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不公平的规则-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94章 不公平的规则

    说完,圣女七月就朝着大厅内走来。

    在场的每个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了她的身上,其内有着明显的敬畏情绪。

    尽管圣女七月并没有在人前展现过她的实力,可每一次出现的手段,却是诡异莫测,令人由衷敬畏。

    巫门弟子们,也均是知道圣女七月最擅长的手段乃是朝云暮雨,她可化云,也可化雨,其鬼神莫测的威能,远非普通弟子们的巫门请神术可比。

    看着圣女七月向前的背影,石鹤以及萧麟都是眼神闪烁,他们深深的看了玄燕一眼,似是有些担忧,但很快,石鹤的身上又散发出了蓬勃的战意。

    他与玄燕一起,跟随在圣女七月的身后,朝着大厅的深处走去。

    游艇大厅的最里面,已经搭好了擂台,此次巫门弟子聚会,便是因为石鹤对周清的挑战。

    那一场对决,自然是今天的主题!

    走道擂台之下,圣女七月转身,先是看向了石鹤,她清冷说道:“石鹤师弟,请上台。”

    圣女七月俨然一副主人的模样,可石鹤见此却是什么都不敢多说,而是拱手一礼,应道:“是!”

    说完,石鹤一跃跳上了擂台。

    圣女七月转头又看向了玄燕,她声音中带着关切的问道:“周师叔已经很久没与人交手了吧?”

    “前一段时间才教训过翩翩美少年。”玄燕淡然说道,他不知道那位少年的名字,只能如此称呼。

    “我说的,是势均力敌的出手。”圣女七月又是说道。

    玄燕淡淡的笑了笑,没有答话,势均力敌的交手?还真是好久都没有过了,上一次,在毒门之中,与叶奇的交手,勉强算的上是势均力敌。

    而眼下,玄燕的实力已然更强,想要与他势均力敌的话,怕是要圣女七月亲自出手才行。

    至于石鹤,他还没有与玄燕势均力敌的实力!

    不过玄燕也没有多说,既然圣女七月觉得他跟石鹤是势均力敌,那就势均力敌吧。

    “一切小心,下手也不要太重,你身为护法,理应爱护门内弟子。”圣女七月清冷说道。

    玄燕愣了一下,这话起初听上去像是圣女七月在关心他,可实则圣女七月也是在告诉他挑战的规则——

    那就是石鹤可以伤了他周清,可他周清却不能伤害石鹤!

    这,历来都是弟子们向第一护法挑战的规则!

    这个规则并不公平,这个挑战也并不公平,可别忘了,玄燕的身份乃是圣女护法,他在身份上面,是石鹤等弟子,也本身就很不公平。

    正是因为这个规则的存在,才导致巫门历史上的第一护法们陨落的几率如此之高,因为他们在应对挑战的时候,除非拥有着碾压对手的实力,否则,便要束手束脚,不敢全力出手。

    高手相争,拼实力也拼气势,而第一护法们,从一开始就已经弱了气势——

    这个规则绝对不仅仅是说说而已的,若是第一护法伤及了普通弟子,那将会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甚至于会被剥夺护法之位!

    巫门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保证天才弟子们的安全,因为会挑战第一护法的,必定都是当代弟子之中最出色的一群人。

    若是他们,全部都被第一护法所伤,甚至是杀害,那巫门可就亏大了。

    而且,第一护法嘛,本就应该有着傲视群雄的实力,若是没有,那也不配做圣女的第一护法!

    玄燕看了一眼圣女七月,心中喟然。

    圣女七月,果然已经不是冷青璇了,如果是冷青璇的话,绝对不会对他说出这种话,更不为为他安排这等不公平的比试。

    哪怕这是巫门历来的规则,可如果是冷青璇,她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不会为难玄燕,更不会与玄燕为敌。

    尽管早就知道了这个事实,可再一次确认,玄燕的心还是狠狠的揪了一下。

    他这副表情,落在众人的眼中,倒好似是犹豫不前了。

    “怎么,我们的周护法在知道了这条不公平的规则之后,后悔了吗?”

    “哈哈,就你这个样子,怎么做圣女的第一护法嘛。”

    “现在后悔还不晚,弃权就是了,圣女也不会为难于你,可你第一护法的位子嘛,却是要让给石鹤师兄了。”

    人群中,传出了奚落的笑声。

    玄燕回过神来,摇头无奈苦笑,是他想多了,圣女七月跟冷青璇,本就不是一个人。

    玄燕唯一还想要知道的便是,他有没有那么一天,可以把他的冷青璇给找回来。

    “汪汪汪——”就在玄燕感伤之间,耳边响起了狗叫声。

    玄燕低头看去,就看到了夺命那副丑丑的模样,此刻的它,并没有变化出那副威武不凡的身躯,而是他的本来面目。

    见玄燕向他看来,夺命呜呜两声,似是在安慰于他。

    夺命很是聪明,他从一开始就好像能够与玄燕心意相通。

    玄燕看着他,淡淡的笑了起来,冷青璇又有什么找不回来的呢?既然她肯第二次收留棒棒糖,那她,也一定可以第二次爱上自己。

    而即便,她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再也做不会冷青璇,玄燕到时候,也完全可以把他和冷青璇的故事说与她听。

    好像是感受到了玄燕神色中的那一丝了然与感激,夺命很熟稔的对他翻了一个白眼。

    “周师叔,你不会不敢上台了吧?”石鹤一脸战意,锋芒毕露的低头,看向了台下的玄燕,他轻蔑问道。

    圣女七月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理应如此。”玄燕淡然说道,说完他双腿微微用力,也跳上了擂台。

    “哟,我们的周护法,还算有种。”

    “哈哈,他不接受也没有办法吧,除非他不想做圣女的护法了。”

    “有种不代表能够活下来,当年的那些第一护法们,也是因为有种,才会个个惨死。”

    “不是也有十六位第一护法活下来了吗?”

    “那十六位,每一个都是经世之才,你不会以为,我们的周师叔,也是这等人物吧?”

    “哼,若是他十岁之前,你说这话我还有可能相信,可现在嘛,周师叔还是先赢下这场挑战再说吧——”

    众人嬉笑说着,抬头看向了擂台之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