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先发制人-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25章 先发制人

    玄燕眉头一蹙,问道:“难道他还敢在浙省钱家之内对钱佳下手不成?”

    “那倒是不敢,毕竟上面还有祖奶奶等人压着,不过阴谋诡计,却是绝对少不了的。”钱家三叔略有些担忧的说道,因为曾经吃过亏,所以他对于他二哥这个人更加的了解。

    “你的意思是?”玄燕有些疑惑,他真想不出来,钱家二叔还能有什么办法阻止钱佳成为浙省钱家的家主。

    如果他的依仗只是钱跃这个草包的话,那尽管钱佳也不是十分的优秀,可却依然胜算十足。

    “我也不知道他具体会怎么做,不过我想,他一定会想办法让钱佳在医道比试上面输给钱跃。”钱家三叔皱着眉头说道,他在海城市待得太久了,久到了早已经不知道他的二哥手中还有什么样的底牌和手段。

    “钱佳不会输,多给她点信心吧。”玄燕淡淡的说道,他对于钱家三叔所说并不是十分的在意,钱佳和钱跃的医道比试,可是要在钱家所有族人的面前公开进行的,玄燕不相信钱家二叔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什么样的手段。

    “就算他耍手段的可能性很低,我们也不得不防。”钱家三叔坚持说道。

    “你想怎么做?”玄燕淡淡的问道,他知道钱家三叔这是想要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动,而他之所以来跟自己商量,也必定是有所求。

    “历来医道比试,都会分为三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医道问答,由家族之中医道修为最高的祖奶奶出题,考校双方,在这个环节上面,我二哥动不了手脚,关键在于第二个环节和第三个环节。”钱家三叔沉吟了一会,认真思考了一下才说道。

    “分别是什么环节?”玄燕淡然问道,他从未与人进行过医道比试,所以对于这个过程不是特别的了解。

    “第二个环节乃是实战,也就是治病救人,而第三个环节,则是与巫术对抗。”钱家三叔为玄燕解释道。

    玄燕了然的点了点头,这倒并不出乎他的意料,毕竟学医便是为了治病救人,而中华医馆也一向是把巫门视作是他们的天敌。

    历史上,巫门作乱的事情出过不少,巫术除了可以用来救人之外,还有一个颇具威力的作用便是害人。

    自第一代神医医祖扁鹊之后,巫门便渐渐的衰落了下去,为了与中华医馆对抗,巫门没有在治病救人方面与医术过多的相争,而是反其道而行之,每一次都以巫术祸乱天下,想要以此来压制中华医馆。

    巫门也因此开发出了许许多多邪恶的、害人的巫术。

    这医道比试的第三个环节,便是要让中华医馆的弟子们对抗这等巫术。

    “第二个环节的话,我二哥不知道钱佳进境迅速,已经进入了妙手回春之境,所以他动手的可能性也不大,但即便如此,钱佳也未必能够战而胜之,毕竟她实战经验不足,救起人来的话,总会多费一番手脚的。”钱家三叔分析说道。

    玄燕点了点头,示意钱家三叔继续说。

    “我二哥最有可能耍手段的,便是这第三环节,巫术千变万化,谁也不知道,到时候家族之中会有什么样的巫术来让钱佳和钱跃对抗。”钱家三叔忧虑重重。

    医道比拼三个环节,钱佳真正有把握的,只有第一个环节,而且后面的环节之中,钱家二叔还有可能会有一些阴谋诡计使出来,这样看来的话,钱佳的胜算真的不大。

    “你想怎么做?”玄燕想明白了这一点,淡淡的问道。

    “先发制人!”钱家三叔说道,他既然要跟玄燕商量,那自然是想好了对策。

    “怎么个先发制人法?”玄燕不解的问道。

    “投毒,给第三个环节的试验品投毒,毒也是巫术的一种,我们这样做的话,也不算是作弊,到时候,钱跃只解除了他们身上的巫术,却没有解毒,自然就会成为输家!”钱家三叔毫不犹豫的说道,他所要跟玄燕商量的,便是此事。

    他想要用投毒的方式,来帮助钱佳赢得第三个环节的比拼,而即便赢不了,也绝对不能让钱佳轻易输掉。

    “你想让我去下毒?”玄燕眉头微蹙的问道。

    “玄燕你救了钱佳,已经是对我和钱佳有大恩,我又怎能再把你置于险地,下毒的事情,我自己来就好,我只是想从你这里求几味钱佳能够解的了的毒药。”钱家三叔诚恳说道。

    为了能够让钱佳赢得医道比拼,成功的坐上浙省钱家的家主之位,钱家三叔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玄燕淡淡的看着钱家三叔,没有说话,而是沉吟了起来。

    “玄燕,走到眼下这个地步,你也不希望钱佳失败吧?若是真让钱跃成为了我们浙省钱家的家主,我和钱佳都没有活路,你之前所做的一切,也就功亏一篑了。”钱家三叔见玄燕犹豫,以为玄燕是不肯,于是劝说道。

    玄燕淡淡的一笑,还是没有答话。

    “我们不这样做,我二哥也一定会这样做的,他甚至可能比我做的更歹毒,与其说我们是在帮助钱佳赢得比拼,倒不如说我们只是在保证她不输。”钱家三叔继续劝说。

    “生川乌、苍耳子、天花粉……”回应他的,是玄燕所说出的一大串中药。

    玄燕哪是不肯啊,他只是在思考有什么样的毒药,可以让钱佳解的了,钱跃却解不了而已。

    只是给钱家三叔一副毒药而已,玄燕不会有丝毫的心理压力,他并不像其他的中华医馆弟子,避毒药如避蛇蝎。

    一般的中华医馆弟子,只是会解毒而已,却未必会下毒。

    而玄燕本就是学习毒经,才感悟了药道,下毒对他来说,手到擒来。

    对玄燕而言,不管是医术,还是巫术,亦或者是蛊术和毒术,其实都只是手段而已,最关键的不在于这些医术或者是巫术的本身,而在于,你用这些手段来做什么。

    玄燕用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毒虽是害人之物,可有时候,却也一样,能够救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