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第三环节-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31章 第三环节

    玄燕看着钱佳,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很赞成钱佳的说法,身为医者,有所为有所不为,像钱跃那等,为了胜负,草草了事,却不用心为孩童们治疗的医生,本就不配作为中华医馆的贤医,他以后的成就,自然也不会太高。

    医道,妙手回春的境界之上,乃是“医者仁心”之境。

    何谓“医者仁心”,便是说,医生除了要拥有高超的医术之外,还必须要有一颗仁义之心。

    像钱跃这种,就是典型的缺乏仁义之心,他此生不管再怎么努力的去学习感悟医术,也终究不可能达到“医者仁心”的境界!

    而只有晋入了“医者仁心”之境的医生,才能被称之为是中华医馆的真医!

    贤医,其实已经是纯粹医术的巅峰了,再想要更进一步的话,除了继续进行医道感悟之外,还要修心。

    修心有成,便可成就“医者仁心”之境!

    真医的第二个境界,名为“仁心仁术”,其意思不言而喻,乃是先修仁心,再修仁术,之后才有希望成为传说之中的圣医!

    华夏历史上,神医只有区区四位,而圣医却也并不多见。

    原因,大抵便是仁心难成,仁术难练,大多数的中华医馆医生,都会被卡在修心这一关上,他们终其一生,也寻不到成就仁心之门。

    仁心之后,还有仁术,即便也有不少的医生,成就了仁心,成为了中华医馆的真医,可练不成仁术,也就无法成为真正的圣医!

    眼下的中华医馆之中,莫说是神医了,就连圣医,也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就算是中华医馆的馆主李梦遥,其医道修为,也只是“仁心仁术”的真医境界。

    在钱佳的身上,玄燕看到了成为真医的可能,甚至于,这个小妮子,都有可能在他之前,步入真医之境。

    到那时候,他这个所谓的师父,可就有些丢人了。

    徒弟的医道修为,怕是会被他这个当师父的,更高!

    “看来,我也要在医道修为上面多下一些功夫了——”玄燕摇头苦笑。

    就在玄燕神游天外的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时候,钱跃和钱佳此次医道比试的第三个环节,就要开始了。

    前两个环节,钱跃和钱佳各胜一局,这就让眼下的第三个环节,成为了两人的生死之战!

    浙省钱家医道比试的第三个环节,乃是以医术对抗巫术!

    伴随着钱家祖奶奶表示要展开第三个环节的比试,玄燕只见浙省钱家的族人从大厅之外牵进来了两只绵羊。

    绵羊本性格极其温顺,可眼前的这两只,却是双眼通红,其内更是充盈着一股凶厉的血腥之气!

    他们不叫,却是一直都在试着挣脱套在脖子上的绳索,即便是面对着大厅之中的数十上百位中华医馆的医生,他们也是没有半点的惧怕与压力,反而是看向众人,呲牙咧嘴,似是恨不得能够立扑而上,要了这群中华医馆医生的性命。

    “这是?”玄燕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身边的孙明月,他不明所以,希望孙明月可以为他答疑解惑。

    “你不知道?”孙明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突然反应过来的说道:“哦,也对,你孤家寡人一个,也没跟人进行过医道比试,自然是不知道的,这两只绵羊,都中了巫术,钱佳和钱跃要做的,就是用他们的药道所学,来为这两只绵羊解除他们身上的巫术。”

    玄燕了然的点了点头,但眼神之中仍有疑惑之色。

    “你是在纳闷,为什么要用绵羊是吧?”孙明月看出了玄燕的心思,她又说道:“不用绵羊的话,难道用人吗?巫术凶险,巫术与医术的对抗,更是凶险异常,一个不好,可是要死人的,当然要用动物来实验了。”

    “原来如此。”玄燕点头,表示明白。

    在孙明月为玄燕解释的同时,大厅中央,刚刚取得了第二个环节胜利的钱跃,转头看向了他的父亲钱家二叔。

    钱家二叔冲着钱跃微微点头。

    见父亲示意自己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了,钱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冷笑,他收回自己的目光,又看向了身边的钱佳,说道:“我的好妹妹,这绵羊中了巫术之后,可是凶残的很,你不怕吗?哈哈。”

    “我什么都不怕。”钱佳淡然回应。

    “哦?你不怕这绵羊,难道也不怕会输给我?”钱跃挑衅说道。

    “我也不会输。”钱佳又是学着玄燕的样子,淡然以对。

    “哼,你倒是学的淡定了很多,不过,等下输了这场比试,我倒要看看,我的好妹妹你,还怎么保持淡定!”钱跃冷哼一声,不爽的说道。

    钱佳没再搭理他,而是已经施展了“望诊”之术,凝神向着绵羊的身体之内看去。

    钱跃还欲再挑衅的说些什么,祖奶奶却是冷喝一声说道:“钱跃,巫术面前,岂容你如此嬉笑,还不赶紧想办法对抗此巫术!”

    “是,祖奶奶。”钱跃悻悻的闭上了他的嘴巴,随后他也像模像样的施展出了他的“望诊”之术,来观察两只绵羊的状况。

    钱跃看上去好像是在观察中了巫术的绵羊,可实际上,他的心思却全都在钱佳的心上。

    祖奶奶不让他再开口,他就在心中冷笑:“哼哼,钱佳,我倒要看看,你这局怎么赢我!”

    “你还不知道吧,我爸早已经对这两只绵羊动了手脚,就算你钱佳有办法对抗他们身中的巫术,你也治不好他们,也同样赢不了我们之间的这一场医道比试!”

    一边分心观察钱佳,一边装模作样的为绵羊诊断,就这么过去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钱跃突然收起了他的“望诊”之术,并提笔在身旁的纸张上唰唰唰的写起了药方。

    “钱跃,别怪我没警告你,你最好再看的清楚一点,这一局所比试的,可不再是速度了,而是要看一看,你和钱佳,究竟谁能完全的解除这两只绵羊身上的巫术。”祖奶奶见钱佳那边还在“望诊”,而钱跃已经开始写药方了,不禁开口说道。

    她嘴上说着是提醒,可其实却是意在干扰。

    “祖奶奶放心,钱跃心中有数,必定能够完全的解除他们身上的巫术!”钱跃志在必得的一笑,对祖奶奶的话语全然不理会,继续在纸上写出了他的药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