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石坚重伤-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515章 石坚重伤

    “走吧,接下来就该吃大餐了,你们女生应该不会食言吧?”拒绝完了校队教练,玄燕转头对宋可卿说道。

    与加入校队相比,玄燕显然是对接下来的庆功宴更感兴趣。

    他这,也是为了感谢那些与他并肩作战的同学们。

    尽管这些人对他的帮助并不大,可能够站出来,陪玄燕一起出场比赛,就已经足够让玄燕觉得感激了。

    “当然不会,我们说话算话!”宋可卿娇哼一声,傲娇说道。

    说完,她看向身着同样队服的少男少女们,娇喝说道:“醉仙居,随便点,我请客!”

    “耶!”一群少男少女皆是发出了一声欢呼,他们拥簇着玄燕和宋可卿二人,朝着操场外走去。

    何少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很是难看。

    而其他人,包括他的队友,以及操场上看热闹的同学们,皆是露出了一副羡慕的神情。

    其中也有不少人感觉懊恼,黄霖便是最甚的一个,原本他也有机会跟玄燕和宋可卿一起去醉仙居吃饭的,可是却因为李泉的一句“自取其辱”,放弃了这个机会。

    眼下想来,黄霖的心中是无比的苦涩……

    醉仙居内,觥筹交错。

    醉仙居是复海大学附近最豪华的一家餐厅,其内的消费不低,可宋可卿也不是差钱的人,请大家吃饭还是绰绰有余的。

    席间的气氛很是热烈,一来赢了球,大家都很开心,二来,又有美女相陪,这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觉得这场球踢得痛快过瘾。

    在宋可卿他们给玄燕等人开庆功会的时候,关于这场比赛的消息已经席卷了整个复海大学。

    可不知为何,在这些消息当中,却罕有宋可卿和玄燕的名字,而是把他们二人换成了是徐慧和张帆。

    校园内所流传的版本是,何少新喜欢徐慧而不得,于是向徐慧的男朋友张帆发起了挑战,张帆不仅打架厉害,在球场上也是所向披靡,他带领着一群杂鱼把校队给虐了个体无完肤。

    张帆又火了……

    而何少新在听到这些以讹传讹的消息之后,那真是气的,险些直接吐血。

    他何少新会喜欢上那个什么徐慧?这特么的不是在开玩笑么。

    其实徐慧也不差,只是并不太出众而已,可对何少新这等人来说,喜欢徐慧却好像是对他的一种羞辱一般。

    消息之所以会传成这样,自然是玄燕的手笔,他利用周清的身份,以及武术协会在复海大学内的权威,硬生生的压制住了自己的名头。

    玄燕毕竟是中华医馆的医生,身上又有着太多的秘密,在这龙潭虎穴一般的海城市,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哪怕是在庆功宴上,玄燕也表现的很低调,导致很多人,在庆功宴进行到最后,都不知不觉的忽略掉了他。

    玄燕倒也乐得如此,如果大家都对他表现的太过热情或者是太过特殊的话,说不定他在这庆功宴上都待不到最后。

    一番热闹,同学们各自回到了宿舍休息,第二天,假期就结束了,玄燕如其他的普通学生一般,安安稳稳的上课、下课。

    校园里,随处都还可以听到关于昨天下午那场足球比赛的讨论。

    玄燕若无其事,表现的就仿佛是一个局外人。

    只有李泉和黄霖,时不时看向玄燕的眼神,表明着玄燕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这般简单、普通。

    连续上了三天课,玄燕连学校都没有离开过,他只是偶尔化身成为周清,在校园里面亮亮相,免得惹人起疑。

    这三天过的比较平静,直到第三天的傍晚,玄燕接到了徐益寒的电话。

    “喂,事情解决了吗?”玄燕用周清的声音问道。

    “周大师,不好了,石大师他——”徐益寒似是有些着急,他话说的很不利索。

    “石坚怎么了?”玄燕眉头微微一蹙,问道。

    “他受了重伤,好像也是被一位巫门的大师给打伤的,在针对我们的那群人背后,站着一位比石大师还要更厉害的大师。”徐益寒言语急促的对玄燕说道。

    “比石坚还厉害的大师?”玄燕疑惑的呢喃一声,他还以为此事只是巫门的普通精英弟子所搞出来的,却没想到,那人的实力竟是比石坚还要更高了一筹吗?

    石坚的实力,玄燕知道,虽说他只是排在巫门第七十七代弟子当中的五十名左右,可若要把他打成重伤,却是最起码需要前二十名之内的弟子才行。

    其他从二十名到五十名之间的这些巫门弟子们,只有击败石坚的本事,却并没有把他给打成重伤的实力。

    “那就是二十名之内的精英弟子了,巫门天骄弟子们,想来还不屑做这种事情。”玄燕心中了然,他没有在电话中多说,而是问清楚了徐益寒和石坚所在,让他们等着自己赶过去。

    玄燕让张帆开车,把他送到了徐益寒和石坚所在的附近,他提前下车,找了个隐蔽之地,化成了周清的样子,随后才找到了徐益寒和石坚。

    徐益寒不知石坚乃是石家之人,他把重伤的石坚给送到了医院之中。

    石坚已经陷入了昏迷,就连呼吸好像也已经感受不到了,医院的普通医生们,自然是没有治愈他的能力,他们在玄燕到来之前,就对徐益寒宣布了石坚的死亡。

    玄燕到来时,所看到的,就是正在被推到太平间去的石坚。

    “周大师,你——你来晚了,石大师他——”徐益寒脸色灰暗,似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只是商业矛盾而已嘛,竟然闹到了死人的地步,这在之前,是徐益寒想都没有想到过的。

    “来晚了?”玄燕皱眉问道,他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半点的焦急,“他怎么样,人在哪?”

    “刚刚推走。”徐益寒伸手朝着走廊的尽头一指,有些颤抖的说道。

    玄燕朝着徐益寒所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正躺在病床上,脸上蒙了白布,被医生推往太平间的石坚。

    他快步的走到病床旁边,伸手拦住了推着病床的医生。

    “你是谁,是这个病人的家属吗?你想做什么?”医生突然被拦下,有些警惕的看向了玄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