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拜师-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599章 拜师

    “你”听到玄燕说他乃甘省皇甫家的族人,中年人有些懵逼,他说道:“你是当年甘省皇甫家的那个孩子?”

    玄燕心中微动,但还是淡然的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中年人所指的是什么。

    当年,他父亲和母亲相恋的事情,搞出来的风波如此之大,中年人身为浙省钱家的核心弟子,不可能没有听说过。

    “你知道你的身世了?”见玄燕面无异色,中年人又是问道。

    “知道了。”玄燕继续点头。

    “难怪”中年人摇头笑了起来,他说道:“俗话说得好,虎父无犬子,当年我与你父亲也有过一面之缘,尽管他刻意让自己表现的很低调,可也实乃一代人杰。”

    玄燕默默的听着,脑海中似是勾勒出了父亲那隐忍而又英勇的形象。

    “你你在海城市不会有危险吗?巫门最恨的可就是你们父子。”中年人似是想起了什么,他又突然问道。

    “巫门只知我是玄燕,却不知我是皇甫燕。”玄燕淡淡的说道,这也是为什么他不愿意留在巫门之中做巫门神子的一个原因。

    一旦身份暴露,让巫门中人知道,他便是当年巫门上一代圣女燕菁菁的儿子,怕就是巫门神子的身份都不一定能够保护得了他。

    毕竟不是每一个巫门中人,都如大婆婆一般,以巫门利益为先,更不是每一个巫门中人,都如三婆婆一般,可以接纳并疼爱玄燕的。

    知道了玄燕的真实身份,中年人摇头苦笑了起来,他说道:“你既是皇甫圣医的后代,那你怕是教不了钱佳。”

    “此话怎讲?”玄燕淡淡的问道。

    “你们皇甫家的传承,主要是针之一道吧?”中年人没有作答,而是问道。

    “没错。”玄燕点头说道。

    “问题就出在这里,钱佳眼下所最需要提升的乃是药道修为,至于针道修为你也知道我们浙省钱家,主要乃是卖药的,所以就不怎么看重针道,另外还有武道修为,钱佳也不需要匆忙之间提升,而且纵是再努力,她在短时间之内也提升不了多少。”中年人为玄燕解释道。

    “针道修为不需要提升我可以理解,可武道修为”玄燕疑惑问道,听中年人的意思,钱佳要与钱跃竞争家主之位的话,只需要提升她的药道修为,却是并不需要去提升她的武道修为。

    “我们浙省钱家竞争家主,不看武道,因为不管武道修为几何,成为了家主之后,我们家族之中都有宝物赐下,可以让家主尽快的成为超脱。”中年人又为玄燕解释说道。

    “还有这等宝物?那为何不早点使用,让你们浙省钱家多一点超脱境界的高手?”玄燕眉头微微一蹙,问道。

    “价值太高,只有家主才有资格使用。”中年人对于玄燕可谓是知无不言了,这本是他们浙省钱家的大秘密,不该泄露的,可他还是说给了玄燕听。

    玄燕倒也知道,能够让人修为快速提升的宝物,必定是浙省钱家的底蕴,所以也没有过多的打听,他淡淡的一笑,说道:“我药道修为与针道修为一样,都是贤医巅峰。”

    “什么?你怎么会懂药道?你们甘省皇甫家的药道传承,应该也不比我们浙省钱家多吧?”中年人有些吃惊的问道。

    玄燕没有答话,而是看向了一同跟进门来,却是坐在一旁一直都没有开口的翁老。

    “刚刚这位前辈,随手指点了老奴两句,让一副普通药方,成就了一剂贤药。”翁老见玄燕看向他,径直对中年人说道。

    “只是随手指点,便成就了一剂贤药?”中年人又是大吃了一惊,他虽也是中华医馆的贤医,可要他这么轻松造就贤药的话,他却是也做不到。

    这说明什么?

    说明玄燕的药道修为至少要比自己高,而且还高出了不少。

    他只是甘省皇甫家的族人而已,从哪里学到了药道传承?

    中年人看向玄燕的眼神之中写满了疑惑。

    “我之前就说过了,我所学颇杂,药道修为虽也不是特别的精深,可教钱佳的话,应该也够用了。”玄燕没有为中年人解惑的打算,他淡淡的说道。

    中年人深深的看了玄燕两眼,突然转头看向了钱佳,喊道:“钱佳,你还愣着?”

    “啊?”钱佳被中年人喊得一愣,她不明所以的看向了自己的三叔。

    “赶紧拜师啊。”中年人催促说道,面对钱佳药道修为底下的问题,他只能求助于玄燕。

    他本身的药道修为,虽也高于钱佳,可他们两人,所学乃是同一种传承,而这种传承的修炼感悟速度还颇为的缓慢,所以他教不了钱佳什么。

    可玄燕不一样,尽管没有亲眼所见,但翁老应该不会骗人,那玄燕的药道修为就必定也是极高。

    而且关键还在于他年纪小,这么小的年纪便能成就极高的药道修为,那他所学习的传承,也定是比浙省钱家好上许多。

    中年人并没有经过多少的犹豫,便要钱佳直接拜师了。

    虽说玄燕的年纪,顶多也就比钱佳大了一两岁,可事关药道传承,该有的礼节却不能落下。

    钱佳想从玄燕这里学习药道传承的话,必须要对他执弟子之礼!

    钱佳的反应倒是很快,经中年人提醒之后,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玄燕的身边,给他奉茶说道:“弟子钱佳,拜见师父。”

    玄燕淡淡的一笑,对于中年人和钱佳的态度很是满意。

    他虽对钱佳这个小姑娘并无恶感,可也不好无缘无故的帮助她,眼下二人有了师徒的名分,再来帮助钱佳,也就是玄燕的分内之事了。

    而且,玄燕好歹也是甘省皇甫家的家主,尽管甘省皇甫家已经没落,可钱佳拜他为师的话,也不算是辱没了钱佳。

    “起来吧,你先好好休息几天,等我安排一下,然后便送你回浙省钱家,一路上,我会把我的药道所学,传授给你领悟。”玄燕淡淡的说道。

    “是,玄”钱家本想喊“玄燕哥哥”的,可临时反应了过来,她改口说道:“是,师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