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讨债-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84章 讨债

    外孙的病治好了,老人的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

    在他的安排之下,玄燕五人每人一间客房,而且还都是靠河岸的,这可比住在里镇旅店舒服多了。

    不用跟别人挤一间房不说,其内的设施也都是最为豪华的。

    老人其实非常的好客,以前他就经常会接待外来人入住,只不过发生过盗窃事件之后,老人就对外来的客人多了一份厌恶。

    再加上外孙生病,一直都治不好,这让老人的心情也是异常的烦躁。

    这才导致,玄燕等人到来的时候,老人的态度很不好。

    可现在外孙的病被玄燕给治好了,而且玄燕等人又都是大学生,洁身自好,不会发生什么盗窃事件,老人也就恢复成了他那副平日里笑呵呵的模样。

    说是怕再一次发生盗窃事件,可对于玄燕等人,老人家却是一点都不怕,玄燕他们就是把他家的客房都给搬空了又能如何,还能比他外孙的命更值钱不成?

    安排好了玄燕五人的住处,老人便离去了,他开始张罗着晚上招待玄燕等人的事宜,玄燕对他们家有大恩,只是留他们借宿的话,完全不足以让老人报答玄燕的恩德,所以老人就尽心尽力,一定要让玄燕等人在他家体会到真正的宾至如归。

    玄燕坐在屋子里,取出了那条从小孩肚脐处爬出来的小蛇,他没有杀掉小蛇,而是打算留着送给唐果当礼物。

    像这等天生蛊物,此刻虽是比较弱小,可若是精心培养的话,却是有一定的几率成长为神蛊!

    简单来说,就是天生蛊物的上限比较高,对于蛊门中人来说也异常的珍贵,唐果应该会喜欢这份礼物。

    之前老人家虽说,见过类似的情况,可当年是同样天生蛊物的可能性比较小,毕竟天生蛊物这东西,比之天材地宝还要珍贵。

    尤其是对蛊门弟子而言,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在玄燕观察这条小蛇的时候,张帆宋可卿等人却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性子,他们大摇大摆的走到了这家民居的门口。

    门口处,何少新等人还守在这里等着看玄燕他们的笑话呢,见宋可卿张帆徐慧还有于心琪四人走来,何少新神色一喜。

    “果然还是被赶出来了吗?哼,就知道是这种结果,白费力气!”何少新冷哼一声,对他身边之人说道。

    “不对劲,少了玄燕。”王秋注意到只有四人走来,玄燕却是没跟着。

    “什么情况,那小子呢?”

    “不会真帮这家人治好了他们的病状吧?”

    “他一个学历史的,有这么神?”

    “依我看呀,估计是被人扣下了,下一步就是扭送到派出所去。”

    “他这都已经构成诈骗了,嘿嘿,短时间内怕是见不到那小子喽。”

    何少新的狐朋狗友们个个幸灾乐祸的说道。

    “一群白痴!”宋可卿远远的听到他们的对话,不屑的冷哼一声,随后他们走到了何少新等人的身前。

    “怎么着,可卿,现在后悔了,想跟我回酒店去住了?”何少新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眉毛一挑,得意说道。

    “呵,后悔,不不不,你错了,我可不是来想你忏悔的,而是来收债的!”宋可卿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摇了摇,说道。

    “收债?”何少新一愣,他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欠了宋可卿的钱了?

    “可卿,你傻了吧?收什么债啊,何少新又不欠你什么。”王秋帮腔说道。

    宋可卿压根就没理会他们二人,她径直转头,看向了一位高瘦的学生,说道:“我记得你刚才说,如果我们能够留宿在这里,你就倒立拉屎来着是吧?”

    “还有你,说要用你的头给我们当夜壶。”

    “还有你,说要吃掉他倒立拉得屎。”

    “还有你……”

    宋可卿一连指向了好几人,真是那些曾经立flag的人!

    宋可卿要收的债,自然不是什么钱财,而是要帮这些人实现他们的誓言!

    在宋可卿指向他们的时候,这群人的脸色就全变了。

    宋可卿等人竟然真的住在了这家豪华民居当中?

    靠!

    这怎么可能?

    不是说,这家民居的主人,最讨厌外来者吗,怎么可能会留下他们借宿?

    难道玄燕治好了那老人家人的病状?

    “不用想了,玄燕出手,那还不是针到病除?”宋可卿冷笑说道。

    “哼,也不用露出这么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现在我们几人,就是得到了可以在这里借宿的资格!”张帆冷哼一声说道,之前他也看何少新等人不顺眼,碍于玄燕,他没有说什么,可不代表,他会跟玄燕一样,对这些事情不往心里去。

    玄燕是不在乎何少新等人的,以他的身份地位,若是与何少新这等普通人计较,那也只会跌份。

    况且,玄燕也是真的不在乎何少新等人的嘲讽,他们的嘲笑声不痛不痒的,而且,嘲笑来嘲笑去,不也只能证明他们是一群白痴么?

    “哼,王秋,没想到吧,打脸来的如此之快,想要把可卿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你打错算盘了!”高冷的于心琪也忍不住说道,她的矛头指向了王秋。

    在于心琪看来,王秋比之何少新等人还要可恶,她身为自己三人的舍友以及朋友,居然出卖宋可卿,还帮着何少新来想法设法的占宋可卿的便宜。

    此等舍友,简直为人所不齿!

    “你——”王秋怒视着于心琪,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之前她也笃定,玄燕几人肯定没有办法留宿民居的,可现在被打脸了,她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被打脸也只是小事,关键此事,还会引来何少新的不快,他会不会一不高兴,就把自己从酒店里赶出来啊?

    王秋还真是小看了何少新了,何少新怎么会把她给赶出来呢?尽管王秋的姿色,与宋可卿完全没得比,可终归也是个女人不是?

    他何少新在自己房间里留下的那个位置,怎么着也得有人住!

    既然宋可卿不肯,何少新也拿她没有办法,那就由王秋来顶替她好了!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现在嘛,是宋可卿等人的讨债时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