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自己跳吧-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86章 自己跳吧

    首当其冲的便是扬言要倒立拉屎的高瘦青年。

    宋可卿速度极快,何少新等人只觉得眼前一闪,她就已经到了高瘦青年的身边。

    “记住,以后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要乱说。”宋可卿咧嘴一笑,一掌拍出。

    高瘦青年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宋可卿一掌拍飞,他整个人倒立的挂在了民居的墙上。

    噗——

    一声令人作呕的声音传来,高瘦青年大小便失禁,果然是来了一次倒立拉屎的壮举。

    何少新等人都愣住了。

    “这——宋可卿会武功?”

    “还这么强?”

    “靠,不是吧,这下玩大了!”

    众人怒骂间,一人想要转身偷偷的逃跑,可宋可卿却是一伸手就从背后抓住了他的衣领。

    “你想去哪?”宋可卿笑吟吟的问道。

    “那里,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宋可卿说着,手中微一用力,这人顿时也被宋可卿扔向了墙边,他的脸,不高不低,恰好迎着高瘦青年的屁股撞了过去。

    一股恶臭传来,险些把此人给熏晕过去。

    他现在心中无比的后悔,早知道就不说什么吃屎的话了,啧,现在好了,宋可卿还真就让他吃屎了——

    这人思虑间,宋可卿出手不停,又一人被踹向了墙边,他的头不多不少,正好落在了第二人的裆下!

    正是那位说要把头给玄燕他们当夜壶的青年!

    宋可卿秋风扫落叶般把每一个立下了flag的青年教训了一顿,他们的下场均是跟他们所里的flag相差无几!

    宋可卿说到做到,说要帮他们实现誓言,那就是要帮他们实现誓言。

    直到立flag的同学们,无一例外的“实现”了他们的誓言,剩余的何少新等同学这才反应了过来。

    他们心中暗自庆幸,幸好之前没放狠话,否则的话,眼下不是跟那些人的下场一样?

    得了,现在立flag的人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宋可卿该罢手了吧?

    可他们却是小瞧了宋可卿,难道不立flag就不用受到惩罚了吗?

    宋可卿出手不停,一巴掌随意的拍向了距离她最近的一人。

    “住手!我可没有立flag,你凭什么打我?”这人的反应倒是很快,他在看到宋可卿的手掌拍向他的时候,放声嘶吼了起来。

    “就凭你是何少新的朋友!”宋可卿蛮不讲理的说着,抓住此人的衣领,手腕那么一甩。

    这人顿时被扔到了空中。

    就在众人想着,宋可卿会如何惩治他们这些没有立flag的同学时,只听噗通一声巨响,那人已经落在了河里。

    眼下可是十月份了,早已进入了秋天,河水也已经冰凉,别说是落水的同学了,即便是岸上之人,也不禁看的打了个寒颤。

    “跑!”何少新二话不说,就想要逃跑。

    宋可卿实在太暴力,也太不讲道理,留在这里的话,只有被她扔进河里的下场,那还不如快点四散逃跑,能跑一个是一个呢。

    何少新自然是希望跑掉之人当中,有他自己。

    可他,还是太天真了。

    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又是带头者,宋可卿他们怎么可能让何少新跑掉呢?

    在何少新喊出跑这个字的时候,张帆已经拦在了他的面前,徐慧和于心琪也没有闲着,他们二人则是挡在了王秋身前。

    “跑?他们跑不了,你更跑不了。”张帆冷笑说道。

    “你妈~的!”何少新眼见如此,大爆粗口,他举着自己的拳头就朝着张帆打了过来。

    身为校足球队的成员,何少新的身体素质很好,他这一拳的力道可也绝对不小,可惜他,却是找错了对手。

    张帆本就有着一股子的莽夫劲,从玄燕那里学习了虎扑之后,更是如虎添翼,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何少新,如何能是他的对手?

    二人甫一接触,张帆就一拳把何少新给干趴下了,随后他也不再动手,而是就这么站在何少新的面前。

    另一边的徐慧于心琪还有王秋三人没有打起来,毕竟是女生,在大街上公然打架的话,不太好看。

    而且,王秋见自己是要以一敌二,从一开始就放弃了打架出手的打算。

    她不动手,徐慧和于心琪自然也不会动手,他们的目的,只是把王秋留在这里,不让她逃走而已。

    张帆三人拦下何少新和王秋的功夫,这家民居的门前已经快被宋可卿清场了,在场的同学之中,有不少都是何少新在校足球队的队友,他们以为自己跑的够快了,可在宋可卿的面前,他们却是连跑都跑不了。

    宋可卿身为先天高手,其身体素质,早已经超出了普通人一大截,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尽管她身为女生,可还是对在场的所有男生们形成了碾压。

    噗通噗通的落水声,不绝于耳,跟着何少新一起到来的同学,不断的被宋可卿扔进河水中。

    直到很快,街面上就仅仅剩下了一名同学。

    见跑也跑不了,而且宋可卿又盯上了自己,这名同学的手脚直哆嗦,他颤巍巍的说道:“那个——我跟何少新不算是朋友,我只是来充数的。”

    “那你更该罚,你这叫助纣为虐!”宋可卿冷笑一声,一伸手,把这最后一人也给扔进了河水之中。

    这小子也真够傻的,还想跟女人讲道理?还想跟宋可卿这样的女人讲道理?不得不说,他打错了算盘。

    听到最后的一个落水声传来,何少新和王秋的小心肝都禁不住的颤了一下,除了立flag之人个个挂在墙上之外,跟随着何少新身边的十几个人,已经就剩下何少新和王秋两位了。

    宋可卿一直没急着对他们动手,直到解决了其他人,她才迈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唉,我有点下不了手。”宋可卿叹了口气说道。

    “啊?真的!”何少新和王秋眼前一亮,下不了手好啊,那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免于惩罚了?是不是就可以免于被扔进河水之中了?

    “你们自己跳吧。”宋可卿紧接着又说道。

    “啊?”何少新和王秋傻眼了,这还不如让宋可卿把他们给扔下去了,自己跳,想想都觉得屈辱啊。

    “不乐意吗,那要不也来个倒立?”宋可卿笑盈盈的问道。

    噗通——噗通——

    接连两声入水之声,在几人的身边响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