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沉不住气-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506章 沉不住气

    在石坚的坚持之下,石超总算是也坚定了他对周清的信心。

    至于送出了水墨别苑的五人,他们没有资格登上石家的游轮,可在听说了周清与石鹤的战况之后,他们却是都没有选择来见玄燕。

    这是要跟玄燕撇清关系了。

    玄燕也不在意,而是让石坚和石超给那五人各送去了一千万的现金,表示买下这座水墨别苑。

    那五人自然是不敢收,他们临时反悔,周清不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就烧高香了,哪还敢收周清的钱?

    若是以前的周清,可能还会因为此事而恼羞成怒,可玄燕不会,尤其是他又自信,可以让自己活下来,甚至于,萧麟等全部的天骄弟子,在他的手下都别想成为圣女护法。

    有着这等信心,玄燕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找那五人的麻烦。

    更何况,那五人的水平也不够,周清若是真找上他们的话,那也太跌份了——

    这次的假期总共有八天时间,眼下也不过才过去了五天,玄燕没有急着回复海大学,而是在水墨别苑中住了下来,摆出了一副悉心疗伤的姿态。

    可实际上,玄燕的伤势早在回来的第一天晚上,就已经彻底的好了。

    这伤,本来就是他自己刻意为之,不可能让自己伤的太重。

    三天的时间,在炼化明皓石的修炼之中,悄然走过,玄燕给张帆打去了电话,让他来接自己回学校。

    可张帆还没来,玄燕却是率先等到了徐益寒。

    许久不见,徐益寒身上的纨绔习性已经尽数褪去,他现在帮助他老爸一起,打理玄燕在海城市的所有产业。

    森大师的产业,已经都被徐家接收了,森大师的死,也没在海城市激起半个浪花,这一切都是因为周清身份的变化。

    眼下的他,已经是圣女的第一护法,森大师虽是玄燕所杀,可玄燕却是用周清的身份扛在了身上。

    想为森大师报仇的一群人,听说是周清杀掉了森大师,顿时偃旗息鼓。

    在周清周护法的身份保护之下,徐家所打理的产业也是有条不紊的发展着。

    当初,玄燕承诺给徐家,会让他们打理超出原本徐家五倍的产业,可从森大师的手中得到了他的所有产业之后,这个数字就又翻了三倍。

    徐家为玄燕打理的产业,已经是原本徐家的十五倍之多,他所能够给玄燕带来的收益,甚至已经远远的超过了金城四市。

    玄燕对这些产业并不是很上心,他不是一个爱财之人,钱嘛,够花就好。

    所以玄燕一直都没有去找过徐益寒父子,徐益寒父子想要拜访,也因为工作量的突然加大,而没有了时间,他们倒是跟玄燕通过几次电话,汇报了眼下产业的发展情况。

    玄燕只叮嘱他们用心一点,保持现状就好。

    徐益寒父子虽没有太过人的本事,可只是维持现状的话,他们却还是可以做到的。

    而既然能够做到,玄燕就有些想不通了,徐益寒怎么会突然跑到水墨别苑来呢?

    玄燕观他一脸焦急,似是有事发生。

    “周大师,大事不妙啊。”果然,徐益寒的话证实了玄燕的猜测。

    “不着急,慢慢说,发生了什么事?”玄燕淡然问道。

    “我们——我们的产业遭到了挤压。”徐益寒有些羞愧的说道,他觉得这是他和他父亲的责任,竟无力解决此事,求到周清的头上,就只能说明了他们的无能。

    “怎么回事?”玄燕的神色却是没有半点的变化,他问道。

    “我也不知道,从前天开始,就有好几家企业,跟我们断绝了合作的关系,他们不仅不再跟我们合作,还恶性竞争,要抢夺我们的市场和用户!”徐益寒担忧说道,“对方的来头好像不小,他们联合起来的产业规模少说也是我们的三倍以上,除非我们跟他们豁出去,否则的话,怕是会产业不保。”

    “联合起来的很多家企业?”玄燕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感觉此事好似不太简单。

    “是的,他们还动用了商业间谍,从我们这里窃取了很多的商业机密,就连我们好几项比较独特的产品,也已经被他们仿造出来了,而且售价更低,除非我们也跟着一起降价,要不然的话,早晚会丢掉整个市场。”徐益寒继续对玄燕说道。

    玄燕对这些商业上的事情不太了解,可他也能从徐益寒的话语中听出来,是有人在针对他们!

    “我们没有跟着一起降价吗?”玄燕淡淡的问道。

    “我们已经降到了最低,再降的话,别说赚钱了,怕是还会赔钱,对方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我们产品的基础上做出了什么改进,竟然可以卖的如此便宜。”徐益寒无奈说道,若非如此的话,他也不会找上玄燕,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他才求到了玄燕的头上。

    想了想,徐益寒继续说道:“当然,也有可能他们是在赔本赚吆喝,目的是把我们硬生生的挤垮,等到我们耗不起的时候,他们再提价,占领整个市场,这是一些大企业惯用的手段,打价格战,我们的产业规模不如他们,耗,是肯定耗不过的。”

    “对方什么来头,有巫门大师在背后撑腰吗?”玄燕想也没想便问道,既然徐益寒会求到他的头上,那就说明,需要他玄燕出面解决。

    而玄燕对于商业上的竞争,一窍不通,他所能够解决的,只有这一切背后的那个人。

    “有,可我们不知道是谁,对方压根没把我们父子放在眼里,我和我爸,也没有资格见到那样的大人物。”徐益寒肯定的说道。

    玄燕了然,想来这是他三天前与石鹤那一战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之前没有人敢动徐家的产业,是因为忌惮他这个巫门圣女的第一护法。

    而眼下,见识过周清的实力,并笃定他没有办法从所有天骄之辈们的挑战之中活下来之后,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

    “真是沉不住气——”玄燕淡淡的呢喃一声,给了徐益寒石坚的电话号码,石坚身为巫门的精英弟子,大多数的麻烦,应该都是可以解决的。

    此事,只是商业上的竞争而已,所涉及的巫门弟子应该不是天骄,玄燕没有亲自出马的必要,所以把石坚派了出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