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第一个拦路者-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07章 第一个拦路者

    “超脱!”钱跃眼前一亮,听他父亲的意思,他竟是想要请动超脱境界的高手出马。

    哈哈,如此以来,玄燕和钱佳就必死无疑了吧?

    看出钱跃脸上的喜色,钱家二叔冷哼一声说道:“哼,他们最好不要逼得我走这最后一步,超脱境界的高手,出一次手的价格,可不便宜!”

    听到父亲如此说,钱跃的脸上也不禁有了一丝肉疼。

    想要请超脱境界的高手出手杀人,没有十几株天材地宝是不可能的,超脱境界的高手们,胃口可都不小。

    浙省钱家倒是也有着他们自身的超脱高手,可那些高手,都不归钱跃父子二人调动。

    而且,他们请超脱境界的高手出手,可是为了杀钱佳,自然不能让浙省钱家的人知道……

    “爸,你应该是过虑了吧,区区玄燕以及钱佳,怎么当得起超脱境界的高手亲自追杀?”钱跃忍不住的说道。

    “但愿如此吧”钱家二叔点了点头,说道,“但还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说完,钱家二叔没再给钱跃说话的机会,径直离开了钱家大院。

    钱跃也忙碌了起来,他先是把他们对钱佳的悬赏提高到了十株天材地宝,随后又密切的关注起了玄燕和钱佳的动向。

    之前他父亲还说,让他什么事都不用管,只要好好的感悟修炼药道就行的。

    可眼下看来,钱跃是不可能有心思去感悟药道了,至少在玄燕和钱佳死掉之前,他完全没有了修炼的心情。

    就这么一会钱跃和钱家二叔说话的功夫,玄燕已经开着车,带着钱佳来到了钱塘市高速公路的出口。

    好在是玄燕之前与那些追杀他们的杀手们拉开了不小的距离,否则的话,他怕是要硬闯出高速公路才行了……

    安然的下了高速公路,玄燕没有再提高车速,而是缓慢而又平稳的驾驶着。

    他们距离浙省钱家,也不过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玄燕不急,他也急不来,因为现在已经过了飙车的阶段,他,要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了!

    钱佳还在闭着眼睛感悟药道,看她的表情,似是收获颇多,她的药道修为,也已经到达了突破的边缘,似随时都有可能突破,晋入妙手回春之境。

    玄燕从后视镜里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打扰她,而是继续默默的开车。

    离开高速公路不远,也就才拐了一个路口,玄燕便心中一动,把车子停了下来。

    “哟,怎么停车了,你不是挺能跑么,继续跑呀。”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让玄燕的脸色变得怪异了起来。

    说话之人,他认识更准确的说,是邪医李玄认识,因为此人曾经跟邪医李玄打过照面。

    玄燕记得他的名字,好像是叫皇甫昇!

    没错,玄燕在送钱佳回浙省钱家的路上,所遇到的第一个拦路者,居然就是豫省皇甫家的人,而且,还是熟人。

    “因为面对你,我不用跑。”玄燕从车中下来,淡淡的说道。

    “你你这个孽种,也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皇甫昇似是知道玄燕的身世,他恶狠狠的骂道。

    玄燕听到“孽种”二字,眼神之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了一丝杀机。

    “豫省皇甫家,也会缺少天材地宝吗?”玄燕强忍着杀死皇甫昇的冲动,淡然问道。

    “缺,当然缺了,也许三株天材地宝的话,我还不稀罕,可买家却是把悬赏提升到了十株,这我就缺了,而且,那可是天材地宝啊,谁会嫌少呢?”皇甫昇一副傲然的模样说道,他面对玄燕,好似是有着天生的优越感。

    皇甫昇浑然忘记了,之前见到邪医李玄的时候,他可是曾经跪地求饶过的,也就是他并不知道玄燕就是邪医李玄,否则的话,他绝对不敢如此嚣张的跟玄燕说话。

    眼下的玄燕在他看来,只是一个甘省皇甫家的孽种、一个经脉尽断的废物而已,对于这样的废物,他堂堂豫省皇甫家的弟子,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想不到你这个废物还挺值钱的,本来没打算杀你,可买家说了,必须把你和钱佳一同杀掉,才能拿到全部的十株天材地宝,哎,我们豫省皇甫家可是一直想从你手里得到燕玄丹丹方来着,你要不要考虑现在交出来?也许我心情好了,可以放你和钱佳一条生路。”

    皇甫昇戏谑的看着玄燕,俨然是已经把玄燕给当成了是砧板上的肉。

    “白痴。”听到皇甫昇的话语,玄燕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

    只是听到钱跃和他的父亲,把对他玄燕以及钱佳的悬赏提升到了十株天材地宝,这皇甫昇就忍不住的第一个冒头了,连什么具体情况都不知道,简直找死!

    “你想杀我们?”玄燕也懒得跟皇甫昇废话,他淡淡的问道。

    “我想要得到那十株天材地宝!”皇甫昇冷笑说道。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玄燕淡淡的说道,“杀人者人恒杀之。”

    “我本不欲杀你,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否则的话,上一次我就不会留你性命,可你不但不知悔改,竟然还想对我图谋不轨,那我也只能”

    “收走你的性命了!”玄燕说完,已然出手。

    皇甫昇听到玄燕的话语有些懵逼,什么留我性命,什么不知悔改,什么图谋不轨,他怎么不知道玄燕在说些什么呢?

    这小子不会精神有问题吧?我堂堂豫省皇甫家的弟子,怎么还会需要他来留我性命?

    皇甫昇正想着,就见一根银针朝着他疾射而来,银针射出的手法,令其觉得有些眼熟。

    不过皇甫昇却并没有在意,玄燕乃是甘省皇甫家之人,跟豫省皇甫家一脉相承,两者所学,都是源自于先祖皇甫圣医。

    所以玄燕的针法,令其眼熟,并不会让皇甫昇觉得有什么稀奇。

    “哼,一个废物,也敢率先出手,不自量力!”皇甫昇冷哼一声,甩手也射出了一根银针。

    在他看来,玄燕浑身经脉尽断,他的银针之上肯定是没有真气的,而自己的银针之中则是充盈了真气。

    两者相撞,必定是玄燕的银针被击落在地,运气好的话,也许只需要这一针,他就能够干掉玄燕。

    然而,就在他这般想着的时候,他却是发现,自己的银针竟然是在被玄燕的银针撞的寸寸碎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