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朱大师-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53章 朱大师

    “哎,疾不避医,我是在检查她的双手和双脚有没有毒性侵入,这两个部位距离身体中心最远,如果也有了毒性的话,怕是会很麻烦。”朱大师道貌岸然的解释道。

    “老冯,你就放心吧,朱大师还能占你家女儿便宜不成?”胡松也在一旁帮腔。

    老冯想了想,觉得朱大师说的好似也有些道理,只能心怀侥幸的闭上嘴巴,安静的站在了一旁。

    “还好,毒性侵入的并不深,还有的救。”又把玩了一会冯羽芝的小脚,朱大师才意犹未尽的放下。

    “还请朱大师快点救救我女儿。”美妇想的没有老冯那么多,她心中焦急的说道。

    朱大师抬头看了美妇一眼,眼神中隐隐有一丝笑意,这位美妇虽然年纪大了点,却是风韵犹存,若是能把她也给……嘿嘿,母女花,也算我老朱不枉此行。

    “你放心,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救他们,我这就替她解毒。”朱大师说着,从床尾走到了床头。

    他双手按在冯羽芝的太阳穴上,轻轻的按摩了起来,他动作的幅度不小,一边按摩,一边伸手抚过冯羽芝嫩滑的俏脸和她的耳朵。

    黄老的脸色不禁有些怪异,这位朱大师真的是在帮人解毒吗?从来没有听说过解毒还要把人从头到脚都给摸上一遍的。

    玄燕站在黄老的身旁,轻笑着摇了摇头。黄老也许看不出什么来,可玄燕却知道,这位朱大师摆明了就是在故弄玄虚,他捣鼓半天,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在占冯羽芝的便宜。

    可玄燕却并没有出言提醒老冯等人,既然病人的家属都没有说什么,玄燕自然也不好多管闲事,免得讨人嫌。

    朱大师在冯羽芝的太阳穴上按了半天,又沿着病床走到了冯羽芝胸前的位置上,他伸手就去解冯羽芝上衣上的扣子。

    “朱大师,您这是?”老冯再一次忍不住开口,你朱大师摸完手脚又摸脸,那也就罢了,怎么还给冯羽芝解起扣子来了?

    “哦,我已经把她体内的一部分毒素聚集到了太阳穴的位置,还有一部分,需要聚集到胸前,如此才能彻底解毒。”朱大师“急不可耐”的说道。

    他一边为老冯解释着,手上却是不停,冯羽芝上衣上的扣子被解开了两个,露出了大片的雪白。

    朱大师伸手便往冯羽芝病服内的双峰抓去。

    “朱大师!”老冯怒喝一声,实在忍受不了了,他女儿冯羽芝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被一个老淫棍当着众人的面摸来摸去,成何体统啊。

    哪怕是解毒,也不能太过分了!

    “真的要如此做才行吗?”老冯面有难色的问道。

    听到老冯的怒喝声,朱大师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后他才有恃无恐的点了点头:“是,必须要这样做,要不然她体内的毒素清不干净,怕是会留下后遗症。”

    “老冯,你就别打扰朱大师了,生死攸关的时候,哪还顾得了这么多。”美妇听到“后遗症”三个字,吓得心肝一颤,倒是劝起老冯来了。

    老冯的脸色阴晴不定,他自然是不想让他闺女留下后遗症的,可他也同样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如此被人羞辱。

    老冯深吸了一口气,略做思考之后,缓缓说道:“朱大师,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就先请帮我的两位侄子解毒吧。”

    “非我信不过朱大师,只是小女毕竟是一个黄花闺女,如果朱大师能够治好另外两位中毒的侄子,再给小女解毒也不迟。”老冯还是比较冷静的,正好还有两人一起中毒,倒是可以先用他们来检验一下这位朱大师是不是真有解毒的能力,也免得冯羽芝白白被人占了便宜。

    “嘿,你这样,不还是信不过我?”朱大师冷笑一声,意兴阑珊的把手缩了回来。

    他见老冯反应激烈,也知道此事不能急于一时,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跟冯羽芝慢慢玩,当然,还有冯羽芝的母亲,那位美妇。

    这般想着,朱大师摆了摆手,冷冷的说道:“罢了,既然你们在乎她的名声,那我不把她体内的毒素聚集到胸部了就是,不过,真留下什么后遗症,你们可不要怪我。”

    朱大师说着,拿出一颗黑乎乎的药丸,塞入到了冯羽芝的口中,他的手抚过冯羽芝的樱桃小嘴,心不禁又痒痒了起来。

    随着药丸进入冯羽芝的体内,冯羽芝的睫毛微微的扇动了一下,随后她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爸,妈,我这是怎么了?”冯羽芝声音虚弱的问道。

    “醒了?”美妇的脸上溢满了狂喜,她一跃扑到了冯羽芝的病床上,哭哭啼啼的说道:“女儿,你总算是醒了,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这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见冯羽芝这么快醒来,老冯也不禁吃惊的瞪大了双眼。

    这也太神奇了吧?旁人折腾了好几天都没什么办法,这位朱大师只是在冯羽芝的身上来回摸了几下,又给她喂了一颗药丸,居然就醒了?

    “你们可不要高兴的太早,由于刚刚并没有把她体内的毒素都聚集到胸前,所以她只是醒了过来而已,身体还不能动。”朱大师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神色,高深莫测的说道。

    “朱大师,是我小人之心了,我愿向朱大师赔罪,希望朱大师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把小女体内的毒素尽数的清除干净。”老冯听到他这么说,赶紧出声道歉。

    效果已经摆在眼前了,尽管朱大师之前的举动有些怪异,可老冯却也不敢再去质疑他是否是别有用心。

    “这个——看情况再说吧,就怕她体内残留的毒素会侵入的更深,到时候就很难聚集到胸前了。”朱大师高傲的说着,心里面早已经乐开了花。

    他都想好了,等下再给冯羽芝治疗的时候,就说要把毒素聚集到会阴处,嘿嘿,等到那时,就彻底的把正事给办了!

    我叫你这迂腐的家伙还不肯让我给她解扣子,等会可就不是解扣子这么简单了,连她的裤子我都要狠狠的扒下来!

    “好了,既然她已经醒了,那我们就赶紧去看看另外两个病人吧。”朱大师收起自己的小心思,傲然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