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医道比试-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27章 医道比试

    在几乎所有人都用或好奇或疑惑的目光看着玄燕的时候,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妪带着一群老家伙步入了大厅之中。

    “祖奶奶。”浙省钱家的族人尽皆向老妪行礼。

    “不用多礼。”老妪说着,走到了大厅的正前面,他转头面对在场众人,说道:“我浙省钱家不幸,家主早夭,现要选出新一任的家主继位。”

    “在我们浙省钱家新一代的年轻人之中,最出色的莫过于钱跃和钱佳两人,今日便用医道比试的方式,从他们二人之中选出合适的家主,希望他们可以共同努力,带领着我们浙省钱家,走向更大的辉煌!”

    老妪说完,看向了中华医馆各大家族所派来的代表,继续说道:“各位同道远道而来,我浙省钱家很是感激,还希望各位同道能够做一个见证,帮助我浙省钱家选出最优秀的家主。”

    “钱前辈客气了。”

    “这本是我们分内之事。”

    “前任家主早夭,我们也深感不幸,不过能够见证这场年轻人之间的医道比试,我们也深感荣幸。”

    ……

    众人纷纷客气说道。

    老妪点头,看向了钱佳和钱跃,她问道:“钱佳,钱跃,你二人可准备好了?”

    “祖奶奶,钱跃准备好了,我必不会让祖奶奶失望,如果我能成功的坐上我们浙省钱家的家主之位,一定励精图治,以求可以与鲁省钱家相媲美,继而完善我们浙省钱家的传承。”

    钱跃拱手说道,这番话是钱家二叔教他说的,钱家二叔知道,祖奶奶最大的心愿,便是能够完善他们浙省钱家的传承,所以钱跃此言倒也算是投其所好。

    老妪只冷冷的看了钱跃一眼,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她的眼神之中也没有丝毫的波澜。

    “钱佳,你呢,可准备好了?”老妪转头看向钱佳问道。

    “钱佳才疏学浅,未必能够胜任家主之职,不过钱家若是有需要我出力的地方,钱佳责无旁贷,也一定会尽心尽力。”钱佳拱手说道。

    老妪闻言,冰冷的老脸之上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意,这才是她想要听到的回答,钱跃的话语太过于刻意了,他一个小小的年轻人,有何资格说可以完善浙省钱家的传承?

    要知道,这可是浙省钱家多少代的前辈都未能完成的事情。

    钱跃未免也太大言不惭了一些!

    倒是钱佳的回答,让老妪很是满意,谦虚谨慎,不骄不躁,是个家主的好苗子。

    看到老妪对自己冷冰冰,却对钱佳笑脸以待,钱跃心中不忿,他有什么地方比不上钱佳,凭什么祖奶奶对待他和对待钱佳的态度,竟差了如此之多?

    老妪人虽老了,可眼睛却不花,钱跃父子的所作所为,几乎天下皆知,她又怎么可能没有听闻呢?

    只是找不到丝毫的证据,所以老妪才不提这茬,可这,却并不意味着老妪能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倒是也想剥夺钱跃竞选浙省钱家家主的资格,可浙省钱家历来都有规矩,即便是她,也不能违背规矩办事。

    除非找到钱跃父子图谋不轨的证据,否则的话,老妪不管想对钱跃父子做什么,都是无能为力。

    事情发展到眼下这一步,老妪也只能盼着钱佳能够争气一点,千万不要被钱跃父子得逞,就他们父子二人的心性,若是掌控了浙省钱家,那对钱家而言,绝对是祸非福!

    站在一旁的钱家二叔,见老妪对钱佳笑脸相迎,对钱跃却是冷眼以对,脸色不禁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起初他还以为钱跃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可很快钱家二叔就想通了,想来他和钱跃所做的事情,并不能瞒过祖奶奶的眼睛,祖奶奶这是对他们父子二人不满了。

    “哼,老不死的,你纵是不满又能如何,待到钱跃坐上了家主之位,我就让你这个老不死的好看!”钱家二叔心中冷哼,如果能让钱跃获得祖奶奶好感的话,自然是最好,可如果不能,钱家二叔也不怕。

    有他的安排在,钱佳今天别想赢,浙省钱家的家主之位必定是属于钱跃的!

    老妪没有理会钱家二叔是何想法,她径直说道:“既然准备好了,那便开始吧,首先第一个环节,是我来考校你们,我会分别问你们难度相同的问题,答不上来,或者答得不对,那便算输了。”

    “是,祖奶奶。”钱佳和钱跃异口同声的说道。

    “钱佳,我问你,小儿黄疸有几种类型,怎么辨别,又当如何医治?”老妪首先考校起了钱佳。

    这个问题很是简单,都有书面答案。

    世所周知,浙省钱家的先祖乃是“幼科之鼻祖”钱乙,钱乙就曾经把黄疸的类型与特征做过完整的分类,包括他们的医治之法,钱乙圣医也有明确记载。

    钱佳心中一松,娓娓道来,把钱乙圣医所留的内容尽皆背了出来。

    老妪听得频频点头,随后她问道:“第三种黄疸,若是想要病人一个小时之内痊愈,该当如何?”

    “加天心草。”钱佳不慌不忙的说道。

    “第四种黄疸的治疗之法之中,若是把茯苓换成黄柏,会有什么后果?”老妪又是问道。

    钱佳眉头微蹙,这个问题就有点难了,不过却难不倒钱佳,她思虑了一番,说道:“会当场要了这小儿的性命!”

    “为何?”老妪继续问道。

    钱佳结合药理,给老妪分析了一番,老妪又是听得频频点头,她说道:“不错,钱佳,你的药道修为,突破到妙手回春之境了?”

    “弟子侥幸突破。”钱佳应道。

    “好,你对药道理解颇深,这一关就算是过了!”老妪赞赏的看着钱佳,满意说道。

    钱佳心中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她倒是放松下来了,可钱跃和钱家二叔却是突然警觉了起来,他们之前,之所以有信心一定可以战胜钱佳,一是因为,钱家二叔早有准备,二则是因为,他们知道钱佳的药道修为根本不如钱跃。

    可眼下听祖奶奶的意思,钱佳的药道修为,竟是已经达到了妙手回春之境?

    这这开什么玩笑!

    钱佳不是才成为贤医不久么,她的药道修为怎么可能进境如此之快?

    ps:内容纯属杜撰,懂医的朋友别喷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