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新任家主-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36章 新任家主

    听到骏叔的回答,钱跃整个人都懵了,这跟他想象的,可是一点都不一样。

    骏叔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不应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我吗?

    钱跃只想到了自己,却没有想到,假若骏叔真的帮他,陷害钱佳的话,那他骏叔就是第一个要死的人!

    祖奶奶咧嘴微笑了起来,没有出乎她的意料,这位骏叔果然还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

    “你能这么做,倒也无可厚非,毕竟眼下,钱跃有能力解除绵羊身上的巫蛊二术,而钱佳则是能够解除巫蛊毒三术,他们两个人的天赋远超常人,只是一种巫术的话,还真有可能让他们二人分不出胜负。”祖奶奶点头说道。

    说完,她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你没有事先禀告,而是自作主张,却是不能逃脱罪责,就罚你,去海城市,接管巫门的生意吧。”

    骏叔的回答,虽让祖奶奶很是满意,可这却并不代表着祖奶奶就会放过骏叔。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骏叔和钱家二叔勾结,意图扰乱他们浙省钱家的医道比试,祖奶奶是说什么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去海城市?”骏叔听到祖奶奶的宣判,整个人的脸色都苦了下来。

    以前的他,可是在海城市在巫门做过卧底的,巫门弟子们不知道有多恨他,让他重回海城市,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嘛。

    他好不容易才因为巫门出现神子的事情,逃离了海城市那个恐怖之地,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再重新回去了吗?

    “海城市的生意,需要人接管,而你对海城市对巫门都非常的了解,乃是最好的人选。”祖奶奶缓缓说道。

    在她看来,此次医道比试,钱佳已经是胜券在握了,她也将会成为浙省钱家的新一任家主!

    可钱佳的年龄毕竟太小,她的父亲又已经殒命,这个时候,就需要钱家三叔留在钱塘市帮助钱佳打理家族。

    钱家三叔的回归,让浙省钱家在海城市缺少了一个主事人,眼前的骏叔倒是正好适合这个职位。

    “我——”骏叔迟疑了一下,说道:“祖奶奶,巫门中人可是恨死我了呀,我再回海城市,这——”

    “怎么,你有意见?”祖奶奶神情微冷的问道,骏叔犯了错,祖奶奶只是把他给发配到海城市去,却没有选择杀他,这已经很是仁慈了,难道他还敢推辞不成?

    “我——我没有意见,我愿意前往海城市,打理我们浙省钱家与巫门之间的生意。”骏叔眼见着祖奶奶的神色冷了下来,连忙说道。

    “嗯。”祖奶奶淡淡的点了点头,宽慰说道:“你放心,巫门也需要天材地宝,也需要跟我们浙省钱家做生意,有家族的保护伞在,巫门弟子们不会轻易动你的。”

    “是,弟子愿意前往。”骏叔的眼神之中总算是出现了一点神采,他恭敬说道。

    “好了,你下去吧。”祖奶奶不愿意再看到此人,她挥了挥手,让此人离去。

    骏叔朝着祖奶奶拱了拱手,连看都没看钱跃和钱家二叔一眼,径直走出了大厅,他可不愿意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钱跃和钱家二叔根本就是两个猪队友,眼下他们又即将输掉这场医道比试,谁知道他们还能干出什么害人不浅的事情来——

    骏叔刚走,负责抓药的浙省钱家族人就端着一碗熬好的汤药走入了大厅。

    “祖奶奶,药熬好了。”这人恭敬说道。

    “嗯,端过来。”祖奶奶点头吩咐道。

    “是。”这人把药端到了祖奶奶的身前。

    祖奶奶伸手,用她的食指伸手沾了一点药汤,随后拿到鼻子边上轻轻的闻了闻。

    “喂给另外一只绵羊吧。”见熬制的汤药没有任何问题,祖奶奶才开口说道。

    “是。”负责熬药的浙省钱家族人依言走到了另外一只身中巫蛊毒三术的绵羊身边,把手中汤药灌了下去。

    这个时候的钱跃已经彻底的慌了,不过他却是没有丝毫的办法。

    栽赃陷害钱佳不成,此刻的钱跃唯有祈祷,祈祷钱佳所配的药方,同样对巫蛊毒三术无效。

    唯有如此,他才能够有一次反败为胜的机会。

    可结果却是让他失望了,随着药剂的灌入,这只慎重巫蛊毒三术的绵羊,不消片刻便老实温顺了下来。

    它眼神之中的血红色光芒尽消,脖颈间同样爬出了一条花绿色的小蛇,而与另外一只灌了钱跃药方的绵羊所不同的是,就连这只绵羊的蹄脚,也好似是恢复了以往的光泽。

    见绵羊身上的巫蛊毒三术,尽数解除,祖奶奶一脸赞赏的看着钱佳,说道:“钱佳,恭喜你,你是这次医道比试第三个环节的最终胜者!”

    “谢祖奶奶。”钱佳闻言,俏脸之上写满了惊喜,就连她自身,在比试开始之前,也没有想到,她居然能赢。

    “医道比试三个环节,钱佳赢了两个,钱跃只赢了一个,所以这一次医道比试的胜者,同样乃是钱佳!”祖奶奶宣布说道。

    宣布完最终的结果,祖奶奶又看向钱佳,问道:“钱佳,你可做好了成为我浙省钱家家主的准备?”

    “我——”钱佳犹豫了一下,看上去还是有些信心不足,不过她还是坚持说道:“钱佳必定会竭尽全力,做到最好!”

    “好,哈哈,好久没有见到过这么精彩的医道比试了,钱佳你的药道修为,也算是让我这个老太婆大开了眼界,你肯做我们浙省钱家的家主,也是我们钱家之福,更是我们钱家所有族人之福!”祖奶奶大笑说道。

    在祖奶奶畅快大笑的时候,钱家三叔也是颇为振奋的挥了挥拳头。

    成功了!

    钱佳成功的在药道比试当中战胜了钱跃!

    她,将会成为浙省钱家的新任家主!

    “恭喜家主,贺喜家主!”

    “我等浙省钱家族人,拜见家主!”

    浙省钱家的族人们也纷纷出声,在此刻站出来拱手向钱佳拜见。

    见钱佳众望所归的成为了浙省钱家的新任家主,钱跃脸色灰暗的站在一旁,双眼之中写满了挫败。

    他,居然输了?

    在准备的如此充分,又有父亲相助的情况下,他钱跃居然输了?

    钱佳成为了新任家主,那这浙省钱家还有他钱跃的容身之地吗?

    就在钱跃想着是不是要尽早逃离浙省钱家的时候,钱家二叔神色阴冷的盯着钱佳,那眼神就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