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是我杀了他-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23章 是我杀了他

    两日之后,玄燕醒了过来,他受的伤并不算重,之所以还花费了两天的时间才醒过来,主要是因为用力过猛、消耗过大。

    毕竟斩杀了超脱,而且还是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斩杀,玄燕出手之时,看似淡然轻松,实则却也是拼尽了全力。

    见自己躺在一张干净的床上,玄燕咧嘴露出了一丝邪魅的笑意。

    看来,他斩杀瘦小老人的事情,并没有被人所发现,否则的话,怕是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

    “你醒啦?”耳边传来了一个有些生疏,却又带着一丝关切的声音。

    “嗯。”玄燕淡淡的点了点头,在孙明月的帮助之下,坐了起来。

    “你怎么样?没什么大碍了吧?”孙明月一边给玄燕倒了一杯水,一边问道。

    “没事了,再休息两天,应该就彻底好了。”玄燕接过水来喝了一口,才淡淡的说道。

    “谢谢你,没想到他们这么狠,居然派出了一位超脱境界的高手来截杀你们,若不是你的话,可能我和钱佳,就都必死无疑了。”孙明月坐在床边,轻声说道。

    “是我应该谢谢你,若非是你的话,我也未必能够救得下钱佳。”玄燕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

    “客气了,没有我,你也能救下的。”孙明月神秘一笑,压低声音,问道:“那个人死了吧?”

    玄燕脸色微变,他深深的看了孙明月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

    “怎么死的?是你爷爷来了?”孙明月眼珠子四处乱瞟,似是怕被人发现她和玄燕的悄悄话。

    “没有。”玄燕淡然说道。

    “那是谁帮你?”孙明月疑惑问道。

    “没人帮我。”玄燕咧嘴,又是露出了那个邪魅的笑容。

    “没人帮?”孙明月不解的看着玄燕,说道,“你可别告诉我说,是你杀了他。”

    “就是我杀了他。”玄燕肯定的说道。

    “嘁!不想说就算了,用得着这般骗人么。”孙明月摆明了就是不相信,玄燕的武道修为也只是先天而已,他有什么资本,可以杀掉超脱境界的高手?

    看着孙明月不肯相信的模样,玄燕心里暗笑,他就知道,只要他说实话,孙明月是肯定不会不相信的

    “现在情况怎么样?”玄燕没有再解释什么,而是问道。

    “你指哪方面?皇甫昇等人的死,刚开始还引起了一点小轰动,可很快就被人给压下去了,毕竟是他们利欲熏心,想要赚取天材地宝,这种事情,若是宣扬出去的话,中华医馆也跟着丢人。”

    孙明月深深的看了玄燕一眼,继续说道:“不过你要小心了,中华医馆虽压下了此事,可毕竟死了人,而且还死了不少人,那几个大家族怕是会把这笔账算在你的头上。”

    “那倒也没算错。”玄燕似是毫不在意,他淡淡的说道。

    皇甫昇等人本就是他所杀,算到他头上,就算到他头上,玄燕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之人。

    “你就不怕?”孙明月见玄燕一点郁闷的神情都没有,遂出言问道。

    “怕什么?反正没有证据证明是我所杀,那几个家族要对付我的话,也不敢明着来。”玄燕淡然说道。

    “哈,你心还真大,只是让我想不通的是,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了他们?你完全可以留他们一条性命的。”孙明月感慨一声,又问道。

    “如果我实力不够强,那你觉得,他们会留我的性命吗?”玄燕没有正面作答,而是反问道。

    孙明月顿时哑然。

    “虽然没有证据,可现在大家,尤其是豫省皇甫家,也已经猜到,你并不像是看起来那般的弱小了。”孙明月不知为何,也许是因为他爷爷的缘故,竟是在此刻有些忍不住的为玄燕感到担忧。

    “我看起来很弱小吗?”玄燕就好像没听懂孙明月的意思一般,径直问道。

    “呃,你经脉尽断了嘛,只是看起来,没有真实的那般强大。”孙明月微微尴尬的说道。

    玄燕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结,他的实力早晚都是要暴露的,只要不是表现的太过于强劲,让人联想到邪医李玄就行。

    至于说让豫省皇甫家又注意到了他,玄燕也觉得没什么,反正他已经准备好了要去豫省皇甫家走一遭。

    豫省皇甫家从他的手中抢走了针灸甲乙经,那个时候的玄燕手段还比较单一,冒然跟皇甫飞交手的话,会有暴露邪医李玄身份的可能,可眼下,玄燕却是有把握,在不暴露邪医李玄身份的前提下,就能轻松虐杀皇甫飞!

    他跟豫省皇甫家早有约定,要去参加豫省皇甫家的医道大会,赢了,他可以拿回针灸甲乙经,而若是输了的话,他则是要交出燕玄丹的丹方。

    燕玄丹乃是药神传世药方的简化版,玄燕自然不会交出,而对于还未修炼感悟完全的针灸甲乙经,玄燕也势必要得回。

    所以,他早就已经做好了暴露自己些许实力的准备,早一点晚一点,对玄燕而言都无所谓。

    “钱佳怎么样了?可有成为浙省钱家的家主?”玄燕最关心的,主要还是钱佳,他千里迢迢冒着巨大的风险把钱佳给送回钱塘市,不就是为了让她成为浙省钱家的家主么?

    “哪有这么快,浙省钱家也不过是刚刚处理完了钱佳父亲的后事,至于选出新任家主的事情,则是被安排在了七天之后。”孙明月回答说道。

    “七天倒是能让钱佳的优势更大一些。”玄燕一脸期待的说道。

    二人正说着话,外面突然有人敲门,是钱佳还有钱家三叔。

    没有了钱佳这个包袱,钱家三叔也在当天晚上就抵达了浙省钱家,他来看过玄燕几次了,只是玄燕却一直都没有醒来。

    好在知道玄燕无碍,钱家三叔才没有太过于担心。

    “玄燕,你醒了?”钱家三叔进门之后见玄燕已经醒来,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惊喜之色。

    旁边的钱佳也一样,只是看她的样子,却好似刚刚哭过,即便惊喜,也能感觉到弥漫在她身上的浓郁的忧伤。

    “钱佳,逝者已矣,你一定不能辜负你爸的期望,也绝对不能让钱跃和你二伯得逞。”

    钱家三叔一边安慰,一边催促她说道:“玄燕是你师父,于你又有救命之恩,还不赶紧收起你的悲伤,上前拜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