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大师兄萧麟-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92章 大师兄萧麟

    站在游艇上,玄燕的身边只站着苑姐姐以及石坚和石超三人,没有人上前打招呼,更没有其他人围聚在他的身后。

    玄燕在巫门之中的其他追随者们,还没有资格登上这艘聚集了巫门众精英,乃至天骄之辈的游艇。

    游艇上的人不多,只有百十来人,可这百十来人,却个个都是巫门的顶梁柱。

    因为本身乃是精英,所以他们了解的更多,也更缺乏了对于周清这位圣女第一护法的敬畏,他们甚至连上前拜见一下玄燕的兴趣都欠奉。

    只有在玄燕的目光扫过他们的时候,他们才会低头回避。

    这种态度,也表明了他们对于玄燕的不看好,若是看好玄燕能够从巫门天才弟子们的挑战之中活下来的话,他们早就上前拜见了。

    可此刻,留给玄燕的,只有冷遇。

    玄燕眼见如此,脸上依旧是淡然的模样,他也没跟这些人计较,而是径直带着苑姐姐等人朝着游艇的大厅之内走去。

    一进入大厅,他就看到了石鹤,在石鹤的身旁,还有两位年轻的巫门弟子,他们正跟石鹤说着悄悄话,似是在叮嘱着什么。

    见周清到来,其中的一位年轻人嘴角流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他放下跟石鹤以及另外一人的交谈,突然朝着玄燕迎了上来。

    “周师叔,好久不见,恭喜周师叔成为圣女的第一护法。”年轻人拜见说道。

    石鹤以及另外一位巫门弟子,跟在此人的身后,他们没有说话,而是只在此人之后,朝着玄燕拱了拱手。

    玄燕看着面前笑容“温和”的年轻人,神色中闪过了一丝了然。

    他并不认识此人,也没有跟此人见过面,不过却还是一眼就分辨出了此人的身份——巫门第七十七代弟子的大师兄,萧麟!

    也只有他,才能让石鹤以及另外一位巫门的天才弟子心悦诚服,也只有他,才会在此时装作是友好的模样,对玄燕露出他虚伪的笑意。

    今天的主角,可是石鹤!

    然后石鹤却是甘愿跟在此人的身后,石鹤性格锋芒毕露,能够降服他,这位萧麟的个人魅力以及实力,可见一斑!

    另外,此人说话的功力也非常的高深,他看似客气,可实则话语中却是带着对周清的一丝不是太过于明显的嘲笑。

    好久不见,可不是好久不见么——修炼了巫门请神术之后,日渐沉寂的周清,已经脱离巫门的精英圈子很久了,他也根本就没有机会与萧麟以及石鹤等天骄之辈齐聚一堂。

    萧麟之言,就是在暗讽周清的沉寂!

    “好久不见吗?在圣女七月的继位大典上,我可是刚刚露过面,萧师侄你没有见过我,是因为没有到场?”玄燕听出了萧麟之意,他淡淡的问道。

    萧麟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玄燕竟会如此回答他。

    “师侄当然会出席圣女的继位大典,周师叔在继位大典上出够了风头,师侄我已经见过周师叔了,可周师叔没有见到师侄我不是?所以,算起来的话,我们还是好久不见。”萧麟倒也淡定,他从容说道。

    “你在场就好,师叔我现在身为圣女护法,有教导之责,你若缺席,我可得跟你好好说道说道了。”玄燕淡然说道。

    萧麟尴尬一笑,说道:“周师叔可真爱开玩笑,第七十七代圣女继位,是我们巫门的盛事,师侄我身为第七十七代弟子的大师兄,怎敢缺席不到?”

    萧麟特意点出了圣女七月是巫门的第七十七代弟子,而他则是第七十七代巫门弟子之中的大师兄,圣女七月的第一护法之职,本由他来做,却是半路被周清给抢了去。

    萧麟又在暗讽周清——这一次他嘲笑的是,周清不知身份!

    名义上,周清是巫门的第七十六代弟子,可萧麟显然不是在说这回事,他所暗讽的周清身份,是那个沉寂的天才,是那个巫门的废物周清!

    “也是,萧师侄的年龄应该跟我差不多吧,还是不要叫我师叔了,听着别扭,叫我周护法就好。”玄燕淡笑说道。

    比暗讽的功力,玄燕还真没怕过谁,你萧麟认定我不知身份,那我就让你明确一下我的身份是什么!

    作为巫门的第七十六代弟子,即便成了废物,你萧麟这个巫门第七十七代弟子的大师兄见了我,也得恭恭敬敬的叫上一声师叔!

    说我不知身份?是你萧麟不知道自己是何身份吧!

    “周师叔客气了,师叔便是师叔,我们巫门第七十七代弟子孝德明礼,岂有见了师叔,不拜见的道理。”萧麟温和的笑着,说道。

    啧,暗讽不过玄燕,他就直接骂了出来,他只说,我们巫门的第七十七代弟子孝德明礼,却没有提及周清这等巫门的第七十六代弟子。

    这摆明了就是说,你周清不孝德明礼呗?

    “若是人人都如萧师侄这般,以身作则就好了,我也不用被圣女加以教导之责。”玄燕淡笑说道。

    论骂人不吐脏字的功力,玄燕更强!

    你萧麟还孝德明礼?若是你真孝德明礼的话,那我周清管什么吃的?

    既然圣女都让我行以教导之责,那就说明,你们巫门的第七十七代弟子们,都是完蛋玩意。

    玄燕不仅把萧麟的话语给骂了回去,还把圣女七月给扯了出来,你萧麟可以认为我玄燕是在胡说,总不能认为圣女七月也昏庸无道吧?

    洞悉了玄燕的用意,萧麟脸上的笑容更显尴尬,他的眼神之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了一丝杀机。

    “哈哈,周师叔真是抬举师侄了。”萧麟大笑一声,转移话题说道:“今天周师叔接受了石鹤的挑战,必是一场龙争虎斗的好戏,不过大家毕竟身为同门师兄弟,我希望你们还是点到即止的好,切莫伤了彼此的性命!”

    “萧师兄放心,石鹤心中有数。”石鹤回应说道,他看向玄燕,目光之中满是战意。

    萧麟的话语,可不是为了真让玄燕和石鹤点到即止,而是在向石鹤表明,他希望石鹤能够杀了周清!

    其实不用萧麟多说,石鹤本身就是这等打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