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锋芒毕露-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88章 锋芒毕露

    “石鹤?”听苑姐姐说是石鹤到访,玄燕淡淡的笑了起来,他等这位石鹤,可是已经等待了好久。

    之前石坚和石超两兄弟献给玄燕的那块明皓石已经被玄燕给炼化掉了,其可以顶的上玄燕的数月苦功。

    仅仅是一块明皓石,就让玄燕的巫门炼神术更上了一层楼。

    学会了巫门炼神术之后,即便玄燕的经脉还没有修复,他也可以继续修炼了,只是无法突破先天之境,早前,玄燕就在先天境界之中堪称无敌,眼下的他,更是随手便可以碾压普通的先天高手。

    境界上面,没有进境,可玄燕的实力,却随着巫门炼神术的修炼,正在逐步的增强着,他的身体就好像是一个无底洞,完全没有境界这方面的困扰。

    玄燕与豫省的金家老爷子交过手,知道超脱了先天境界的高手有多强,可眼下的玄燕,却是有信心,即便是碰到了超脱了先天境界的高手,他也可堪一战。

    玄燕很是怀疑,自己的身体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尽头,随着不断的修炼,可以持续增强,为了验证这一点,也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玄燕的修炼较之以前,还要更加的努力。

    而明皓石这等天材地宝,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就让玄燕得到巨大的好处,是玄燕所迫切需要的。

    玄燕也已经从石坚和石超那里得到了消息,说是石家总共还有三块明皓石,石鹤有调用其中两块的权力。

    可仅仅是两块,就能让玄燕感觉到满足了吗?

    自然不能!

    玄燕想要的,是石家的全部三块明皓石!

    有了三块明皓石的话,玄燕可以笃定他的巫门炼神术可以突破到第二层的巅峰,甚至进入第三层也不是不可能,届时,玄燕巫门炼神术所能够动用的招数,就不只是光明神拳这一招了,他还将感悟到巫门炼神术的第二层之招!

    随之而来的,还有药神绝学法天象地的境界提升,自学会法天象地以来,玄燕唯一感悟的招式便是裂空掌,玄燕有预感,当自己的巫门炼神术突破到第二层巅峰的时候,他的法天象地也可以达到第二层的巅峰,同时,他也可以领悟到法天象地的第二招。

    除了巫门炼神术还有法天象地之外,玄燕的毒门炼体也早已达到了第三层的巅峰,他倒是领悟到了毒门炼体的第三招,可却一直都没有机会施展,毕竟眼下在海城市,他的身份不是毒门秋凌,而是巫门周清!

    不过技多不压身,毒门炼体的第三招应该是玄燕现在所学之中,威力最大的一招,其比法天象地的裂空掌以及巫门炼神术的光明神拳,威力还要大出了十倍有余,倒是可以作为玄燕的杀手锏来使用。

    一边想着,玄燕一边来到了水墨别苑的客厅之中,此刻的他,是周清的模样。

    进入客厅之后,玄燕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石鹤,不同于之前见过的石坚和石超,石鹤的身影更加的挺拔,他剑眉星目,不苟言笑,整个人的身上都弥漫着一股强悍的气息,这股气息让石鹤周身上下又充满了威势。

    此等威势,让普通人仅仅是靠近他,都能感觉到一种沉重的压力。

    好似在他的面前,不管什么人,都要低人一等一般。

    他坐的笔直,尽管他的对面更没有人,也没有人严格的要求他必须这么做,可这好像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

    一看他,玄燕就知道,石鹤是那种对别人狠,更自己更狠的人。

    他对自己的要求异常的严苛,也难怪他能够成为巫门第七十七代弟子当中最出色的天才之一,除了他本身的天赋之外,他眼下的成就跟他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也是分不开的。

    听到脚步声,石鹤转头,目光落在了玄燕的身上。

    他的目光很锐利,犹如利剑出鞘一般,锋芒毕露。

    换做是普通人,或者是巫门其他弟子的话,只是石鹤的这么一个眼神,都能让他们畏惧的停滞不前,乃至到跪倒在地。

    可玄燕不是普通人,他不仅不普通,眼下更是巫门圣女七月的唯一护法!

    见石鹤这般瞪向自己,玄燕淡淡的一笑,用一种看晚辈的目光看着石鹤。

    石鹤眉头一蹙,盯着玄燕看了半晌。

    他不说话,玄燕自然也不会说话,两人就这般对视着,好像要把客厅内的空气都给凝固一般。

    良久之后,还是石鹤最先沉不住气了,他问道:“你,便是周清?”

    石鹤的声音有些生硬,听上去跟他的人一样,充满了威势。

    “你应该叫我师叔,或者是护法。”玄燕淡淡的说道。

    石鹤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玄燕会这般回答他,要知道,在他的面前,还能保持淡定的年轻人已经很少很少了,石鹤也根本不习惯别人的忤逆或者是纠正。

    一般与旁人对话,都是石鹤问,别人答,没有人敢问石鹤什么,更没有人敢要求石鹤怎么样。

    可玄燕偏偏是这样做了,他直接要求石鹤,称呼他为师叔,或者是周护法。

    “我若不肯,你当如何?”石鹤微愣之后,整个人如石头一般不动如山,他用他生硬的声音问道。

    “不肯?那我这位护法可就要派上用场了,圣女七月觉得我们巫门弟子目中无人,缺乏教养,更缺乏对长辈的尊重,于是让我行使教导之责,你想让我教导一番吗?”玄燕淡淡的问道。

    “教导我?你有这个胆子吗?”石鹤听罢,脸上还是没有半点的神情,他冷声问道。

    “我是护法,我教你,你敢不听?”玄燕的脸上同样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他淡然问道。

    “不听又如何?”石鹤一副吊炸天的模样,端起面前的茶水来喝了一口,连看都不看玄燕一眼了。

    “不听那我就不教了,这还不简单?”玄燕淡淡的笑了起来,石鹤说话处处带刺,还不就是为了向玄燕发起挑战,可玄燕还就不接了,你不听又不是我的错,难道我非要教训你一顿不可吗?

    石鹤又是一愣,他巴不得周清能因为此事出手教训自己呢,这样的话,他就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与周清交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