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豫省皇甫家-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六百五十九章 豫省皇甫家

    “真的超脱了?”

    “七叔,你突破了?”

    “你的武道修为,已经是超脱之境了?”

    “这——这也太快了一点吧,才仅仅只是一晚上的时间啊。”

    金家众人看向金家七叔,纷纷惊异出声。

    超脱的难度,每个人都知道,尽管他们很相信玄燕所说,可对于金家大伯三人能否真正超脱,他们却都持有着保留的态度。

    可没想到,玄燕说到做到,还真让金家七叔成功突破到了超脱之境!

    而且,还不是玄燕所说的需要一天一夜的功夫。

    一天一夜突破超脱之境,已经足够骇人听闻了,可金家七叔却是做到了一夜超脱,比玄燕所预计的时间还要少了一半!

    这里面固然有金家七叔积累足够深厚的原因存在,可更为关键的,却是玄燕以针渡药的针法!

    玄燕突破只是,只是幻觉就困了他整整半天的时间,而金家大伯三人才经历了多久?

    在他们的感觉里面,倒是过去了很久,可实际上,却也仅仅只有一瞬间而已。

    另外,除了大大的缩短了幻觉的时间之外,以针渡药的针法还帮助金家大伯三人以最快的速度吸收了超脱丹的精华。

    在他们从幻觉之中醒来之后,玄燕又在他们的身体上刺入了八针,这八针,正好对应着金家大伯三人的奇经八脉!

    也就是说,玄燕直接就把超脱丹的精华注入到了金家大伯三人的经脉之中,这无疑又大大的缩短了他们突破所需要的时间。

    “没错,已经突破了!”面对金家众人的惊异,金家七叔浑身一震,在他的周身顿时形成了一个大钟的形状。

    此钟,看上去少说也有七八米之高,雄伟异常。

    金家众人纷纷发出了倒吸冷气的声音,只看见此钟,他们就知道,金家七叔是真的突破了,因为唯有突破到了超脱之境,他们金家族人才能把金钟罩给施展到这般的程度。

    “哈哈,好,我们金家终于有了第二位超凡脱俗的武道高手!”金家老爷子畅快大笑了起来。

    眼下,金家七叔已然突破,就算是金家大伯和金家三叔都失败了,他们金家也可以知足了。

    其实,在老爷子的心中,并不太看好金家大伯三人能够全部突破。

    玄燕哪能那么神,三根银针就早就三名超脱之境的高手?

    可很快,金家老爷子就被打脸了——

    在金家族人还沉浸在金家七叔突破超脱之境的喜悦当中时,金家大伯和金家三叔也相继从他们的房间之中走出。

    二人的脸上,皆是有着难以掩饰的喜色。

    “你们——也都突破了?”金家老爷子眼见如此,难以置信的瞪大了他的双眼。

    “是的。”二人说着,没有过多的搭理金家老爷子,而是一同走到了玄燕的身边,也跟金家七叔一样,对玄燕躬身行礼。

    “多谢燕医生成全!”金家三叔诚恳说道。

    “燕医生此去豫省皇甫家,我等三人愿意跟随,尽管我们三人都只是刚刚突破到了超脱之境,实力还不是特别的卓绝,可我豫省金家的金钟罩,一向以防守著称,有我们三人在,即便是豫省金家,也休想伤害到燕医生一根寒毛!”金家大伯则是信誓旦旦的说道。

    突破到了超脱之境,金家大伯三人,有足够的信心,可以在此行当中,护玄燕周全!

    玄燕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之所以不惜冒着暴露超脱丹的危险,也要给豫省金家造就三位超脱之境的高手,为的,就是这一次去豫省皇甫家的安全。

    尽管玄燕有信心,豫省皇甫家不敢真拿他怎么样,可以防万一,玄燕还是要做足准备。

    毕竟以豫省皇甫家卑鄙无耻的嘴脸,天知道他们还会做出什么厚颜无耻背信弃义的事情来。

    在从巫门三婆婆的口中得知他父亲和母亲的事情之前,玄燕只是对豫省皇甫家全无好感而已,可得知了此事之后,玄燕对于豫省皇甫家就充满了敌意,同时,也满怀戒心。

    尽管玄燕有不少的底牌,关键时刻,他甚至可以以药神的传世药方作为交换,让濒湖李家保他性命,可小心一点总没有错。

    来不及给金家大伯三人庆祝,玄燕在当天下午就带领着三人一同前往了豫省皇甫家。

    不同于浙省钱家,就建立在闹市之中,豫省皇甫家为了显示他们家族的气派,把家族建立在了云台山之上。

    整个云台山,都是他们豫省皇甫家的!

    只是,刚刚来到山下,玄燕以及金家大伯三人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拦下他们的,是豫省皇甫家的保安,这些保安可不寻常,他们都是各依附于豫省皇甫家的武道世家弟子,各个的修为都在后天境界之上。

    也许是习武之人的傲气所致,也许则是豫省皇甫家的风气所致,几名保安拦下玄燕四人的时候,一脸的倨傲之色。

    “此地,寻常人不准出入,你们若是想爬山的话,等明年再来吧。”其中一位看样子像是领头的保安,毫不客气的对玄燕四人说道。

    他把玄燕四人当做了是不习武的普通人,以他们这些保安只是后天境界的修为,自然没有办法从玄燕四位超脱之境高手的身上看出丝毫习武的痕迹来。

    玄燕也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他淡淡的说道:“我们是来参加豫省皇甫家的医道大会的。”

    “哟,还知道医道大会,你是中华医馆的医生吗?”领头的保安上下打量着玄燕,神色谨慎的问道。

    若是玄燕真是中华医馆的医生,那可了不得。

    中华医馆之中,哪怕地位最低的也是贤医,而任何一位贤医,都是这些保安所惹不起的。

    “是,我是中华医馆的医生。”玄燕淡淡的点头说道。

    “如此,倒是失敬了,那就请出示请帖吧。”领头的保安语气倒是好了很多,可还是不放玄燕四人进门,中华医馆的医生,他们虽惹不起,可也不是每一个中华医馆的医生都有资格参加这场豫省皇甫家的医道大会的,还是得有请帖才行。

    “请帖没有——”玄燕淡淡的说道。

    他还未说完,就被领头的保安给粗暴的打断了,他摆手说道:“那就请回吧,你即便是中华医馆的医生,没有请帖,我们也不能让你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