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第二环节-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28章 第二环节

    听到钱家二叔说自己咄咄逼人,祖奶奶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说道:“我们身为医者,肩负病人的生命,容不得半点的大意,医道高深,医者可以无知,却不可胡言乱语!”

    祖奶奶此言,是在暗指钱跃无知,她也算是直接宣判了这次医道比试第一个环节的结果

    钱佳胜,钱跃负!

    钱家二叔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钱跃说道:“钱跃,你还不赶紧谢谢祖奶奶的教诲?”

    钱跃被钱家二叔唤醒,他朝着祖奶奶一拱手,不甘心的说道:“钱跃知错,谢祖奶奶教诲!”

    “哼!”祖奶奶冷哼一声,压根就没搭理他,她说道:“接下来进行第二个环节的比试吧。”

    “是,祖奶奶。”钱佳俏脸上有着一丝惊喜的说道。

    能够赢下这第一个环节,这极大的增强了钱佳的自信心,不过钱佳也知道,后面两个环节,就不只是理论上的考核了,重要的乃是实战,在这方面,她经验不足,并不占优势。

    但也不是不能一战!

    钱跃虽从小就一直都在压制钱佳,可眼下,钱佳不是已经赢了钱跃一个环节吗?

    既然第一个环节,她能赢,那第二个第三个环节,她,也能赢!

    在钱佳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时候,身旁的钱跃深吸了一口气,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他也没有想到,这第一环节的鄙视,他竟然是输给了钱佳!

    不过无所谓,只要后面两个环节尽皆赢下,他钱跃依然可以赢得这场医道比试,并最终成为浙省钱家的新一待家主。

    在这种自我安慰之下,钱跃悲愤的情绪才算是稍稍的平缓了一些。

    他知道,他被他们浙省钱家的祖奶奶给阴了,尽管祖奶奶考核钱佳的试题,跟考核他的试题,看起来差不多,可实则,考核他的问题却更难!

    毕竟两种症状摆在了那里,一个是黄疸,一个是周痹之证。

    黄疸还是比较容易医治的,而至于先祖钱乙的周痹之证,则是就连先祖本人都废了极大的功夫,才最终稳定了病情。

    先祖钱乙,身为医圣,也只是把他的周痹之证转移到了胳膊上和腿上,进而把病情稳定住了而已,却是没有完全治好。

    如此复杂的病症,其治疗的药方也很不简单,尽管那副做转移病症所用的药方,还属于贤药的范畴,可却不是钱跃能够完全理解的。

    只有到了玄燕或者是孙明月这等无限接近真医的妙手回春境界,才有悟透这副药方的可能,显然钱跃并不在此列。

    在场有不少人,也看出了祖奶奶对于钱佳的偏袒,不过他们却是都没有说什么,一来,钱跃父子所干的那些龌龊事,他们的心里都有数,二来,在浙省钱家之中,没有人能够质疑祖奶奶的权威!

    而且,钱佳答得也非常不错,尽管有祖奶奶相帮,可如果钱佳本身没那个本事的话,她也未必就一定能够赢下钱跃。

    所以,说起来的话,钱佳这第一个环节,也算是当得起这个胜利!

    原本,在场的大多数人是根本不看好钱佳的,毕竟,在他们看来,钱佳和钱跃的境界差距摆在这,别说赢下这场比试了,能够赢下一个环节,他们都觉得,对钱佳而言,不是易事。

    可是这些人却没有想到,钱佳的药道修为,竟也突破到了妙手回春之境。

    甭管她是怎么突破的,这背后有什么相帮,能够突破,这对她,对整个浙省钱家而言,终归都是一件好事。

    而随着钱佳第一个环节的轻松取胜,浙省钱家的族人们也都对钱佳抱有了一定的期望。

    钱佳这个小姑娘,虽性格软弱了一些,可与钱跃相比的话,大多数的钱家族人,还是希望钱佳能够成为他们浙省钱家的新任家主!

    众人心思各异间,已经有浙省钱家的族人带着总共有十个小孩进入了大厅之中。

    这十个小孩,或身体羸弱,或脸色蜡黄,总之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他们都是有着病症的孩童。

    “我钱家先祖钱乙圣医的幼科冠绝一代,他妙手仁心,一生旨在幼者无横夭之苦,老者无哭子之悲,我们身为他的后人,应该继承他的遗志,这十个小孩,是从各家医院找来的,身患疑难杂症的孩子,你们二人负责治疗他们,先拿出全部正确方案者,为这个环节的胜者。”

    钱家祖奶奶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她继续说道:“这十个孩子的病症,对于贤医来说,都不是难事,所以,我对你们也有更高的要求,那便是不能靠近孩童三米之内!”

    “是,祖奶奶。”钱佳和钱跃看着这十位孩童,异口同声的说道,他们对于祖奶奶的特殊要求,并没有丝毫的意外。

    这个要求的目的,乃是考验钱佳和钱跃的“望诊”功力,他们浙省钱家的先祖钱乙圣医,就以望诊最为出色,往往只是一眼,他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病结所在来。

    这也跟钱乙圣医的主张有关,他在幼科上面,耗费了很多的心血,而治疗小孩,最大的难题,不是用药,也不是治疗的方法,而是诊断!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可后三种手段对于小孩而言,却是并不适用,小孩的身体发育并不完全,交流起来也比较的困难,这就使得钱乙圣医练就了一身“望诊”的本事。

    一般病症,他不用闻,不用问,也不用切脉,只是望诊,便可判断出症状来。

    钱乙圣医“望诊”的本事,在浙省钱家和鲁省钱家,皆有传承,只是浙省钱家的传承较少,不过对于贤医而言,却是也足够了。

    平日里,钱佳和钱跃,对于家族之中的“望诊”传承,也多有涉猎,所以他们才一点都不意外。

    两人分别走到了是个小孩的三米之外站定,开始使用浙省钱家的“望诊”之术,来给十位孩童鉴定他们的病症。

    随着望诊之术的展开,两人的眼睛都发生了极为明显的变化,他们眼球放大,整个眼睛之中,都充斥着黑色的眼珠,看上去邪异异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