若是玄燕真赖账的话,豫省皇甫家可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们能怎么办?杀了玄燕吗?

    玄燕贱命一条,豫省皇甫家才不稀罕杀他了,与他的性命相比,显然还是燕玄丹的丹方更有价值!

    先前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就见玄燕对孙启明孙老等人很是尊敬的,想来有他们做见证,玄燕就是想赖也赖不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