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怎么可能-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33章 怎么可能

    “解除巫术了?”

    “药到病除啊。”

    “没想到钱跃在对抗巫术方面,这么的有天赋,竟如此简单的,就把绵羊身上的巫术给解除了。”

    “看来,他势必是要成为我们浙省钱家的家主了!”

    眼看着绵羊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浙省钱家的族人们纷纷热烈的讨论了起来。

    钱跃听着他们的讨论声,一脸的欢喜。

    这第三个环节的比试,对他来说,实在太过简单。

    一来,给两只绵羊下巫术之人,早已经被他父亲给买通了,所以在比试之前,钱跃就已经知道了该如何去解决这等巫术。

    另外,钱家二叔还给两只绵羊下了蛊术,此举是为了防止钱佳也有解除巫术的方法,刻意针对。

    他们想要麻痹钱佳,最好是让钱佳以为这两只绵羊只是中了巫术而已,等到钱佳自以为解除了绵羊身上的巫术的时候,他们再把蛊术给抛出来,让钱佳傻眼。

    钱跃倒是很想要看看钱佳傻眼的那一幕,只可惜这个傻妮子实在不够给力,只是解决个巫术而已,竟然冥思苦想,却不得其法。

    钱跃又哪里知道,他父亲所做的手脚,并没有瞒过钱佳的眼睛。

    再加上钱家三叔还给两只绵羊下了毒,三种巫术共同作用下,令这绵羊的病症尤其的复杂,治疗起来,也是相当的麻烦。

    由此,钱佳才会花费那么许久的时间。

    在钱佳依旧在思考着最佳方案的时候,钱跃已经来到了祖奶奶的面前,他拱手说道:“祖奶奶,钱跃幸不辱命,您可以宣布结果了吧?”

    祖奶奶睁开眼睛,只是嘲讽一般的看了钱跃一眼,犹不答话。

    “祖奶奶,不可,钱跃还没有完全解除绵羊身上的巫术。”祖奶奶不说话,可钱家三叔却是坐不住了。

    事关浙省钱家的家主之位,事关他与钱佳的性命,事关他们能否为钱佳的父亲报仇,纵是钱家三叔以往耐心不差,此刻竟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巫术还没解除?”

    “这绵羊不是恢复正常了么?”

    “对呀,那三叔这是在胡言乱语什么。”

    “是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吗?”

    “唉,不接受又如何,钱佳终归还不是钱跃的对手。”

    浙省钱家的族人们又是争相议论,他们远远看去,分明看到那只绵羊身上的巫术已经彻底的被钱跃给解除了。

    “没错,三叔,你说的不错,这绵羊的巫术还未完全解除。”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钱跃竟在此时,这般说道。

    听到钱跃的话语,钱家三叔整个人都愣了一下,他眼睛微眯,突然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难道是被看穿了吗?难道钱跃的那副药剂,还能同时解毒不成?否则的话,钱跃怎么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呢?

    “不过也快了,三叔请看!”钱跃说着,伸手指向了绵羊的脖颈处。

    那里,有一条花绿色的小蛇正挣扎一般的从绵羊的脊椎中间钻出来!

    “蛊术!”钱家三叔的眼睛狠狠一缩,他原本站出来,想要说的是钱跃未曾解毒的,没想到,在这只绵羊的身上,竟还有蛊术存在。

    “这——”钱家三叔连忙转头看向了钱佳,他希望钱佳能够赶紧修改她的药方,把驱逐蛊虫的草药也给加进去。

    可钱佳对于钱家三叔的目光,却是恍若未觉,她秀眉微蹙着,终于在纸上写下了最后一种药草。

    随后她擦了擦俏脸上面的汗水,嘴角处露出了一丝轻松的微笑。

    “三叔,你说的不会是这条小蛇吧?哈哈哈,也一并被我给解决了,这次的题目倒是出的很难,可却难不倒我钱跃!”钱跃看向钱家三叔,得意的哈哈大笑。

    众人看着从绵羊脖颈处挣扎出来的那条小蛇,皆是惊异无比。

    他们着实没有想到,这次比试竟还有这样的反转,那两只绵羊所中,根本不是一种巫术,而是两种!

    伴随着蛊虫的爬出,绵羊终于彻底的老实了下来。

    “祖奶奶,您还不宣布结果吗?”钱跃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对又闭上了眼睛的祖奶奶说道。

    祖奶奶这一次眼皮子都没抬,更没有去搭理钱跃。

    砰砰——

    就在钱跃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两声巨响。

    钱跃转头看去,就看到那只刚刚才温顺了下来的绵羊,竟是如疯癫一般,在地板上面乱跳。

    他每跳一下,地板上就会发出剧烈的砰砰声。

    “这是——”钱跃顺着声音看向了绵羊的蹄脚处,随后他便心中大惊。

    凭借着他贤医的医道修为,自然能够看的出来,绵羊中毒了!

    除了巫术与蛊术之外,这绵羊竟是还中了毒术!

    之前的钱跃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绵羊的蹄脚,那个时候的绵羊,虽也在不断的跳跃,可发出的声音,却是与眼下不可同日而语。

    这主要还是因为钱跃为这只绵羊解除了巫术和蛊术的原因,绵羊恢复了理智,也恢复了痛觉!

    这等疼痛,比之中了巫术之时,还要令绵羊抓狂!

    直到此时,祖奶奶才又缓缓的睁开了她的眼睛,她问道:“钱跃,你真的已经为绵羊完全的解除了巫术吗?”

    “你,还以为你是这场比试的胜者吗?”祖奶奶的嘴角处写满了奚落的笑容,身为真医,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绵羊的真实情况,不过她却什么都没说,所为的,便是眼下的这一幕!

    “这——这怎么可能!”钱跃听到祖奶奶的话语,瞬间慌了神,他转头看向钱家二叔的方向,问道:“爸你——”

    “别着急,你还未必会输,钱佳还没有解除掉绵羊身上的巫术!”不等钱跃话说出口,钱家二叔就连忙说道。

    他的心里也有点慌了,不过幸好,他还保留着起码的冷静。

    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让钱跃的话问出口呢——钱跃无非是想要质问他,不是说好了只有巫术和蛊术的吗?这毒术又是从何而来的?

    钱家二叔说完,第一时间看向了他的三弟——钱家三叔。

    这毒术从何而来,钱家二叔不用想也知道,怕乃是他的三弟所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