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算计-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519章 算计

    赵魍说话间,玄燕三人已经进入了武馆之中,玄燕没有让徐益寒跟进来,他既然要跟赵魍生死搏斗,那徐益寒这个普通人还是不要见到这一幕的好。

    武馆内,并不是只有赵魍一人,还有不少巫门弟子在此,他们跟生前的森大师一样,都是赵魍的追随者,其内,也有着一两位是巫门精英弟子。

    “赵师兄,周师叔来了。”一位巫门精英弟子见玄燕三人进入武馆,对赵魍说道。

    “嗯。”赵魍轻嗯一声,转过头来,看向了玄燕三人。

    “这么快就治好了,周师叔好手段!”赵魍深深的看了石坚一眼,冷笑说道。

    “你的巫门请神术,在我的面前,只是一个笑话而已。”玄燕淡淡的回应道。

    “哈哈,周师叔还是那么的狂妄。”赵魍骤然大笑了起来,他看向玄燕,冷笑说道:“石坚的伤势倒是容易解决,那周师叔你呢,你的伤势如何了?”

    玄燕稍稍的愣了一下,如果不是赵魍提醒的话,他险些都忘了,自己在与石鹤的对决之中受了“重伤”。

    念及于此,玄燕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色,难怪赵魍会逼自己对他出手,除了他不想拿出十株天材地宝之外,还因为他可以趁人之危。

    圣女七月之前可是说过了,巫门弟子,若是想要挑战周清周护法的话,必须要等到周清的伤势尽去,并恢复到全盛的状态。

    由此,才能判断出挑战之人是否真的强于周清,是否真的够资格成为她圣女七月的护法。

    而全盛状态下的周清,赵魍并不敢保证自己就一定是他的对手,所以他才会那么迫不及待的对付周清。

    目的,不仅仅是要在不付出任何天材地宝的情况下,与周清交手,还在于要欺负周清身怀伤势。

    如此,赵魍才有杀掉周清的信心!

    不得不说,赵魍的算计之深,是玄燕生平仅见。

    但也正如玄燕所说,和他的巫门请神术一样,赵魍的算计,在他的面前,也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且不说玄燕并不是真的重伤,就算他真的身受重伤,区区一个赵魍,也可以被他手到擒来。

    赵魍的算计再深,也决计算不到,眼下的周清并不是真正的周清,而是邪医李玄,而是中华医馆的贤医玄燕!

    “不劳费心。”玄燕一边想着,一边淡淡的对赵魍说道。

    赵魍好似没有听到玄燕的话语一般,嘿嘿的笑了起来,玄燕的那一愣神,可没有瞒过他的眼睛,他不知玄燕所想,还以为这位周师叔是迟疑了、害怕了。

    周清越是迟疑,越是害怕,赵魍就越是对此战充满了信心,他冷笑一声,态度强硬的说道:“周师叔,你此次前来,不会是想要找我报仇吧?你杀害了我森师弟,我杀你一人也是理所应当,如果你想找师侄我讨回一个公道的话,那至少也要把石坚的性命给我留在这里再说!”

    玄燕都还没有发难,赵魍就率先忍不住了,从这一点上来看,也能看出他是多么的迫不及待。

    毕竟过了这个村,就不一定有这个店了,周清重伤的机会可不多,而恰好他赵魍又有着光明正大的理由,即便到时候杀掉了周清之后,圣女七月要怪罪,他也有话可说!

    听到赵魍的责难,玄燕淡淡的笑了起来,他说道:“杀森大师者,是我周清,你想为他报仇,找我便是,何必为难石坚了?”

    “说的好,那周师叔是要一人做事一人当了?”赵魍闻言大喜,他还生怕周清不肯与他动手,所以言语之中带着咄咄逼人之意,却是没有想到,周清竟是毫不否认的把此事扛在了自己的肩上。

    这倒是正合了赵魍的心意。

    “周师叔要为石坚讨回一个公道,而我赵魍,身为森大师的师兄,也想要为他报仇,那我们二人是不是就没得谈了?”赵魍继续说道,他的目的是逼迫周清出手嘛,自然不会率先暴露了自己的目的。

    可他的目的,却是早已被玄燕和苑姐姐看穿。

    玄燕也没有与他虚与委蛇的意思,他看向赵魍身后的擂台,淡然说道:“我们本来就没得谈,你这不是把擂台都准备好了吗?”

    “哈哈”见周清识破了自己的小心思,赵魍大笑出声,他不再有丝毫的掩饰,径直说道:“那周师叔,请吧?”

    “请!”玄燕同样没有半点的犹豫,他淡淡的说着,人已经跳上了擂台。

    见周清如此果断,赵魍倒是有些迟疑了。

    知道自己的目的还敢来,而且来了之后,还径直跳上了擂台,难道说周清是有什么依仗不成?

    赵魍想着,用力的摇了摇头,就算周清有什么依仗又如何,谁又没有了?

    而且,周清的实力,他都在当天周清与石鹤交手的时候见识过,也就那样,顶多比他强了一点点,而眼下,他又身受重伤,如果两人生死相搏的话,那最终活下来的,仍旧应该是自己才对。

    哼,虚张声势吗?真不知道应该说你是狂妄,还是愚蠢好了。

    明明实力比自己强不了多少,却摆出了一副强者的姿态

    明明都已经身受重伤,还敢如此干脆利索的接受自己的挑战

    哼,当真是找死!

    赵魍冷笑着,也是跳到了擂台之上。

    “周师叔,周护法,真是好胆色,都这样了还敢接。”赵魍好似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他试探说道。

    “哪样了?”玄燕却是淡淡的问道,赵魍越是想要知道他的伤势如何,玄燕就越是不会让他知道。

    “哼,装模作样!”赵魍冷哼一声,双臂猛然张开,一股股的黑色气息从天空之中钻进了他的体内,随后在他的身体表面游走,让其整个人都充满了一股阴冷至极的气息。

    赵魍的这等阴冷,与圣女七月身上的阴冷完全不一样,圣女七月给人的是一种柔和而又清冷的感觉,她更偏重于阴。

    而赵魍的身上,却是一种可以令人牙齿打颤的阴冷,这股阴冷不像是来自于人间,也不像是来自于天上,而更似是来自于阴曹地府!

    这正是赵魍的巫门请神术!

    “周师叔,你准备好,赴死了吗?”赵魍空旷的声音响起,他整个人的声音,也好似是从阴曹地府中传出来的一般,令在场的听到之人,都不禁胆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