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护法不可辱-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521章 护法不可辱

    见自己那些扑向了周清的冤魂,更加伤不到周清,赵魍不禁愣了一下。

    敢情他所忘记的事情,还不止一件。

    除了周清不用再畏首畏尾之外,他更是忽略掉了,周清的巫门请神术,对他的巫门请神术本身就有着克制作用。

    这是天地自然力量之间的克制!

    纵是赵魍的巫门请神术境界修为比周清强了不止一筹,他也决计不会是周清的对手!

    赵魍还是太过自大了,他忘记了巫门请神术之间有相互克制这一回事,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周清的巫门请神术,号称巫门顶尖,近几代的巫门弟子之中,也只有上一代的圣女,以及周清两人,感悟了这种巫门请神术。

    赵魍从未与周清交过手,以他的年纪,更不可能见过上一代圣女。

    所以他竟是不知道,周清的巫门请神术对他有那么明显的克制作用。

    赵魍难以置信的瞪大着他的眼睛,满脸都是不甘心的神色,若是在实力上不如周清也就罢了,可如此输掉二人之间的对决,赵魍心有不甘。

    玄燕才不管他赵魍甘心不甘心了,为维持着自己周身的耀眼光芒,走近赵魍。

    赵魍连连后退,好像玄燕身上的耀眼白光对他来说,多么的可怕一般。

    “现在你知道,你有多可笑了吗?”玄燕淡淡的说着,伸出手掌,他的手掌上也同样溢满了耀眼的白光,玄燕举手朝着赵魍的胸口拍了下去。

    他没怎么用力,赵魍就忍不住的瘫倒在了地上,他浑身气势一泄,竟是随着玄燕这一掌的拍出,从巫门请神术的状态之中强行的退了出来。

    他使用巫门请神术从天地自然之间所借来的能量,刹那间消散,整个人都变得萎靡不振了起来。

    “这”擂台下的赵魍的追随者们都惊呆了,不仅仅是赵魍忽略了巫门请神术之间的克制问题,他们这些人也都好像是忘记了这件事情。

    直到此刻,见周清都还没怎么出手,赵魍就已经落败下来,他们才赫然发觉,赵魍怕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周清的对手的。

    即便他重伤,即便他没有恢复到全盛的状态,即便他的巫门请神术境界还略低,可那种天生的克制,是任何人都没有丝毫的办法去应对的。

    除非

    赵魍的巫门请神术境界修为,比周清高出三个境界以上,也许二人还可堪一战,可周清在第一层境界,赵魍也不过是在第三层的境界而已,二人之间没有那么大的境界上的差距,赵魍当然就不可能会是周清的对手。

    眼看着赵魍有些不战自溃的模样,就连石坚和苑姐姐也惊呆了,别说赵魍他们这些人忽略了这件事,就连他们二人其实也没有想到,周清的“巫门请神术”竟是会克制赵魍。

    苑姐姐还拿“周清不用畏首畏尾”的说辞,来安慰自己以及石坚,却是根本没有想到,他们家的公子,连实力都没有尽出,赵魍就已经躺倒在了地上。

    “我”赵魍才是最懵逼的那个人,他千算万算,可都算不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还没打,就已经输了,还有比这更让人觉得憋屈的吗?

    “我不服!”赵魍迎着朝他走来的玄燕,怒吼说道。

    “你有何资格不服?不肯拿天材地宝出来,就要挑战我,还想趁人之危,你就连重伤未愈的我都打不过,还有何资格不服!?”玄燕声音不大,淡淡的质问道。

    “不应该是这样的,你,不应该是我的对手的!”赵魍懊恼捶地,一副一子错满盘皆输的模样。

    玄燕听闻此话,淡淡的笑了起来,他说道:“你竟还有空纠结这个。”

    “啊,什么?”赵魍似是有些不太明白玄燕此话是个什么意思,两者交锋,他当然要纠结输赢了,不然的话,还纠结什么啊。

    可擂台下的赵魍的追随者们听到玄燕的话语,却是脸色全变了。

    他们想起了苑姐姐刚刚说过的话周清不用畏首畏尾了,不用再在意圣女七月所定下的规则了,也不用再遵守,不能伤害挑战者的规矩了。

    “赵师兄,他想杀你!”一名精英弟子蓦然大喊了起来。

    “你”赵魍刚刚说了一个字,就看到了周清满目的杀机。

    “我已经输了,你不能杀我!”赵魍瞪着眼睛说道。

    “有何不能?”玄燕淡然问道。

    “我”赵魍眼神转了半天,愣是没有想打一个周清不能杀他的理由。

    二人因森大师以及石坚之事,才会在此争斗。

    尽管赵魍也是打着要挑战周清,并战而胜之的心思,可他没有向周清发出正式的挑战,更加没有圣女七月在此做见证。

    有仇怨,分生死,这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更何况,周清在巫门之中的身份远远的高于他赵魍,即便他真杀了赵魍,怕是圣女七月,也不会责罚于他。

    谁让是他赵魍先不守规矩的呢?

    谁让他赵魍不自量力的要挑衅周清的呢?

    念及于此,赵魍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噗通一声跪倒在了玄燕的面前。

    “周护法,放过我!”一边说着,赵魍一边如捣蒜一般的磕头求饶,“周护法不是对产业感兴趣吗?我愿意把我所有的产业都送给周护法,我的产业很大,除了我们巫门十大家族所掌握的财富之外,我在海城市已经算是最富裕的那个人。”

    “只要周护法答应不杀我,我的一切都是周护法你的。”赵魍认清了形势,他不断求饶。

    玄燕看着他,只淡淡得说出了五个字

    “护法不可辱!”

    说完,玄燕一掌拍在了赵魍的额头。

    赵魍身子一歪,当场身亡!

    眼看着周清干脆的杀掉了赵魍,在场的赵魍的追随者们皆是噤若寒蝉,他们看着周清的身影,眼神中皆是有着一丝莫名的情绪。

    似不认识了,又似是多了一丝畏惧,一丝尊敬。

    护法不可辱!

    是啊,身为巫门护法,本就不可受到侮辱,如赵魍这般,不把他给放在眼里,冒然挑衅,最终也只有死亡一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