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秒杀-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14章 秒杀

    孙明月的剑太快,即便另外四人同样身为先天境界,可也一样无法阻挡。

    “孙明月,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等怎么可能会死!”

    “孙明月,住手!”

    眼见着孙明月挥剑斩向了四人之中的最强一人,另外三人皆是忍不住的怒喝起来,他们一起冲向孙明月,试图减缓最强那人的压力,从而把他给救下来。

    可不等三人接触到孙明月的衣角,玄燕的银针便已经激射而出。

    这一次,他没有使用濒湖针法,而是运用了他们皇甫家针灸甲乙经之中的针法。

    与濒湖针法相比,针灸甲乙经之中的针法更为的玄妙莫测。

    药神最擅长的终归还是中医药道,他对于针之一道,倒是也有着自己的见解,可却见解不深。

    濒湖针法最大的特点乃是实用,他在简化了几种针法的基础上,还保留了这几种针法原本的效用与威力。

    濒湖针法更像是一个简单的入门级针法,而针灸甲乙经则堪称是针之一道的百科全书!

    尽管皇甫圣医的药道修为,并不及药神,可单单在针之一道上的理解,却是皇甫圣医更强!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玄燕家的老爷子会让他观看濒湖针法的原因,因为针灸甲乙经太过于晦涩难懂,而濒湖针法则是简单易学,其可以帮助玄燕更好的感悟针灸甲乙经。

    与濒湖针法的修为相比,玄燕的针灸甲乙经修为,更强!

    他利用针灸甲乙经之中的针法所射出来的银针,自然也是威力更大!

    只是用濒湖针法,玄燕就能轻易斩杀皇甫昇,而眼下的这四人,他们的实力可能稍强一些,可却也没比皇甫昇强多少。

    较弱的三人注意到了玄燕的出手,可他们却是根本没有察觉到玄燕的银针射出!

    他们还以为,玄燕是要趁乱扑上来与他们争斗,进而缠住他们三人,让孙明月可以从容斩杀他们四人之中的最强一人。

    就在他们做好了准备,欲要迎接玄燕的纠缠之时

    噗噗噗的几声轻响,这三人每个人的身上都赫然已经插入了三根银针!

    玄燕所射出的并非只有三根银针,而是有整整九根!

    只是一根银针,玄燕就能取走这三人之中任何一人的性命,而每人三根,这三人瞬间便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们甚至来不及吃惊,也来不及疑惑,只是刹那间便已跌落在了地上,气息全无。

    三人只是瞪大着眼睛,在他们的眼神之中,似是隐隐的有着一丝悔意

    早知道此行会丢掉性命,别说十株天材地宝了,就是钱跃父子拿出一百株,他们也绝对不会有半点的心动。

    “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四人之中的最强之人眼看着想要援助他的三人刹那间倒地,转头看向了玄燕问道。

    嗤

    他话音刚落,便传出了一声利剑刺入身体的声音。

    孙明月的俏脸上没有丝毫的讶异,她神色冰冷的把手中短剑刺入了最后一人的胸膛。

    “都已经自顾不暇了,还敢分心理会别人,你当我不敢杀你不成?”孙明月清冷说道。

    这最后一人张嘴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孙明月,脑袋往旁边一耷拉,竟也是瞬间毙命!

    这四人之前还一副高高在上,看不起玄燕的模样,可却没有想到,只是转眼间,他们就被玄燕给秒杀了,他们的一切算计,一切心思,在与玄燕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玄燕淡淡的挥了挥手,四人的尸体上突然冒出了白烟,伴随着的还有嗤嗤嗤的响声。

    孙明月眼神微微收缩,她转头看向玄燕,问道:“这是?”

    “毒。”玄燕只淡淡的吐出了这一个字。

    要毁尸灭迹,玄燕可不只有一种方法,他除了使用修炼巫门炼神术所得来的天地自然之力以外,还可以用毒!

    玄燕的药道修为,本就是从毒经之中感悟而来,再加上他还修炼了毒门炼体绝学,此刻说他是一个毒门中人,也一点都没有错。

    “你你怎么会用毒?”孙明月迟疑问道,尽管已经杀了四人之中的一人,算是立了投名状,可孙明月看向玄燕的眼神之中,依然是写满了忌惮。

    除了之前悄无声息的连杀两人之外,玄燕对另外三人的出手,也震慑住了孙明月。

    孙明月扪心自问,如果换做是她的话,对玄燕的那三根银针,同样是没有半点的办法。

    一根银针的话,也许她还能够挡下,而两根的话,她也能够勉力闪躲,可三根,孙明月却自知,她会必死无疑!

    “我的药道修为,同样是贤医之境。”玄燕淡淡的回答说道。

    孙明月的秀眉微微的蹙了一下,旋即她便露出了恍然的神色,玄燕,又名皇甫燕,是甘省皇甫家眼下的唯一一位族人。

    在甘省皇甫家之中,只有针道传承,却没有药道传承,那玄燕是如何修炼药道的呢?

    答案自然便是毒门,他学习了毒经,让他的药道修为也晋入了贤医的妙手回春之境!

    “可那是毒门手段,你不该学。”孙明月不由得对玄燕说道。

    “毒,也是药。”玄燕淡淡的回应说道。

    孙明月整个人都愣了一下,她当然知道毒也是药,可中华医馆之中却很少有人这么说,更没有人会以毒经来感悟修炼药道。

    “毒门之所以为毒门,毒的不是药,而是心,可眼下的中华医馆之中,却是有不少人的心,比毒门中人更毒。”玄燕继续对孙明月说道。

    孙明月想了一下,问道:“你指的可是钱跃父子?”

    尽管钱跃父子并不会承认是他们设计杀害了钱佳的父亲,更不会承认是他们在策划着除掉钱佳,可所有知道这个悬赏的人,却都清楚这一点。

    还能有什么人,会想要杀钱佳?

    钱佳死了之后,谁得到的好处最大?

    答案不言而喻,自然便是钱跃父子!

    “你觉得,只有他们吗?”玄燕淡笑说完,没有再理会孙明月,而是转身,向着车子的驾驶座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