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毒是你下的-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54章 毒是你下的

    “朱大师,快请!”两位中年人听到朱大师的话,激动相邀。

    朱大师傲然的点了点头,走到了病房的门口,但他却并没有推门走出去,而是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了黄老三人。

    “我早说了你们治不好,还偏要试试,自取其辱!”朱大师毫不客气的开口。

    “你——”宋义的脸上有怒气涌动,却偏偏无话可说,毕竟事实摆在了眼前,令黄老束手无策的病症,经由朱大师的手之后,已被轻松解决。

    “宋三哥,看来你的人脉关系也不怎么样嘛,这么点小毛病,都没法帮人治好,还得请我来帮忙,啧啧,你这金城市的龙头,是不是也太不称职了一点?”胡松也极尽嘲讽,他跟宋义一直以来都是竞争的对手,眼下这种落井下石的机会,胡松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

    “我称不称职,不是你说了算的!”宋义冷哼一声,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是,我说了不算,不过依我看啊,宋三哥你退位让贤得了,兄弟我就很乐意接手你的位子。”胡松大笑说道。

    “痴人说梦!”宋义又是冷哼一声,但同时他心里却暗自叹了口气,经此一事后,怕是他宋义在金城市的影响力真的会逐步减弱,像老冯这些富豪就很有可能会向胡松慢慢的靠拢……

    “朱大师,我想请教,你是如何替她解毒的?还有,她中的是什么毒,为何我行医这么多年,却从未见过?”黄老深吸了一口气,出声问道。

    虽然这位朱大师的态度很是傲慢无礼,可黄老还是真心请教,他连玄燕这么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都能以礼相待,对待这位好似有真本事的朱大师,那就更不用多说了。

    可他的谦逊与客气,换来的却不是朱大师的耐心讲解,只见朱大师不屑的冷笑一声,说道:“你没见过的,多了去了,井底之蛙而已,还真以为自己就是德高望重的医学前辈了?”

    “请朱大师明示。”黄老依旧是态度恭敬的说道。

    “你听不懂的,就你那点医学修为,如何担得起我的明示?”朱大师傲然冷笑,丝毫不把黄老放在眼里。

    玄燕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他看向朱大师的目光之中,有着不加隐藏的厌恶之色。

    “怎么,你这年轻人不服气?”注意到玄燕的目光,朱大师嚣张的问道。

    “年轻人就该早点去学些有用的东西。”朱大师鼻孔朝天的看着玄燕,又是冷笑一声,说道:“学医?哼,一辈子都会跟这位黄老一样,没什么出息!”

    跟黄老和玄燕说教了一番,过足了装逼的瘾,朱大师不再理会二人,神情得意的向病房外走去。

    “是么?”玄燕却在此时向前一步,拦在了朱大师的面前,他神色淡然的问道:“你刚刚说,学医没用?”

    “没错,是我说的!”朱大师见玄燕拦在自己面前,直视着他,傲然说道:“学医若是有用的话,那你们倒是救人啊,还不是要我朱大师亲自出手?”

    “小子,给你一句忠告,聪明的话,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耽误我继续救人!”

    朱大师可不想跟这么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在这里浪费时间,他还要赶紧给剩下的两位病人喂了药丸,好早点回来,享受冯羽芝的美妙呢。

    “小子,你不要在这里干扰朱大师,赶紧让他去救人!”

    “是啊,这时候还有什么可争论的,快点让开!”

    两位焦急的中年人见玄燕拦住了朱大师,纷纷呵斥。

    玄燕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不做理会。

    “那朱大师以为学什么有用,学毒吗?”玄燕问道。

    朱大师的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冷笑道:“学毒也比学医强!”

    “是么?学了毒是不是就可以如朱大师一般,先暗中下毒,再出面帮人解毒?”玄燕淡淡的看着朱大师,问道。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朱大师面色大变,他训斥说道。

    “朱大师,他们三个的毒,是你下的吧?”玄燕淡笑着问道。

    “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朱大师恼怒的瞪着玄燕。

    “他们的毒,是你下的。”玄燕淡然点头,已是极为肯定。

    众人听到玄燕的话,皆是心中一惊,尤其是老冯三人,他们之前只顾着担心孩子们的安危,却没有往深里去想。

    眼下,被玄燕一言点醒,他们不禁有些怀疑的望向了朱大师,这位朱大师,这么轻易的就可以为冯羽芝他们解毒,那这毒,是不是真如玄燕所说,就是他下的呢?

    “信口雌黄!”朱大师强自镇定,他冷笑说道,“他们的毒若是我下的,我又何必再救他们?”

    “为了财,为了色,为了他们身后的背景与势力!”玄燕淡淡的说道。

    “财?我进门以来,可有跟他们要过钱?色?除了这个冯羽芝之外,难道我也会贪图那两个臭小子的美色吗?”朱大师仿佛是感觉受到了侮辱,他盛怒的说道。

    老冯三人想想倒也的确是这么回事,人朱大师根本就没跟他们要过钱,而要说色的话,也就冯羽芝有点姿色,他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加害另外的两个人。

    “小伙子,我们知道你是在为黄老抱不平,可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先让朱大师给他们三人解了毒才好。”

    “是啊,也许朱大师冲撞了黄老,有他做的不对的地方,可人家是真心为我们的孩子解毒的。”另外的两位中年人争相为朱大师辩解了起来,只有老冯阴着脸,没有说话。

    “你们不信?”玄燕问道。

    两位中年人默然不语,他们倒也不是完全不信,只是怕得罪了朱大师,没人为他们的孩子解毒。

    洞悉了这两人的想法,朱大师的脸上又重新溢满了得意之色,他挑衅的看了一眼玄燕,好似在说,是啊,就是老子下的毒,你奈我何?

    玄燕看着朱大师这副模样,摇头轻笑,他骤然出手,唰的一下,伸手探进了朱大师的怀里。

    等到缩回来的时候,玄燕的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小瓷**。

    “黄老,劳烦你鉴别一下,他们所中的是不是这种毒。”玄燕一甩手,在朱大师反应过来之前,把瓷**抛给了黄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