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迫不及待-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32章 迫不及待

    眨眼之间,钱跃就无比自信的写出了他的药方。

    钱家三叔眼见如此,嘴角处有着一丝冷冷的笑意,旋即他转头看向了玄燕,发现玄燕也正看着他,于是不动声色的冲着玄燕点了点头。

    又岂止钱家二叔对这两只绵羊做了手脚,他钱家三叔也是一样,给这两只绵羊下了毒!

    而看钱跃的样子,显然是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他还洋洋自得的以为自己赢定了。

    “祖奶奶,解除这两只绵羊身上巫术的药方,我已经写好了。”钱跃这一次学聪明了,他没急着再去打击钱佳,而是率先对祖奶奶说道。

    说着,他还把自己所写出的药方,递给了祖奶奶。

    可祖奶奶却是根本没有接过,她摆了摆手,对身旁一人吩咐道:“拿着钱跃的药方,去抓药。”

    “是,祖奶奶。”旁边这人应了一声,就要从钱跃的手中接过药方。

    但钱跃却是不愿意把药方交给此人,他看向祖奶奶,问道:“祖奶奶,您不看一下我的药方吗?”

    “看不看的有什么关系吗?我不管你是用了什么药,我只看最后的效果,能否解除这绵羊身上的巫术!”祖奶奶神情冰冷的说道。

    “去抓药!”说完,祖奶奶又重新吩咐身旁那人。

    “是!”这人说着,从钱跃的手中拿走了药方,随后他便去浙省钱家的药房抓药了。

    在钱跃的药方都已经在准备之中的时候,钱佳还在施展着“望诊”之术,仔细的观察着面前的绵羊。

    绵羊身上,此刻所表现出来的特殊之处,钱佳是一丁点都不放过。

    她很快就发现,这两只绵羊,除了双眼血红,没有了半分的理智之外,还有着另外两处明显的病症。

    其一,乃是他们的蹄脚,两只绵羊的蹄脚处皆是呈现出了一副乌黑欲要溃烂的样子。

    其二,则是在他们的脖颈处,那里有着一个血红色的圆点,就好似是有什么东西,钻进了他们的脊椎一般。

    钱佳继续凝神看去,就见到两只绵羊躁动不安,他们不断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扭动的幅度很大,很不自然,那等模样,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刻意的操控了一般。

    另外,两只绵羊也在不断的摩擦着他们的蹄脚,偶尔还会用力的把他们的蹄脚重重的踏在地面上,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钱佳默默的点了点头,提笔也在纸张上面写了起来。

    只不过她所写下的,却并非一副药方,而是整整三副药方!

    “钱佳,你写好了没啊,怎么这么慢,我都快等不及了。”见钱佳在纸上不断的唰唰唰的写下药方,钱跃迫不及待的说道。

    钱佳头都没抬,压根就没有选择去理会钱跃。

    “钱跃,你给我闭嘴,不要打扰钱佳!”倒是祖奶奶忍不住的训斥了一声。

    钱跃悻悻的闭上嘴巴,不过却是小声嘀咕道:“只是一个简单的小巫术而已,居然就用了那么久的时间,这若是什么厉害的巫术,让你来解除的话,岂不是在等死?”

    “哼,刚刚还说时间就是生命的,现在又开始在这里拖延时间了。”钱跃心中冷哼。

    钱佳对他仍然是不理不睬,她在写完了这整整的三副药方之后,又看着三副药方凝神思考了起来。

    这三副药方,可以分别治疗绵羊身上的三种症状,只是钱佳还不知道,这三幅药方会不会出现相克的反应,所以,她在看着药方思考。

    利用自己所学,把三副药方之中的所有草药比对了一遍,钱佳又开始修修改改。

    药房那边传来了浓郁的药香,钱跃的药方竟是在此时已经熬制好了,可钱佳的药方却是还没有完全的确定下来。

    “祖奶奶,药我端来了。”那位去抓药之人,端着一碗药汤,走到了祖奶奶的身前。

    “嗯,放下吧,等钱佳的药方熬制好,分别给两只绵羊服用。”祖奶奶点头说道。

    钱跃眼见着自己的药都熬好了,可钱佳却还没有拿出实质性的药方,忍不住的说道:“祖奶奶,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难道钱佳一直拿不出药方,我们就一直等下去吗?”

    “要不然呢?”祖奶奶冷冷的看向了钱跃。

    钱跃愣了一下,转而问道:“我想请问祖奶奶,如果我的药方,和钱佳的药方,皆有效果,都能够解除两只绵羊身上的巫术,那胜负该如何断定?”

    “你想说什么?”祖奶奶看向钱跃的眼神越发的冰冷。

    “我想说的是,如果真出现那种情况,是否会如第二个环节一般,以速度定输赢?”钱跃问道。

    祖奶奶没有说话,因为依照规矩的话,确实如此——若是进行医道比试的两个人,都拿出了可以解除绵羊身上巫术的药方,那自然是谁花费的时间更少,谁便是这场比试的胜者。

    “若规矩如此的话,我想祖奶奶可以先把我的药方,喂给绵羊了,如此,也能快一点定输赢,反正我在速度上面已经赢了钱佳,只要我能解除绵羊的巫术,那就不用等下去了,因为不管钱佳的药方有没有效果,我,都是这场比试的胜者!”钱跃自信说道。

    伴随着他话语的说出,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祖奶奶的身上。

    祖奶奶有些烦躁的看了钱跃一眼,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钱佳,最终无奈的点了点头。

    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能做的太明显,不能太过于偏袒钱佳。

    “立叔,请喂药吧。”见祖奶奶点头,钱跃得意一笑,对那位抓药之人说道。

    被叫做是立叔的中年男人转头看了一眼祖奶奶,见祖奶奶连眼睛都闭上了,好像是在闭目养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端起药来,走向了其中的一只绵羊。

    他手臂一挥,绵羊的嘴巴顿时大张,立叔走到绵羊的上方,把钱跃所配的药方灌进了绵羊的嘴里。

    随着药剂入喉,绵羊血红的双眼肉眼可见的恢复了黑白之色。

    被灌下了药剂的绵羊,渐渐的温顺了下来。

    “咩——”一声羊叫传来,似是预示着这只绵羊身上的巫术,已经被钱跃给彻底的解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