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最后的机会-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11章 最后的机会

    虽说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可钱跃和钱家二叔的心情却还是略显沉重。

    本来钱佳的父亲一死,钱佳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就是他们父子的板上鱼肉,即便还有钱家三叔在,对他们也没什么威胁。

    可谁知道,半路上居然杀出来一个玄燕,他把钱佳成功的带离了海城市,摆脱了所有追杀之人不说,居然还又带着钱佳回到了钱塘市。

    钱跃父子俩,可谓是被他搞得焦头烂额。

    “这个玄燕,真的是一个经脉尽断的废物吗?”钱家二叔忍不住的问道,他很难想象,一个经脉尽断的废物竟然就能把他们父子俩给愁成这样。

    “应该没错,被邪医李玄打断了全身经脉之人,就是他!”钱跃极其肯定的说道。

    “他应该是甘省之人吧?为什么会出现在海城市,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浙省?”钱家二叔又是不解的问道,“还有,海城市不是禁止中华医馆弟子进入了吗?他也是中华医馆弟子,为什么没有被驱逐?”

    “他会出现在海城市,大致是因为他是圣女七月以前的追求者。”钱跃回答说道,他对于当初神女峰的事情还是比较了解的,尽管他没有参与其中,可事关他的大仇人玄燕,他却是很用心的打听了一番。

    “呵,倒是个痴情种,难道巫门只是因此便对他手下留情?”钱家二叔冷笑一声,又是问道。

    钱跃无奈的摇了摇头,玄燕能够留在海城市的原因,他自然是不知道的,但他还是猜测说道:“是因为他是个废物,巫门觉得他没威胁?”

    “没威胁?哼,那么多追杀钱佳的中华医馆弟子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你跟我说他没威胁?”钱家二叔冷哼说道。

    钱跃沉吟不语,事实上,他也并不觉得玄燕就是个废物了,如果他是废物的话,那他还怎么可能把钱佳带回到钱塘市呢?如果他是废物的话,那之前的那位截杀者为什么没有成功呢?

    “如果真如你所说,他的全身经脉已经被邪医李玄给打断了,那此人更是非除不可,经脉尽断都能如此难缠,那他的经脉若是有朝一日好了,岂不是我们的大敌?”钱家二叔眼神微眯,自顾自的说道。

    他对于玄燕的杀机以及恨意,已经远远的超过了钱佳。

    钱家二叔对于钱佳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恨意,他之所以要杀她,只是因为她的存在,阻碍了钱跃成为浙省钱家的家主。

    毕竟是亲叔父,若非钱佳跟钱跃一样,也拥有成为浙省钱家家主的资格的话,钱家二叔还真不见得就会对她痛下杀手。

    不过,对于钱家二叔这种人来说,任何的亲情与友情,怕是都没有他的野心来的更重要。

    就在钱跃父子二人谈论玄燕的时候,他们浑然没有发现,玄燕和钱佳的车子已经停了下来,在距离浙省钱家仅剩五公里的地方,玄燕停车了。

    “师父,怎么了吗?”钱佳缓缓的睁开眼睛,开口问道,她虽沉浸在对药道的修炼感悟之中,可却也一直分心留意着外界的局势,是以玄燕刚一停车,钱佳便已经察觉到了。

    “差不多了。”玄燕淡淡的对钱佳说道。

    “什么差不多了?”钱佳不明所以,根本就不知道玄燕在说些什么。

    “想要为了得到悬赏,而来杀我们的人,现在聚集的差不多了,也到了该收网的时候。”玄燕咧嘴,淡淡的一笑说道。

    “师父又要杀人了吗?”尽管玄燕此刻的样子看上去很是淡然,可钱佳却是从他的脸上,看懂了他的意思,她说道:“他们都在身后吧?我们为什么不甩下他们,非要横生枝节呢?”

    “师父,现在距离钱家已经很近了,只要我们回到了钱家,任何人也就别想再伤害我们了。”眼看着他们已经到了浙省钱家的附近,钱佳想要劝玄燕,还是尽快赶路,回到钱家的好。

    “你听说过,什么叫做行百里者半九十吗?”玄燕没有回答钱佳,而是反问说道。

    “行百里者半九十?”钱佳秀眉微蹙,似是在认真的思考着玄燕这句话的含义。

    “意思是说,如果要走一百里路的话,那到九十里路的时候,才算是刚刚走了一半。”玄燕没有给钱佳太多的思考时间,他径直解释说道。

    “师父的意思是,我们最后剩下的这五公里路才是最难走的?”钱佳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她问道。

    “生死之间,就在这最后的五里路了,为了能够走得更顺畅一些,我们必须要把后面的尾巴给去掉。”玄燕淡淡的说道。

    他很冷静,脑子也非常的清楚,皇甫昇刚刚都说了,钱跃父子已经把对他们的悬赏提高到了十株天材地宝,而且,之前他们在高速公路上的时候,也已经遇到了想要杀他们的人。

    由此可以看出,钱跃父子是肯定知道玄燕已经把钱佳安然的带回到了钱塘市,他们二人距离浙省钱家,也已经是非常的接近了。

    钱跃父子会任由玄燕把钱佳给成功的送回到浙省钱家吗?

    答案是——当然不会!

    他们还是一定要杀钱佳,顺带着,也要把他玄燕给一并杀掉!

    所以,越是靠近浙省钱家,玄燕和钱佳就越是不能大意,他们距离浙省钱家越近,杀机也一样会越近。

    钱佳只是被玄燕稍一点播,便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同时,她也心中暗暗后怕。

    幸好是有玄燕在,否则,凭借着她钱佳一个人的话,即便她回到了浙省,回到了钱塘市,也一定到不了浙省钱家!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如玄燕一般算计的如此之深,至少钱佳就做不到,她不仅做不到,甚至在刚才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她还因为看到了熟悉的家门口的环境,而产生了片刻的松懈。

    这个时候产生松懈,是最最致命的!

    钱佳想着,整个人的身上都冒出了丝丝的冷汗——

    而就在钱佳提醒自己,一定要打起精神来的时候,她却是发现玄燕已经下车了。

    “安心的坐在车里,不要动。”玄燕回头,叮嘱了钱佳一句,随后才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都出来吧,想要那十株天材地宝,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玄燕站在车前,朝着空旷的四周淡然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