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我是皇甫燕-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六百六十章 我是皇甫燕

    领头保安的态度又重新倨傲了起来。

    中华医馆的医生又如何,没有请帖,一律不准上山!

    见保安说的坚决,金家大伯三人的眉头都不禁微微的蹙了起来,他们眼下可是已经突破到了超脱境界,岂能被几个后天境界的小辈给拦下来?

    玄燕倒是神色如常,他淡淡的说道:“我是皇甫燕!”

    “我管你是皇甫什么,总之没有请帖,就是不能入内!”领头保安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说完他才意识到皇甫燕乃是姓皇甫的。

    “你也是皇甫家的弟子?可我为什么没有见过你呢?”领头保安审视着玄燕,警惕说道。

    “皇甫燕——师兄,他是甘省皇甫家的那个废物。”有人似是想到了皇甫燕是谁,他拉了拉领头保安的衣袖,低声说道。

    “甘省皇甫家?皇甫燕?就是那个被邪医李玄打断了全身经脉的废柴?”领头保安一听,顿时乐了,他还当是谁了,原来是皇甫燕那个废物啊。

    玄燕被邪医李玄打断了全身经脉之事,豫省皇甫家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倒是他在浙省钱家扬威的事情,没有在豫省皇甫家传开,眼下的几位保安们,自然是不知道玄燕的恐怖。

    “你来这里做什么?怎么着,想通了?想要被写入皇甫家的族谱了?”领头的保安奚落说道,得知了玄燕的身份,他自然也就不客气了。

    虽说玄燕也姓皇甫,可他却不是豫省皇甫家的人,而是甘省皇甫家那边的孽种。

    对待孽种,一众保安们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哟呵,这是不想做孤魂野鬼了呀?只可惜,是个经脉尽断的废人,即便进入了皇甫家的族谱,怕也只是皇甫家的累赘而已。”

    “哈哈,孤家寡人的滋味不好受吧?你倒是会挑时候,非等到医道大会才来。”

    “指不定人家是想在医道大会上宣布甘省皇甫家彻底不复存在了——”

    “哼,还甘省皇甫家?只有一个废物的家族,也配称作是大家族吗?”

    其余的保安们也纷纷出言侮辱。

    “好胆,区区看门之狗,也胆敢欺辱甘省皇甫家的家主!”

    “你们活的不耐烦了吗?”

    “还不速速让我们进去,是想讨打不成?”

    金家大伯三人忍不住的怒喝出声,玄燕好歹也是甘省皇甫家的家主,又是他们豫省金家的仰仗,他们岂能眼看着玄燕受辱,而坐视不理?

    “你们三个老东西是谁?”

    “混账,敢骂我们是狗,我看,是你们活的不耐烦了吧?”

    几位保安听到金家大伯三人的怒斥声,不禁勃然大怒,他们争相骂道。

    领头的保安抬了抬手,示意其他保安们安静,随后,他看向了玄燕四人,冷笑说道:“想进去是吧,好啊?那你们四位就从爷爷我的裤裆底下钻进去,只要你们钻了,爷爷我绝不阻拦!我倒要看看,到底谁是狗!”

    “你——”

    “小子狂妄!”

    “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账东西!”

    这回,换做是金家大伯三人恼怒了,这几个保安,着实不是东西。

    他们狗仗人势不说,居然还想让玄燕四人钻他们的裤裆。

    这要是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他们还以为自己等人好欺负了。

    尽管金家大伯三人身为超脱之境的高手,不想欺负小辈,可这几位小辈,却实在是惹怒了他们。

    他们忍不住的就想要去抽几位保安的耳光,可玄燕却是抬手拦住了他们。

    在三人不明所以的看向玄燕的时候,玄燕淡然说道:“区区蝼蚁,何须你们出手?”

    “你特么说谁是——”领头的保安见玄燕还说他们乃是蝼蚁,顿时忍不住破口大骂。

    可不等他的话语说完,三根银针就已经刺入到了他的小腹之中。

    “啊——”领头的保安禁不住的一声惨叫,随后他白眼一翻,竟是直接被疼晕了过去。

    “你们——”

    “你们对师兄做了什么?”

    “敢在豫省皇甫家的门前闹事,你们死定了!”

    其余的保安眼见着他们的师兄晕倒,纷纷叫嚣了起来,可他们却无一人敢上前。

    “闹事?我便闹事了又如何?让皇甫飞滚出来见我。”玄燕神色淡然,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极其嚣张。

    一众保安们都愣住了,他们可是很久都没有见过敢在豫省皇甫家嚣张的人了。

    “还愣着做什么?”

    “你们也想跟他一样吗?”

    金家大伯和金家三叔眼睛一瞪,怒声说道。

    “好,很好,皇甫燕,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

    “哼,怕不是等会见到我们飞哥,就要磕头求饶了!”

    “敢伤害我等的师兄,皇甫燕,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几位保安一边出声威胁,一边打电话叫人。

    玄燕淡淡的笑了笑,不以为意,在他未成为真医和超脱之境的武道高手之前,这些后天境界的武者们,在他的眼中,尚且乃是蝼蚁,更何况现在!

    他们的威胁,对于玄燕而言,不痛不痒,也随他们去说。

    金家大伯三人显然没有玄燕这般淡然,他们听着几位保安的威胁声,眼睛狠狠的一瞪,周身只属于超脱之境的高手的气势,顿时朝着众位保安压迫了过去。

    众位保安汗毛乍竖,甚至有不堪之人,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这下他们不敢叫嚣了——

    玄燕对金家大伯三人的举动恍若未觉,他神色淡然的站在原地,耐心的等待皇甫飞到来。

    皇甫飞一听有人敢在他们豫省皇甫家闹事,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山下。

    看到闹事之人乃是玄燕的那一刻,皇甫飞二话不说,便朝着玄燕射出了几根银针。

    “敢在我们豫省皇甫家闹事,皇甫燕,你找死!”银针射出之后,皇甫飞的声音才传到了玄燕的耳朵里。

    玄燕淡淡的抬头,看了皇甫飞一眼。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皇甫飞所射出的银针就好像遇到了什么难以逾越的阻拦一般,纷纷落地。

    “敢辱骂中华医馆的医生,我没有杀他们,已经很给你们豫省皇甫家面子了。”玄燕淡淡的说道。

    “你——哼,我不信你真敢杀我们豫省皇甫家的门生。”皇甫飞见银针被阻,眼神微微收缩,随即他冷哼一声,不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