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胜之不武-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30章 胜之不武

    玄燕饶有兴趣的看着施展了“望诊”之术的钱跃和钱佳二人,发现钱跃的眼球明显比钱佳的颜色更深一些。

    显然,在“望诊”之术的修为上,钱跃更强了一筹!

    没有经过多久,钱跃就动了,他提笔在一旁的纸上唰唰唰的写着什么。

    直到他快要写完,钱佳那边才刚刚诊断出了症状,之后她又稍稍的思考了一番,才不急不慢的把自己的药方写了出来。

    而等钱佳的第一副药方写完的时候,钱跃已经开始着手书写第二副药方了。

    一步慢,步步慢,钱佳诊断治疗的速度,很明显的落后于钱跃。

    不过她却是不着急,钱佳从小生活在父亲的羽翼之下,很少有这种实战的机会。

    所以这一次,她是格外的珍惜,同时,也格外的认真。

    在她的眼中,好似只剩下眼前的这十位身患病症的儿童,就连这场医道比试,都被她给抛在了脑后。

    她心中唯一所想的,便是尽自己所能的治好这十位孩童的病症,并且让他们的病情不再复发,永绝后患!

    对每一位孩童的治疗,钱佳都很认真仔细,经过刚刚祖奶奶对钱跃的训斥之后,钱佳更明白了自己身为医者所肩负的责任。

    医者,不能有半点的弄虚作假,也不能有半点的粗心大意。

    宁愿输掉了这第二个环节的比试,宁愿速度慢一点,钱佳也力求做到完美,力求做到让每一位小孩都能彻底的远离他们眼下所患的病症。

    在这种沉浸其中的境界之中,钱佳的速度不仅没有缓下来,反而还隐隐的稳步提高。

    等到她为第六个小孩诊断治疗的时候,她的速度已经不逊色于钱跃多少了。

    而此时的钱跃,正在为第八位小孩开药方。

    眼见着身旁钱佳的诊断和治疗速度越来越快,钱跃压力倍增,他迅速的瞥了第九位和第十位患病的小孩一眼,竟是一连写下了两道药方。

    最后两道写完,钱佳也已经在为第九位小孩诊断了,从第六位到第九位,这一会钱佳治疗的速度,竟是超过了钱跃!

    不过好在只有十位小孩,否则的话,两人究竟谁快谁慢,还犹未可知了。

    只是眼下,却是钱跃快人一步,率先完成了对总共十位患病小孩的诊断与治疗!

    “哼哼,我的好妹妹,这一环节,你输了!”放下笔的钱跃,得意的冷笑两声,对身旁的钱佳说道。

    钱佳抬头,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随后又继续沉浸到治疗当中去了。

    很快,钱佳也为十位小孩诊断完毕,她跟钱跃一样,总共写下了十道不同的药方。

    “祖奶奶,我诊断完了。”钱佳躬身对祖奶奶说道。

    祖奶奶冲着钱佳点头微笑,而就在这时,钱跃却是连忙说道:“祖奶奶,是我先诊断完的。”

    “难道我没有看到吗?你当我眼瞎不成?”祖奶奶神色恢复冰冷,她训斥一声,对身旁的两人说道:“你二人去检查他们的药方有没有出错,如果都没有任何问题的话,那这一环节,便是钱跃胜了。”

    “是,祖奶奶。”两人应了一声,各自走到了钱佳和钱跃的身边。

    他们分别拿起钱佳和钱跃所写下的十副药方,用心的查看了起来,看完一遍之后,二人又把钱佳和钱跃的药方交换,重又看了一遍。

    “钱跃的十副药方中规中矩,可尽皆医治这十位孩童的病症。”两人之中的一人说道。

    “钱佳的药方浑然天成,不仅能够达到治疗的效果,还有强身健体,让十位孩童远离疾病之效。”另外一人也是说道。

    钱跃写的快,每一个药方写下之前,都没怎么经过大脑,他的药方,对比起效果来看的话,自然是不如钱佳。

    只可惜,这一个环节,所比试的乃是诊断与治疗的速度,单从速度上来看的话,还是钱跃更胜一筹。

    “既然钱跃的药方没有出错,那本局的胜者便是钱跃,你二人依照钱佳的药方,负责把这十位孩童带下去治好吧。”祖奶奶面无表情的吩咐说道。

    “是。”两人应和一声,把十位孩童带了下去。

    祖奶奶看向了钱佳,她问道:“钱佳,你的药方,效果比钱跃的更强,可祖奶奶却是判你输了,你可有不服?”

    “钱佳没有不服,有时候,时间便是生命,钱佳实地为人治疗的经验,还是有所欠缺,以后会继续努力。”钱佳神色恭敬的说道。

    祖奶奶微笑着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选择继续如此认真的为十位孩童治疗,还是选择加快速度,草草了事,以赢得这场对决呢?”

    “再有一次机会——”钱佳微微一愣,回答说道:“此乃治病救人,如何能够麻痹大意,草草行事,钱佳还是会选择拿出对这十位孩童最好的治疗方案,而即便如此,钱佳也有信心,不会再输于钱跃哥哥。”

    “好,说的好!钱佳,你记住,一定要保持这等心态,不管你今天能否成为我们浙省钱家的家主,只要你保持这等心态,未来的成就必定不可限量!”祖奶奶朗声说道。

    “是,钱佳谨记祖奶奶的教诲。”钱佳拱手说道。

    明明是钱跃赢得了这第二个环节的比试,可钱家的祖奶奶,却是只忙着称赞钱佳,反而是对钱跃不假辞色,这让钱跃的心里很是不舒服。

    而且,祖奶奶刚刚也说了,让那两位叔伯,以钱佳的药方来治疗十位孩童。

    这是否说明,在祖奶奶的心中,他钱跃胜之不武呢?

    钱跃有些郁闷,不过很快他也就看开了,就算胜之不武又如何,胜了就是胜了,眼下他跟钱佳打成了一比一,只要第三个环节的比试,他钱跃再能拿下,那他便是浙省钱家的新任家主!

    管她祖奶奶怎么想了,家主之位才是最为重要的,而且,也不是祖奶奶一人就能够左右的!

    眼看着钱佳输掉了第二回合的较量,在场不少支持钱佳之人都暗道一声可惜。

    他们能够明显的看出来,钱跃和钱佳二人,钱跃的望诊修为更强一筹,可在药道修为上,钱佳却是已经稳稳的超过了钱跃!

    只可惜,给他们二人测试的孩童太少了一些,如果有十五位乃至二十位孩童的话,最终的获胜者,必定还会是钱佳!

    不过也无所谓了,不是还有第三个环节的较量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