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施针-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章 施针

    又随意的聊了几句,问了宋老几个问题,玄燕便开始准备医治了,他从背包里面取出了一沓银针,排在了宋老的面前。

    玄燕的医术得自于《针灸甲乙经》,行医治病多是用针,据老爷子所说,他们这一脉的医术隶属于古医中的黄帝明堂派。

    只是黄帝明堂派在宋朝之时便渐渐的没落了,发展至今,真正的黄帝明堂派传人已经所剩无几,而玄燕便是其中之一。

    “针灸,小友所学原来是针灸之术。”宋老笑着说道。

    玄燕点了点头。

    “不需要配合中药治疗吗?”宋可卿见玄燕除了这一套银针之外,别无长物,忍不住问道。

    “也许有医药配合会更好一点,可惜我不懂药理。”玄燕摇头,很诚实的说道。

    “你作为中医,竟然不懂得药理?”宋可卿吃惊的问道,她对玄燕刚刚才建立起来的信任出现了裂隙,眼神中又有了些许的怀疑。

    连药理都不懂,这还能算是中医吗?

    “要治好宋老的病,银针足矣!”玄燕注意到宋可卿的神色变化,自信的一笑。

    “可卿,中医博大精深,药理属于中医,针灸之术也同样属于中医。”

    宋老为宋可卿解释了一句,看向玄燕问道:“麻烦小友了,需要我把衣服脱掉吗?”

    “不用。”玄燕淡淡的摆了摆手,宋老所穿的衣服并不多,不会对他的施针造成阻碍。

    见玄燕如此自信淡然,宋老不禁又对他高看了几眼,他以前也曾经做过针灸,可每一次都需要他把衣服脱下来,以方便行针定穴,而玄燕不用他脱衣服,就能够准确的辨认穴位,他的手段自然是更为的高明。

    “宋老可以躺下安睡一会,放松就好。”玄燕说着,一针已经刺入了宋老的身体,他的动作迅疾如风,让近在咫尺的宋可卿都只能看到一片残影,但偏偏却没有丝毫仓促的感觉,反而是如行云流水一般,令人感觉很自然很舒适。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针的缘故,宋老打了个哈欠,靠在躺椅上睡了过去。

    宋可卿暗暗惊奇,她爷爷之前可是睡了一个上午,眼下绝对不应该再犯困,但在玄燕的一针之下,却是又安详的睡着了。

    玄燕瞥了宋可卿一眼,淡淡的一笑,神色变得极其认真。

    他第二根针刺入,宋可卿依旧没能看清楚他的动作,随后第三针第四针……一直连入七针。

    七针之后,玄燕有所停顿,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宋可卿没有打扰他,只是默默的看着,芳心之中突然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悸动。

    又是过了半晌,就在宋可卿忍不住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玄燕手中的银针又重新动了起来,这一次仍然是七针没入了宋老的身体。

    玄燕的动作自信而又从容,他时而行针,时而停顿,犹如一副唯美的画卷在宋可卿的面前缓缓展开。

    宋可卿不由看的痴了……

    这一治疗,便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过去,玄燕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水,似是消耗颇大,可他的神色中却未见丝毫的疲惫,而是一如既往的认真。

    他双手舞动,动作忽然变得更快了起来,等他停下来时,宋可卿发现他爷爷的身上已经布满了银针。

    而玄燕最后时刻所刺入的银针,则是有七七四十九根!

    直到最后一根银针刺入,玄燕才神色一松,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可以了。”玄燕抬头看向宋可卿,微笑说道。

    宋可卿连忙点头,脸色微红。

    玄燕大手一挥,插满了宋老身体的银针骤然消失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宋老悠悠的睁开了他的眼睛,眼神中的浑浊似是少了很多,他神色茫然的站起来,扭动着身体,感觉浑身轻松。

    宋可卿小嘴微张,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她爷爷的情况,她最了解,之前别说是扭动身体了,就连站立起来都很艰难。

    可在玄燕的一番治疗之下,他居然能够平稳的站在地上,甚至还做出了一些之前甚至都不敢去想的动作。

    “这一觉是我这些年来睡的最舒服的,此刻也是我这些年来最有精神最有力气的一个下午。”宋老喜形于色,他看向玄燕的目光之中,已经带了些许的尊敬。

    虽说玄燕的年龄可能比她孙女宋可卿还要小,可他治病的本事却赢得了宋老的尊重。

    “小友不愧是老神仙的传人,这手段,神了!”宋老称赞道。

    “爷爷,你没事了?”宋可卿这才反应过来,她跑到宋老的面前,欣喜的叫道。

    “只是有所缓解,把宋老堵塞的经脉打开了一个缺口,后面还要把这些经脉全部打通才行。”玄燕微笑说道,这一次只能算作是对宋老治疗的开始,接下来才是任重而道远。

    “麻烦燕医生了,小友在金城市但有所求,宋某定当竭尽全力!”宋老感谢说道。

    说完他神色一动,似是想起了什么。

    “可卿,去把御山别墅的钥匙拿来。”宋老对宋可卿吩咐道。

    “御山别墅?”宋可卿疑惑的说着,从一旁的抽屉中找出了一把钥匙。

    “小友在金城市还没有地方住吧,这间别墅是别人送我的,一直也没有住过,倒是可以让小友有个容身之所。”宋老拿过钥匙,递给了玄燕。

    “多谢宋老。”玄燕神色自若的接了过来,宋老说的没错,他在金城市还真的是没有地方可住,原本老爷子是把他安排在了孟行德家里,可在见到孟行德家人对自己的态度之后,玄燕就决定不麻烦孟行德了。

    这把钥匙来的正好,可以让玄燕免于露宿街头。

    至于这把钥匙以及那间御山别墅的价值,则是完全不在玄燕的考虑范围之内,他从小给人治病,很少收到钱财,钱财都被老爷子偷偷的给收走了,而玄燕所收大多都是病人送的礼物,穷一点的病人可能只是留他吃一顿便饭,而稍微富裕点的病人则会送他一些书籍以及电子产品之类的。

    玄燕所用的手机,也是曾经一个病人送的,老爷子才不舍得花钱给他买手机。

    在玄燕的眼中,这座御山别墅就跟手机一样,也只是病人送的礼物而已。

    他所不知道的是,这间别墅,哪怕在整个金城市,也都赫赫有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