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画变了-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44章 画变了

    钱佳听到玄燕的话语之后,沉吟了一会,问道:“师父,你说这丹炉便是药神的传世药方,那你的意思,是要搬走这个丹炉吗?”

    “那倒不用,药神的传世药方嘛,终归还是一剂药方,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是从这个丹炉上面把这副药方给找出来。”玄燕淡然说道。

    “就是丹炉还是会留在我们浙省钱家了?”钱佳问道。

    “没错,丹炉还是你们浙省钱家所有。”玄燕点头说道。

    “那师父快去找药方便是,找到了,药方自然归师父所有。”钱佳嘴角微翘,笑着说道。

    她并没有跟玄燕争夺药神传世药方的打算,钱佳还算有自知之明,她知道自己不见得能够守住药神传世药方的秘密,既然如此的话,那还不如不知道这个药方了,免得给自己、给浙省钱家带来麻烦。

    而且,就算是玄燕找到了药神的传世药方,他们浙省钱家可能也没有人会炼制,那毕竟乃是神药,有药方在手,炼制出来也是很困难的。

    可钱佳观玄燕的样子,他似是对药神的传世药方并不陌生,他更是没有提到过药神传世药方的炼制问题,想来应该是有炼制出来的自信。

    再者说,眼前这丹炉,在他们浙省钱家放置了几百年了,从未出现过如眼下这般的异象,更没有任何一位浙省钱家的族人能够认出它便是药神的传世药方来。

    这异象,乃是因玄燕而生!

    也唯有玄燕,才认出了丹炉是药神的传世药方。

    既如此的话,便可以说明,玄燕与这药神的传世药方有缘。

    传世药方,向来便是有缘者得之,其实不用玄燕开口,钱佳也没有把传世药方据为己有的打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药神传世药方太过于珍贵,钱佳还怕这药神的传世药方会给他们浙省钱家带来灾祸了。

    不说中华医馆的其他家族,就只是最想要得到传世药方的濒湖李家这一家,就不是浙省钱家所能够抵挡的。

    浙省钱家所获的圣医钱乙传承太过于残缺不全,他们对于世间纷争的态度,一向都是敬而远之。

    他们家族并没有太过于远大的志向,除了想要从鲁省钱家的手中得到圣医钱乙的完整传承之外,他们甚至可以说是别无所求。

    什么中华医馆第一家族啊,什么最强大的家族啊,这些浙省钱家统统都不感兴趣,他们唯一想要成为的,便是一个合格的药商。

    也正是因为浙省钱家的这种处世方式,才让他们浙省钱家得以在中华医馆当中生存了下来,否则的话,就凭他们家族之中的那点微末传承,怕是早就被中华医馆给踢出局了。

    钱佳虽成为浙省钱家的家主不久,可却深得其中的精髓,她对于把药神的传世药方据为己有,没有丝毫的兴趣,玄燕愿意为他们浙省钱家提供一部分的神药,这已经很符合他们浙省钱家的利益了。

    “师父,如果真能找到药神的传世药方的话,那我们浙省钱家愿意为你提供所有炼制所需的丹药,条件是炼制成功的丹药,只给我们浙省钱家三成便好。”钱佳想着,又对玄燕说道。

    玄燕淡笑着点了点头,钱佳的态度令其很是满意。

    得知了这副药神的传世药方可以提升武者修为,并让武者的武道修为突破到超脱之境之后,玄燕便对这副药神的传世药方志在必得了。

    而若是钱佳想要阻止他的话——

    玄燕身为钱佳的师父,倒不会杀她抢夺,可却免不了的要与她动手,至少也不能让钱佳成为他的阻碍,更不能再让其他任何人得知这副药神传世药方的消息!

    “好,我答应你的条件,可你也必须对这副药神的传世药方保密!”玄燕淡淡的说道。

    “师父,这我知道的,一定不会给师父平添麻烦。”钱佳乖巧说道。

    “嗯。”玄燕淡淡的点了点头,凝神看向丹炉,想要从丹炉上找出一丝关于药神传世药方的线索。

    可看了半天,玄燕也没有找到哪怕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师父,那两排字要消失了。”钱佳突然手指丹炉,大声的开口说道。

    玄燕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丹炉之上的那副对联正在缓缓的消失。

    不消片刻,对联的全部十个字,就彻底的消失在了丹炉之上。

    丹炉的温度,也好似是在此刻冷却了下来。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那副药神的传世药方,不会是要消失了吧?”待到丹炉冷却之后,钱佳走到丹炉一侧,一边看着跟之前好像没什么两样的丹炉,一边说道。

    玄燕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他踮起脚尖,朝着丹炉之内看去,之前他的画卷可是掉进了丹炉之中,随后丹炉内便升腾起了炙热的火焰,他的画卷不会被烧掉吧?

    就在玄燕担心他的画卷,也就是他所得到的药神的第一副传世药方的时候,他低头看去,就看到他的那副画卷正完好无损的躺在丹炉之中。

    丹炉内的一百种药草,好似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之前那么炙热的火焰,居然都没有把他们给烧成灰烬。

    一切,就好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

    如果不是还清晰的记着那副出现在了丹炉之上的对联,怕是玄燕和钱佳都要以为是做了一场梦了。

    “我进去看一下。”玄燕转头,对钱佳说道。

    “嗯,师父小心,要随时做好出来的准备,免得丹炉再生异象。”钱佳叮嘱说道。

    玄燕淡然点头,一跃跳进了丹炉之中,他弯腰去捡那副画卷。

    可玄燕只捡起了画卷的一头,另外一头还犹在地上。

    哗的一声轻响,画卷应声展开。

    玄燕看向画卷之中的画面,整个人突然呆愣住了,他发现画卷上的画面居然发生了极其明显的变化。

    之前画卷上所画的,乃是一副迎亲的场面,而眼下画卷上所呈现的,则是变成了一个学堂,学堂的门框上,书写着一副对联——

    远山隔林静,

    明霞对客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