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不要脸-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89章 不要脸

    石鹤来此的目的,便是要向周清发起挑战!

    然后战胜他之后,他石鹤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圣女七月的第二位护法。

    不,不是第二位,准确点说,应该他才是第一位,因为石鹤根本就没有对周清手下留情的打算。

    他要打死周清,取而代之,成为圣女七月的第一位护法!

    可周清不按套路出牌啊,自己都已经这么吊了,难道他就不想干掉自己?

    玄燕当然不想了,眼下的石鹤在他的眼中可是财神爷来着,怎么能轻易干掉呢?

    “你这样做,是否是辜负了圣女的信任?”石鹤不死心的问道,自己不听,他就不教了,如此怎能对得起圣女呢?

    “我只有教导之责,没有惩治之责。”玄燕淡淡的说道,你石鹤越是想让我对你出手,我还就越不出手了。

    眼下的玄燕,可是圣女七月的第一位护法,其他人想要成为圣女护法的话,最简单的办法便是战而胜之,可玄燕岂能如此轻易的出手?

    不付出点代价的话,就想挑战他玄燕,简直就是开玩笑嘛。

    石鹤显然没有想到周清如此的无赖,是的,在他的眼中,此刻的周清俨然就是一个无赖!

    “哼,我还以为周师叔你重新感悟了巫门请神术之后,会有多威风了,没想到还是个怂货,只敢教训那些普通弟子,却是不敢对我出手吗?”石鹤想着,冷哼一声,嘲讽说道。

    “激将法对我没用,我就是再怂,你见了我也得叫一声周师叔或者是周护法。”玄燕淡笑说道。

    他所经历的激将法多了去了,石鹤所用,真的是对玄燕半点的作用都没有。

    石鹤在来水墨别苑之前,是打死都没有想到,周清竟会摆出这样的衣服姿态,他还以为只要自己高傲一点,在周清的面前锋芒毕露一点,他自然会忍不住要出手教训自己。

    可石鹤失算了。

    若是玄燕不知道眼下的他这么“值钱”的话,也许真的会如石鹤所想,直接出手把他给扔出去,可既然知道了,那玄燕就不着急了。

    真正想要出手的是你石鹤,又不是我玄燕,我着什么急嘛。

    而且,想挑战我玄燕,并以此成为圣女七月护法的话,那也总得有点诚意吧。

    你以为你只是嘲讽两句,我就对你出手了?

    哼,天真!

    “你——”石鹤被玄燕无所谓的态度怼的说不出话来,他盯着玄燕看了半晌,无奈的直白说道:“我要向你挑战!”

    “挑战?”玄燕淡笑问道,石鹤的直白让他很是欣赏。

    “没错,素闻周师叔是我们巫门之中的第一武道天才,恰好我石鹤也擅长武道,所以想要向周师叔挑战。”石鹤继续说道,刚刚直白了一点,石鹤就又开始虚与委蛇了……

    玄燕听到此话,翻了个白眼,说道:“没兴趣,这什么巫门第一武道天才的名号,你想要的话,就直接拿去好了,我对这些虚名并不在意。”

    “那护法之职呢?”石鹤再也沉不住气的说道。

    “护法之职——”玄燕淡淡的笑了起来,说道:“你想挑战我,是因为你也想要成为圣女七月的护法?”

    “是又如何?”石鹤不再隐瞒,径直说道。

    “那我就更没兴趣了,接受你的挑战,对我有什么好处?你赢了的话,还可以借此成为圣女七月的护法,而我赢了,却也只不过是理所应当而已。”玄燕淡然说道。

    “你赢不了。”石鹤盯着玄燕,浑身战意蓬勃。

    “那我就更不会接受你的挑战了,真要输了,我周护法的名声可就毁于一旦了。”玄燕摇头说道。

    “你——孬种!”石鹤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他恨恨的骂道,以往有人被他直接点在脸上说对方赢不了,对方不管是谁,都会想要挽回一点颜面的。

    可周清,完全就是不要脸的路数啊。

    “敢不接受挑战,这可由不得你!”石鹤又是说道,他一副强硬无比的模样。

    “是,但我可以不出手,到时候你即便赢了,怕是也不会作数,圣女七月更不会愿意让一个胜之不武的人成为她的护法。”玄燕淡笑一声,一点也不跟石鹤置气,他淡淡的说道。

    石鹤眼神闪烁,旋即又恨恨的骂出声来,“你怎么如此的无耻?”

    “无耻的是你吧,空口白话,就想让我接受你的挑战吗?”玄燕质问说道。

    他的话语都已经如此的明显了,可石鹤竟是没有听出味来,他反而是说道:“不接受挑战,那我就打死你!你死了,我一样是圣女七月的第一位护法!”

    “哟,我好怕呀,不过三婆婆刚刚来信,说要我陪苑姐姐回岛上走亲,这一趟也不知道要去多久。”玄燕一副夸张的表情,对石鹤说道。

    这是玄燕早就想好的说辞,惹不起你石鹤,难道我还躲不起吗?我这就去三婆婆的岛上,看你石鹤敢不敢去岛上闹事,敢不敢去岛上再扬言打死我。

    玄燕只是不肯接受挑战的话,对于石鹤等人来说根本就算不得麻烦,因为他们可以强行出手,除非玄燕想要被他们给打死,否则的话,就必须得出手不可。

    如此,也达到了石鹤向玄燕挑战的目的。

    玄燕不想被迫出手,只有把主动权握在自己的手中,他才可以尽情的对石鹤等人进行敲诈。

    于是乎,他就把三婆婆给搬了出来。

    想挑战我?呵,我这就去三婆婆的岛上住着,看你们有没有种在三婆婆的岛上逼我出手。

    石鹤闻言,转头看了一眼玄燕身边的苑姐姐,对于三婆婆把苑姐姐赐给了周清一事,他也早有耳闻,这说明三婆婆对周清是非常非常看好的。

    如果事情真如周清所说,他跑到三婆婆的岛上去躲起来,石鹤等人还真拿他没有丝毫的办法。

    石鹤盯着玄燕的脸庞,似是想要看看他的脸皮是什么做的,他身为圣女七月的护法,是怎么能够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的?

    玄燕见石鹤无话可说了,这才又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想要挑战我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我还是很乐意帮助圣女七月挑选护法的,不过,既然想要通过我成为护法,你是不是也应该付出点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