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末路-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39章 末路

    什么人最能保守秘密?

    在钱家二叔看来,唯有死人!

    所以阴鸷中年人必须死,虽说他还并没有完成他刺杀钱佳的任务,可他也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既然失败了,那就去死吧!

    钱家二叔的神色有些狰狞,他一副要为钱佳出头的模样,想要一拳轰杀阴鸷中年人。

    他倒是也距离轰杀阴鸷中年人很近了,不管是钱家祖奶奶还是钱家三叔,都没有在他动手之前发现任何的端倪。

    这就导致他们此刻连阻止的怒喝声,都已经来不及喊出。

    可,还有玄燕!

    玄燕之前,正是因为一直分心关注着钱家二叔,才提前发现了刺杀之人,并阻止了他杀掉钱佳。

    在玄燕对阴鸷中年人施针的时候,他也没有丝毫的放松对于钱家二叔的警惕。

    在钱家二叔刚刚出拳的时候,玄燕已经动了,他又是一个短暂的“瞬移”,刹那间便出现在了钱家二叔的面前。

    随后他也,一拳轰出!

    砰的一声巨响,钱家二叔倒飞而出。

    噗——

    还在空中之时,钱家二叔就忍不住的狂喷鲜血。

    他也只是先天境界的武道修为而已,怎么可能是玄燕的对手?只是没有施展任何绝学的普通一拳,玄燕就击溃了钱家二叔,而且还让钱家二叔受了重伤。

    砰!

    钱家二叔跌落在地,正好摔在了钱跃的面前。

    “爸,你——”钱跃赶紧伸手去扶钱家二叔。

    可钱家二叔不仅没有接受他的搀扶,反而是反手一个巴掌狠狠的抽在了钱跃的脸上。

    “废物,老子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废物儿子!”钱家二叔不忿说道。

    都是因为钱跃太过于草包,他才落到了眼下这般田地,在被玄燕击退的时候,钱家二叔就已经知道了自己今天的下场。

    若是能够杀了阴鸷中年人还好说,尽管这杀人灭口有点不打自招的意味,可毕竟他在浙省钱家之中地位颇高,没有直接性的证据,能够证明阴鸷中年人是受他所指使的话,即便所有人都猜到了他乃是幕后主谋,他也依旧可以无碍。

    可眼下,没能杀掉阴鸷中年人,钱家二叔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末路!

    “现在,还需要再问是谁指使他杀了钱佳吗?”玄燕神色淡淡的,看向了钱家祖奶奶。

    钱家祖奶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又何尝不知道,不管是钱佳父亲之死,还是钱佳被追杀,亦或者是此次医道比试之中出现的种种意外,都是钱家二叔所为。

    可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尽管不愿意让钱家二叔和钱跃得逞,不想让他们坐上浙省钱家的家主之位,但钱家祖奶奶却也绝对不忍心杀他们。

    她的心中,还留存着一份希望,一份对钱跃以及钱家二叔的希望,她既希望这种种的一切,都不是钱跃和钱家二叔所为,也希望,假若真是他们所为的话,他们还能够悔改。

    可钱佳都已经赢得了医道比试,已经成功的坐上了浙省钱家的家主之位,钱家二叔竟还是不死心,居然差人想要在此时除掉钱佳。

    这,已经触碰到了钱家祖奶奶的底线!

    而且,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有阴鸷中年人这个证人存在,就算钱家祖奶奶还想要保住钱跃和钱家二叔的性命,她也已经无法做到了。

    “钱佳,你现在是我们浙省钱家的家主,他们父子两个,就由你来处置吧。”钱家祖奶奶无奈说道,说完,她就不忍心的闭上了她的眼睛。

    钱佳之前有些受惊,现在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她只是一脸崇拜的看着玄燕,眼神之中写满了信任与安全感,却是没有想到,祖奶奶竟是把处置钱跃和钱家二叔的问题丢给了她。

    要说钱佳不恨钱跃和钱家二叔,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她的父亲,就是被钱跃和钱家二叔设计害死的,而且,她在回来钱塘市的路上,也步步杀机,这一切,都是因为钱跃和钱家二叔!

    不过让钱佳就此处置钱跃和钱家二叔的话,钱佳却是有些手足无措,她,本身就是这样的性格,善良,却又有些软弱,即便是面对着杀父仇人,也依然是下不去狠手。

    “我——”钱佳犹犹豫豫,不知该如何处置钱跃和钱家二叔是好。

    “你不杀他们,他们日后有机会,便还会再杀你。”玄燕眼看着钱佳拿不定主意,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钱佳闻言,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似是不太愿意面对这残酷的一幕。

    不过,再睁开之时,钱佳的目光之中却是写满了坚毅。

    “哥哥,二叔,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钱佳冷声问道,她决定给钱跃和钱家二叔一次开口的机会。

    “有什么话说?哈哈,当然有了,如果早知道,你这么一个性格懦弱的小姑娘,竟会成为我的绊脚石的话,我早在你小时候,就应该直接掐死你!”钱家二叔浑身浴血,满脸狰狞的说道。

    “你承认,是你想杀我了?”钱佳面无表情的问道。

    “哼,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不承认的?没错,是我想杀你,你父亲,也是被我设计害死,钱佳,你若想要成为我们浙省钱家真正的家主的话,那就替你父亲报仇啊。”钱家二叔疯癫一般的说道。

    “我会的。”钱佳冷声回应道。

    “二叔,你做了那么多事,连你的亲哥都能杀害,难道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钱佳神情痛苦的问道。

    “良心痛?哼,我有的只有恨,恨我当年不如大哥,更恨我的儿子,居然会在今天输给了你,而我最恨的,则是你身边那个,名叫玄燕的少年!”钱家二叔看着玄燕,咬牙切齿的说道。

    事到如今,他也想的很清楚了,他的计划是没有任何错误的,如果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的话,钱跃势必能够坐上浙省钱家的家主之位,他钱家二叔,也势必可以如愿的成为浙省钱家的“太上皇”。

    千不该,万不该,竟是出现了一个玄燕!

    可以说,他的所有计划,他在这一整件事情当中的每一步,都是被玄燕给亲手破坏掉的!

    钱家二叔此时只想痛哭流涕的问一句玄燕——你特么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