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顺路带着我-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15章 顺路带着我

    听到玄燕的话语,孙明月又是一愣,她转头看了看已经彻底消失的四人的尸体。

    “喂,可不可以带上我?”眼见着玄燕就要开车离去,孙明月突然喊道。

    玄燕按下车窗,一脸疑惑的看向了她。

    “正好我也要回浙省钱家,就顺路带着我吧。”孙明月见玄燕望来,解释说道。

    孙明月他们等人,远来是客,浙省钱家把他们安排在了大院之中休息。

    “你不怕死吗?”玄燕淡淡的问道。

    “那你们怕不怕?”孙明月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自然是怕,但我们死不了。”玄燕淡然答道。

    “那我当然也死不了了,反正他们想杀的人,也不是我。”孙明月一脸光棍的说着,径直走到车前,她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后排的钱佳,抬头看了孙明月一眼,说道:“谢谢。”

    “别,我可没有要帮你的意思,是真的顺路,要谢你就谢玄燕吧。”孙明月一副要跟钱佳拉开距离的样子,连忙说道。

    “谢我什么?”玄燕淡淡的问道。

    “谢你不杀之恩啊。”孙明月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玄燕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他知道孙明月此举,就是在帮助钱佳,或者更准确点说,她是不想看到钱跃父子得逞!

    孙明月倒是跟钱跃父子无冤无仇,可她,却是嫉恶如仇!

    像钱跃父子这等卑鄙无耻之徒,不正是玄燕口中的那种“心毒”之人吗?

    身为中华医馆弟子,孙明月觉得自己有责任让钱跃父子付出代价!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玄燕把车子驶离了那个没有人的公园

    “出现了,他们出现了!”

    浙省钱家,从面前的显示器中看到玄燕和钱佳的车子重新出现,钱跃哇哇大叫了起来。

    “他们怎么”一旁的张伯有些不可思议,他想要说的是,他们怎么还没死?

    在玄燕把车子开进公园后不久,钱跃父子就发现玄燕和钱佳已经好一会没有出现在路边的**之中了。

    原本还有些担心,觉得他们是在玩什么阴谋诡计。

    直到张伯到来,告诉钱跃父子,中华医馆此次来吊唁钱佳父亲的各大家族的小一辈们,有不少人都出去了。

    钱跃父子这才意识到,玄燕和钱佳是在被人截杀。

    可他们,居然在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之内,重新又出现在了**之中!

    这说明什么?

    说明就连中华医馆各大家族派遣来浙省的小辈们,也都截杀玄燕和钱佳失败了吗?

    钱跃父子无暇去顾虑那些中华医馆大家族子弟们的下落,他们看向玄燕那辆车子的目光之中,写满了愤恨。

    要花费二十五株天材地宝了吗?

    难道一定要出动超脱境界的高手,才能干掉他们吗?

    钱跃父子心有不甘,明明三株天材地宝就能搞定的事情,偏偏要花二十五株天材地宝,这换做是谁,恐怕都会有种心在滴血的感觉的。

    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十株天材地宝的悬赏已经是极限,他们不可能再让更多的人去截杀玄燕和钱佳了。

    中华医馆各大家族之中,倒是也有不少的长辈来到了浙省,可那些人,都不是天材地宝所能够打动的,他们也绝对不可能干出截杀玄燕和钱佳的事情来!

    “爸,让那个人准备出手吧,钱佳绝对不能回到我们钱家来,还有玄燕,他必须要死!”钱跃神色阴狠的说道。

    钱家二叔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也只能寄希望于那位超脱境界的高手了

    还未行出多久,玄燕突然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他转头看向孙明月,问道:“你会开车吗?”

    “会。”孙明月简洁说道。

    “你来。”玄燕淡淡的说着,人已经下车去了。

    孙明月同样下车,她跟玄燕交换了一下座位,变成了开车的司机。

    “这个人是谁?她不是钱佳!”钱跃在显示器前面,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孙明月。

    张伯朝着显示器的位置向前凑了凑脑袋,说道:“这不是陕省孙家那位少女吗?”

    “孙明月?还真是她!”在张伯说话的时候,钱跃就已经辨认出了孙明月的身份,他恨恨的说道:“这个贱人,她怎么会跟玄燕还有钱佳在一起?还有,她想干什么?”

    “哼,又多了一个送死的!”钱家二叔盯着显示器中孙明月的身影,一脸杀机的说道。

    “爸,我们要连同她一块杀掉?会不会有麻烦?”钱跃听到父亲的话语,忍不住的问道。

    钱家二叔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冷笑一声,说道:“麻烦肯定会有,不过却是跟我们无关,又不是我们杀他们的。”

    钱跃听罢,神色有些迟疑,毕竟陕省孙家可不是好惹的,而孙明月又是孙老孙启明的亲孙女,他若死了,陕省孙家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而万一查到了他们的身上,怕是整个浙省钱家都要受到陕省孙家的打压。

    “你放心便是,你爸我找的那位高手,可跟我们浙省钱家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钱家二叔倒是非常的自信,他老神在在的看着显示器当中的玄燕三人,神色之中仍旧满是肉疼。

    现在他所担心的,不是玄燕和钱佳会不会死,而是自己所承诺的二十五株天材地宝要怎样才能凑的够。

    别看他乃是钱家二叔,可实际上,一直待在浙省的他,也并不富裕,要钱家三叔拿出二十五株天材地宝来的话,还不成问题,可钱家二叔嘛,他这么多年的积蓄,也不过才只有十七株天材地宝。

    至于剩下的八株,钱家二叔打算以后再付,反正玄燕和钱佳也必死无疑了,到时候,只要他儿子钱跃能够成为浙省钱家的家主,那想要多少天材地宝,就有多少天材地宝。

    区区八株,只是小意思而已。

    钱家二叔正想着,孙明月已经启动了车子,玄燕和钱佳又一次消失在了钱跃父子的视线之中。

    不过与前两次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担心,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次玄燕和钱佳的消失,将会是他们永远的消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