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学医的用处-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55章 学医的用处

    眼看着黄老接过瓷**,朱大师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慌。

    黄老拔开**塞,从瓷**中倒出来一些红色的粉末。

    把粉末放在手里捻了捻,然后又轻嗅了几下,黄老点了点头,说道:“我虽然对毒不是很了解,却也有几分把握可以证明他们应该是吃过这种粉末。”

    “笑话!你自己都说了,你并不了解,那你又如何肯定那是毒,那只是朱大师随身携带的防身用品而已。”胡松见黄老并不敢肯定,冷笑一声说道。

    “防身用品,要不你试试?”玄燕淡笑着看向了胡松。

    胡松眼中闪过一丝惊恐,赶紧闭上了的嘴巴。

    “他是谁?”就在众人心中惊疑不定的时候,病床上的冯羽芝突然虚弱的开口,她伸手指向朱大师,问道。

    “我见过他,就在我们中毒的那一晚。”不等人回答,冯羽芝又继续说道。

    听到冯羽芝的话,宋义冷笑了起来。

    “朱大师?嘿,好一个朱大师。”他意味深长的说着,看向了胡松,怒喝一声:“胡松,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胡松脸色难看的说道。

    他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朱大师下毒,目标都是由他胡松亲自确定的。

    他们的目的不言而喻,朱大师可以财色兼收,而胡松也能借此和老冯等人拉近关系,以此来壮大自己,打击宋义。

    可谁知道,他们的计策居然会被一个小小的年轻人给识破。

    “真是你们下毒?你们为什么要害羽芝!!”老冯见果真是朱大师下毒,大声的怒喝了起来。

    另外两位中年人的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亏他们刚刚还在为朱大师辩解,没想到竟然真是他下的毒。

    “你们为什么要如此歹毒!?”

    “老宋,我要他们死!”两人争相怒喝。

    “胡松,这件事情,你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今天就休想离开金城市!”宋义也是大怒,这两人的胆子也太肥了,居然敢这么算计老冯等人,真当金城市没有能人吗?

    “这件事与我无关,我也不知道是朱大师下的毒。”胡松见事情败露,赶紧把责任都推到了朱大师的身上。

    “我呸,没有你相助,我敢对他们下毒?”朱大师出声怒骂,你胡松想把事情从自己的头上摘干净,门都没有。

    胡松心里暗骂,这个废物,来之前说的多好多好,结果才没一会的功夫,居然就被人给识破了。

    “宋三哥,此事是我不对,我受人蛊惑,鬼迷了心窍。”胡松倒也能屈能伸,他见大势已去,只能向宋义低头。

    “我愿意为此事做出赔偿,此人,也交由你们处置。”胡松弃车保帅,伸手一指朱大师,说道。

    宋义冷笑一声,对胡松的态度很是满意,胡松的身份跟他一样,很不简单,要说真对胡松怎么样的话,宋义也不见得能够做到。

    眼下,胡松愿意主动做出赔偿,宋义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那就先替剩下的两位小辈解了毒吧,然后我们再商量怎么处置这人。”宋义提议说道。

    “还能怎么处置,挖个坑,活埋了他!”老冯仍旧是觉得怒不可遏,他闺女之前可是被朱大师几乎摸遍了全身,不杀了这人,难消他心头之狠。

    “哈哈,杀我?你们敢杀我?”朱大师突然冷声笑了起来。

    “有何不敢!”

    “你敢加害我儿子,就应该想到,我们不会放过于你!”

    另外的两位中年人怒声说道。

    “哈哈哈。”朱大师仰头大笑,他嚣张的说道:“杀了我,你们的子女也要给我陪葬!”

    “不怕告诉你们,我给他们下的毒,无方可解,只有我,才能勉强压制。从此往后,他们每个星期,都要吃一粒我给他们的药丸,否则的话,就等着毒发身亡吧。”朱大师有恃无恐的说道。

    老冯等人面色剧变,无方可解?那岂不是说,他们子女的性命以后就握在了朱大师的手中?

    “胡松,事情可是如他所说?”老冯怒视着胡松问道。

    胡松面有苦色,他摇了摇头,无奈说道:“这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哼,识趣的,你们三人以后就对我言听计从,只要让我心情好了,我自然不会轻易的让他们三人死去。”朱大师瞥了胡松一眼,冷哼一声,得意的说道。

    “你——你怎么能如此歹毒?”

    “你到底想要什么?”

    另外两位中年人气的肺都要炸了,可他们却无可奈何。

    “要什么?”朱大师冷笑一声,傲然说道:“我要你们三人成为我的傀儡!”

    “你休想!”

    “做梦!”

    “我死都不会听命于你!”

    老冯三人纷纷怒骂。

    “那你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你们的子女去死好了。”朱大师不屑的说道。

    “是吗?你就这么有信心,没人救得了他们?”玄燕又说话了,他看着朱大师,淡然说道。

    听到玄燕的声音,朱大师收起笑容,脸色变得凝重了几分,但他还是盯着玄燕,缓缓说道:“我不信有人能救他们!”

    “那我就证明给你看。”玄燕淡淡的说着,走到了冯羽芝的病床边上,“你之前说学医没用,我现在就让你看看,学医的用处!”

    “燕医生,你——”老冯看着玄燕,有些不太放心。

    这个少年虽然确实不俗,能够揭穿胡松和朱大师的阴谋,可他实在是太年轻了,他真的能帮冯羽芝彻底的解毒吗?

    “你到底是想做他的傀儡,还是想让我来试试?”玄燕淡淡的问道。

    老冯还是有些犹豫,他闺女的情况本来就不好,万一这个少年失手,怕是有危及生命的可能。

    “老冯,我信他!”宋义见老冯拦着玄燕面前,开口说道,“你不是想知道我爸的身体是谁治好的吗?”

    “就是他!”宋义指着玄燕说道。

    老冯听到宋义的话,脸上闪过了一丝震惊。

    宋老的病,他很早以前就知道,看了无数的医生都没用,没想到竟是被这么个少年治好了。

    “冯先生,我也信他!”黄老也在此时开口,有他做担保,老冯就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那就,麻烦燕医生了。”老冯客气的对玄燕说道。

    玄燕淡淡的一笑,看向了病床上的冯羽芝。

    “可能会有些痛,忍着点。”

    玄燕说着,一针刺入了冯羽芝白嫩的胸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