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妙妙妙-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34章 妙妙妙

    钱家三叔的脸色在此刻变得很是精彩,他有些诧异,也有些洋洋自得,他看向自己的二哥,眼神之中写满了挑衅。

    钱家二叔冷哼一声,说道:“你不会以为你赢定了吧,巫蛊毒,三种巫术一同出现在这绵羊的身上,你觉得凭借着钱佳的修为,她能够解的了吗?”

    “解不了又如何,至少她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钱家三叔冷声说道。

    他们二人相互之间充满敌意的时候,钱跃已经猛然转头看向了钱佳。

    见钱佳此时正好落笔,他抬手便指向了钱佳,大声说道:“你不准再修改你的药方,否则便是作弊!”

    钱跃还以为钱佳是跟他一样,没有看出这绵羊中了巫蛊毒三术了。

    可实际上,钱佳之所以考虑了那么久的时间,就是因为她早已经看出了绵羊身上的全部三种病症。

    钱佳闻言,淡淡的瞥了钱跃一眼,说道:“小人之心!”

    “你——”钱跃被钱佳气的说不出话来。

    钱佳没有对钱跃多做理会,而是拿着自己的药方,走到了祖奶奶的身前。

    “祖奶奶,我的药方完成了,因为这绵羊的症状有些复杂,所以多耗了一些时间,让祖奶奶久等了。”钱佳恭敬说道。

    “无妨,如此复杂的症状,是要多花一点时间去思考的,除非,如某人一样,早就自以为是的知道了这绵羊的症状,没有仔细查看,这才忽视了其中的毒术。”祖奶奶微笑说着,眼神从钱跃的身上扫过。

    钱跃一张脸涨得通红,他和他父亲的那点小伎俩,又如何能够瞒得过祖奶奶的双眼。

    祖奶奶说完,从钱佳的手中接过了她的药方。

    “妙!妙妙妙!”祖奶奶把药方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随后她便发自内心的赞叹了起来。

    巫蛊毒,三种巫术同时出现在绵羊的身上,这让绵羊的症状出奇的复杂,尽管不管是绵羊身上的巫术,还是蛊术,还是毒术,这三种巫术都是比较低端的术法,可三种巫术集聚一身,却也让这绵羊的症状很难完全解除。

    祖奶奶看过绵羊之后,也凝神思索了一番。

    身为真医,她要解除绵羊身上的巫蛊毒三术,倒是不难,可却是要使用“真药”药方。

    在“贤药”的范畴之中,无论祖奶奶从哪个角度去想,都好似是没有办法彻底的为绵羊解除巫术。

    而贤医,所能够配置的药方,最多也不过是“贤药”。

    这也就是说,从祖奶奶的所学出发,绵羊身上的巫术根本就不是贤医所能够解除的,不管是钱跃还是钱佳,都应该没有这等手段才对。

    可偏偏眼下钱佳拿出了一副能够完美解除绵羊身上巫术的药方!

    这倒并不是因为钱佳的药道修为已经突破到了真医的境界,也不是因为钱佳所拿出的药方乃是“真药”。

    事实上,钱佳交给祖奶奶观看的药方,仍然是在“贤药”的范畴之内!

    祖奶奶看过药方之后,好似开悟了一般,恍然觉得,原来使用“贤药”,也是可以对抗这等复杂的巫术的,这才让祖奶奶忍不住的连声喊出了四个“妙”字。

    “去抓药吧,就按照钱佳所标示的分量去抓,一定可以解除绵羊身上的巫蛊毒三术的。”祖奶奶吩咐她身旁的另外一人说道。

    “是,祖奶奶。”这人应了一声,拿着钱佳的药方,朝着药房走去。

    安排了人抓药,祖奶奶满意的看向了钱佳,她问道:“钱佳,你除了我们浙省钱家的传承之外,还学习了其他的药道传承吧?”

    钱佳听到祖奶奶发问,不禁心中一紧。

    她拜玄燕为师的事情,是不能宣扬出来的,玄燕年龄虽小,可却已经是甘省皇甫家的家主,钱佳拜他为师,名义上便也成了甘省皇甫家的弟子。

    身为甘省皇甫家的弟子,钱佳可以同时拥有浙省钱家弟子的身份,但却不能再去竞选浙省钱家的家主!

    浙省钱家,毕竟也是中华医馆之中的大家族之一,虽是末流,可他们却也不会允许他们的家主,乃是其他家族的弟子。

    所以,钱佳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不想欺骗祖奶奶,可如果据实相告的话,却恐怕又会有人站出来反对她去做浙省钱家的家主。

    钱佳本没有这种心思,她觉得作为玄燕的弟子,还挺光荣的,一点都不丢人,是钱家三叔提醒了钱佳这一点,他对钱佳千叮万嘱,要她回到浙省钱家之后,一定不能对旁人说出她拜了玄燕为师的事情。

    钱佳谨记住了这一点,哪怕是在玄燕受伤,钱佳百般着急的时候,她也没有对玄燕喊出“师父”二字。

    眼下,面对祖奶奶的发问,钱佳则是更加不可能把此事给说出来。

    “钱佳还学习了其他的药道传承?”听到祖奶奶的话语,钱跃目光急闪,他立马站出来说道:“祖奶奶,如此以来,钱佳就没有资格再成为我们浙省钱家的家主!”

    “一派胡言,谁说学习了其他的药道传承,就一定不能做我们浙省钱家的家主了?”祖奶奶冷叱一声,说道:“各人有各人的机缘,我们浙省钱家可没有明文规定,家主或者是门下弟子不准学习其他的药道传承,能够学到,那是本事,其他人想要去学,还没人肯教了。”

    “钱佳,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这个老太太就不过问了,只希望,你能够利用你的药道所学,更好的服务于我们浙省钱家。”祖奶奶很通情达理的说道,问人机缘,此事不太礼貌,祖奶奶也是太过于好奇,才会问出口的。

    钱佳没有答话,而是转头看向了玄燕。

    见玄燕点头,钱佳才说道:“钱佳必定不辜负祖奶奶所托。”

    “哈哈,好孩子,这就对了。”钱佳看向玄燕的目光并没有瞒过祖奶奶,祖奶奶心中了然,稍稍的愣了一下,才大笑说道。

    钱跃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没能解除掉绵羊身上的全部三种巫术,他在这第三个环节的医道比试当中已经落了下风。

    本想借钱佳学习了其他药道传承为由,让钱佳失去竞争浙省钱家家主之位的资格,却是没有想到,祖奶奶竟这般维护于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