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第二环节-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29章 第二环节

    听到祖奶奶说钱佳的药道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妙手回春之境,钱跃和钱家二叔不禁有些慌了。

    而其他的钱家族人,也都是一脸惊异的看向了钱佳。

    他们可是知道,钱佳在跟随着她的父亲离开钱家的时候,只是刚刚成为贤医,也就是说,就在前不久,钱佳的药道修为才刚突破到了寒暑不侵的境地。

    然而,等她回来之后,竟已经是妙手回春之境了?

    这才过去了多久啊,连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有,钱佳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突破?

    而且,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钱佳大半的时间都在逃亡,她哪有什么功夫去修炼感悟药道啊。

    这是个什么情况?

    钱家族人心中疑惑着,均是抬头看向了钱家三叔,若说在钱佳逃亡途中,还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那也唯有她见过钱家三叔这一点了。

    难道是钱家三叔帮助钱佳突破的?

    他用了什么方法?神药?巫术?

    不对呀,武道修为可以利用神药或者是巫术来提升,可药道修为,乃是一个人对于药道的感悟,这种感悟甚至没有办法言传身教,又怎么可能用神药或者是巫术来提升呢?

    见钱跃和钱家二叔开始有些心慌,而其他的钱家族人们也都疑惑的看向了自己,钱家三叔不禁心中得意——

    哼哼,想不到是怎么回事吧?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要的就是你们的想不到!

    钱家三叔自然是知道钱佳为何能够进境如此之快的——还不是因为玄燕?

    玄燕可谓是一语惊醒了梦中人,他做了钱佳的师父,并让钱佳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从初入寒暑不侵之境,一跃晋级到了妙手回春之境。

    当然了,钱佳能够进境如此之快,跟她本身的天赋也是分不开的。

    可如果没有玄燕这个师父,没有玄燕传授钱佳《朱氏毒经》的话,那纵是钱佳天赋再好,也不可能实现这等恐怖的进境。

    钱跃父子已经很痛恨玄燕了,就是因为玄燕把钱佳给护送回了钱塘市,他钱跃才需要跟钱佳进行医道比拼,而只有赢了,他也才能成为浙省钱家的家主。

    若是让钱跃父子此刻知道,钱佳的药道修为进境如此之快,也是因为玄燕的话,怕是他们会郁闷的吐血。

    不过,尽管没有确定是否是玄燕所为,可钱跃父子还是一脸怀疑的看向了玄燕。

    他们又不蠢,自然知道钱家三叔没有让钱佳的药道修为迅速提升的本事,而要说,还有谁能够做到这等事的话,怕是也只有玄燕了。

    注意到钱跃父子的目光,玄燕冲着他们淡淡的一笑,其笑容之中,写满了对他们二人的嘲讽,以及对于钱佳的极为强烈的信心。

    “果然是因为你吗?早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应该找我们浙省钱家的长辈干掉你,也省的留下这么大的祸害!”钱跃看着玄燕,已经把“钱佳药道修为提升”这笔账记到了玄燕的头上——

    就在钱跃用充满了仇恨的目光看着玄燕的时候,慈眉善目的老妪又说话了。

    “钱跃,轮到你了。”老妪看向钱跃,突然收起了她面对钱佳时的满脸善意,冷冰冰的说道。

    “是。”钱跃这才回过神来,看向了他们浙省钱家的祖奶奶。

    祖奶奶也没跟钱跃废话,她径直问道:“当年我们浙省钱家的先祖钱乙圣医,身患‘周痹’之证,他是如何治好的?”

    钱跃听到祖奶奶的问题,心中大定,他还以为祖奶奶会难为他,偏向钱佳了,却是没有想到,祖奶奶考校他的试题,比之钱佳的还要更加的简单。

    浙省钱家虽传承不足,可对于当年钱乙圣医治好自己“周痹”之证的药方,却还是有着明确记载的。

    “熟地黄、山药、山茱萸、茯苓、泽泻、丹皮……”钱跃一连说出了十几种草药的名字,包括他们的剂量,以及他们各自的药理,钱跃都进行了极为详细的描述。

    就在他暗自得意,祖奶奶给他出的试题简单的时候,祖奶奶却是突然冷喝一声,说道:“我只问你药方是什么,你跟我讲什么药理,就你懂吗?”

    “呃——”钱跃顿时哑口无言,他之前讲述的时候,确实有些炫耀的意思,倒是没有想过,这竟然也引起了祖奶奶的反感。

    “我且问你,如果把这副药剂中的茯苓,换成是黄柏,会有什么后果?”祖奶奶倒也没有继续训斥钱跃,她又是冷声问道。

    这个问题就跟问钱佳的问题差不多了,都是一副有着茯苓这种药材的中药配方,都是把他们其中的茯苓换做是黄柏,可两者的结果嘛,却是截然不同的!

    被钱佳妙手回春之境的药道修为扰乱了心神,又被祖奶奶一顿呵斥,钱跃的脑子在此时已经彻底的乱了。

    他听到祖奶奶的问题之后,眼神之中先是闪过了一丝迷茫,随后他竟是果断说道:“会害了钱乙先祖的性命!”

    钱跃竟是给出了跟钱佳差不多的答案。

    可迎接他的,却不是祖奶奶的赞赏,而是更加严厉的呵斥!

    “胡说八道,区区黄柏,岂能要得了先祖的性命!在这副药剂之中,并没有与黄柏相克之药,钱跃,你到底有没有认真的学习过药道,你的药道修为,真的突破到了妙手回春之境吗?”

    祖奶奶毫不客气的继续说道:“这得亏只是我的一个校验,你以此种修为与态度,若是去给人治病的话,与草菅人命又有何区别!”

    祖奶奶训斥之时,运用了她超脱了先天境界的真气,尤其是“草菅人命”这四个字,更是饱含了一种如天雷滚滚一般的气势。

    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钱跃的眼前首先闪过去的,便是被他以及他的父亲联合设计害死的钱家前任家主,也就是钱佳的父亲!

    之后,他的眼前,又闪过了钱佳死后来找他索命的样子——

    钱跃的额头上,在此刻不禁渗出了细密的冷汗,他呆愣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祖奶奶,钱跃学艺不精,这一回合的比试,就认输了,他也只是一个在不断学习之中的年轻人,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钱家二叔眼见着大事不妙,赶紧站出来替钱跃认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