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解毒-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56章 解毒

    “啊!”

    伴随着银针的刺入,冯羽芝发出了一声痛呼。

    玄燕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猜的没错,冯羽芝等人所中的果然是经脉之毒。

    若是换做其他的毒素,玄燕可能还真没办法,毕竟他不懂药理,只会针灸,而经脉之毒就难不倒玄燕了,玄燕对人体经脉与穴位的理解远超常人。

    在冯羽芝的胸口刺入了一针之后,玄燕又取出四根银针,分别刺入了冯羽芝两边的臂膀以及她的胯部。

    “啊!”冯羽芝痛得直接张嘴咬住了身下的枕头。

    “再忍忍,马上就没事了。”玄燕淡淡的声音响起,让冯羽芝莫名的安心,她仰头凝视着眼前的少年,突然觉得芳心之中传来了一阵悸动。

    玄燕无视了冯羽芝的眼神,手指按在了她胸口处的银针上。

    一股细小的真气自他的手中发出,顺着银针,钻入到了冯羽芝的身体之中。

    冯羽芝身体轻颤,感觉到一股暖流在她的体内游走,异常的舒适。

    “啊。”冯羽芝又是轻呼一声,一抹潮红爬上了她的俏脸。

    玄燕不为所动,始终神色认真地盯着自己的指间,半晌之后,一道黑烟从他的手中升腾而起,伴随着的,还有一股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玄燕挥了挥手,把黑烟驱散。

    “燕医生,羽芝可是没事了?”老冯惊喜的问道。

    “还没有,人体经脉共分五处,还有四处需要解毒。”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依法施为,伸手按在了冯羽芝左肩处的银针上。

    朱大师看着玄燕的动作,脸色阴沉,他没想到玄燕居然真的有帮冯羽芝解毒的办法。

    尽管玄燕所用的方式,跟他朱大师所知的解毒之法并不一样,那那道黑烟的升起,却表明,冯羽芝体内的毒素已经被清除了一部分。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小子安然为他们三人解毒!”朱大师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恶毒,他伸手入怀,紧紧的攥住了怀中的匕首。

    “去死!”朱大师一声怒喝,快若闪电的掏出匕首,朝着玄燕冲了过去。

    “住手!”宋义率先察觉到了朱大师的动作,他一闪身,出现在了朱大师的身旁,一掌朝着朱大师的手臂拍了过去。

    “哼,凭你也想拦我?”朱大师冷哼一声,在宋义的手掌落在他胳膊上之前,骤然一脚踢出,把宋义踢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宋义的后背狠狠的撞在了墙上,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都翻腾了起来。

    “后天高手!”宋义抬头看着朱大师,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有着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

    宋义身为宋老的儿子,也算是半个习武之人,虽然他的武功并不强,可要对付个寻常人,却是轻而易举。

    然而,他在朱大师的面前,居然连一招都走不过,这让宋义产生了一种面对宋老或者是宋可卿时的感觉。

    在他们宋家之中,也只有宋老和宋可卿修炼出了真气,属于后天境界的高手。

    “哼,算你识货。”朱大师冷笑一声,手握匕首,继续朝着玄燕冲去。

    “恶贼,你敢!”

    “不要伤了燕医生!”

    老冯等人纷纷怒喝了起来,可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人,又怎么可能拦得住后天境界的朱大师?

    莫说是拦住了,面对朱大师凶恶的气势,这些人甚至都不敢阻拦,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那一声怒喝。

    “小子,去死吧,你医术精湛又如何,还不是要死在我的手里!”朱大师面有得色,已经冲到了玄燕的面前。

    他高举匕首,狠狠的朝着玄燕的后背刺了下去。

    “啊,不要!”病床上的冯羽芝吓得脸色惨白,她惊呼一声,想要去推开玄燕,可奈何她体内的毒素还没有完全清除,根本就动不了。

    眼看着玄燕就要血溅当场,他却缓缓的转过头来,看向了朱大师,他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波澜,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之色。

    噗的一声轻响传来,预料中朱大师手中的匕首,却没有刺入到玄燕的后背之中。

    朱大师突然向后弓了弓身子,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众人看向朱大师的腹部,就见那里插着一根明晃晃的银针。

    “自寻死路。”玄燕淡淡的说着,重新回过头去,继续为冯羽芝解毒。

    “你——怎么做到的?”冯羽芝吃惊的瞪大着双眼,问道。

    她距离玄燕最近,可就连她都没有看清玄燕出针的动作,玄燕的右手一直都按在她的左肩上,好似根本没有离开过。

    玄燕淡淡的一笑,不说话,认真的为冯羽芝解毒。

    很快,在玄燕把银针刺入冯羽芝身体的其他四处位置上,也升起了阵阵的黑烟,病房内的恶臭更浓,可却没有一个人有反应。

    众人在玄燕为冯羽芝解毒期间,都好像哑巴了一般没有说话,他们——都被吓住了。

    不是被朱大师,而是被玄燕!

    玄燕的出手太熟练,太迅速,也太淡然,哪怕是不止一次伤人甚至是杀过人的宋义和胡松,也被吓得手脚冰凉。

    他,真的只是一名医生吗?

    他,真的只是一个还不满十八岁的少年吗?

    他,真的只是一个还在读书的高中生吗?

    这杀人的熟练程度,就算是被宋义评价为心狠手辣至极的孔三秋,也做不到吧?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可没有杀他。”玄燕收回冯羽芝身上的银针,舒了口气,才淡淡的说道。

    没杀?

    众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疑惑,他们分明看到朱大师在被玄燕刺了一针之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甚至连呼吸都好像已经停止了。

    “对,没杀!”宋义突然大喝一声,又吓了众人一跳。

    “燕医生怎么可能杀人嘛,他是医生,只会救人,这个——这个朱大师,明明是——”宋义的目光转了一圈,停留在了胡松的身上。

    “明明是胡松杀的,对,就是你杀的!”他继续说道,“我们都看到了,是胡松你杀了人。”

    “我?”胡松瞪着眼睛,脸色怪异的指了指自己。

    “没错,是胡松杀了朱大师。”

    “胡松见事情败露,恼羞成怒,一匕首杀掉了朱大师。”

    老冯等人纷纷反应了过来,他们指着胡松声讨说道。

    数据惨淡,需要童鞋们票票和收藏的支持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