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天生蛊物-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83章 天生蛊物

    卧室内,玄燕的神色仍旧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老人家还有那一对男女看着他,心中都忍不住的有些紧张,可他们却也乖乖的,没有出声打扰玄燕。

    直到玄燕诊脉完毕,老人家才迫不及待的问道:“小燕医生,小岳他怎么样?”

    “无碍。”玄燕头也不回的说着,手中出现了一根明晃晃的银针。

    在场的众人甚至都没有看清玄燕的动作,只觉眼前一闪,银针便已经刺入了床上小孩的腹部位置。

    玄燕又一连出了三针,然后便没有了其他的动作,他只是盯着小孩的腹部,一脸的若有所思。

    “小燕医生,这就——”老人家见玄燕总共也只施了四针,便没有后续了,又等待了一会,见玄燕确实没有其他动作之后,他才开口问道。

    “等着就好了,哦,如果你们着急的话,可以先去为他准备点吃的,他的身子骨太虚,醒来之后,应该会想吃东西。”玄燕淡淡的说道。

    “这样就好了?”那一男一女神色疑惑的看向了他们身边的老爷子。

    老爷子这是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年轻人,看他的样子,还是学生吧?他们儿子的病,已经愁怀了一家人,各大医院都去过了,就是治不好,这个年轻人只出了四针,就治好了?

    一男一女都不太相信,别说是他们了,就连老人家又是心里没底,现在让他们离开,他们根本就放不下心来,还不如就在这一起等着了。

    至于准备吃的,又哪用得着他们动手,在玄燕说出此话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出门为小孩准备吃食了。

    等待了半晌,还是不见有丝毫的动静,小孩也没有任何的好转,老人家不禁有些急了,他说道:“小燕医生,你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话,不要耽误我们叫救护车啊。”

    玄燕听罢,淡然一笑,伸手蓦然指向了小孩的肚脐处。

    老人家,以及那一男一女,皆是朝着小孩的肚脐处望去,随后他们便是一阵恶寒。

    只见一条花花绿绿的小虫,正从小孩的肚脐处拼命的往外钻。

    它钻的有些艰难,过程更是有些漫长,直到过去了半个小时,小虫的尾巴才最终露了出来。

    观其模样,分明就是一条长约二十公分的小蛇。

    老人家以及那一男一女全都惊呆了,他们打死也想不到,在他们孩子的体内,竟是会有一条小蛇钻出来。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老人家结结巴巴的问道。

    “天生蛊物,你们里镇,靠水而居,比较的阴暗潮湿,最适合这种蛊物的生长,不过此等蛊物,应该也不多见,是你家小孩运气不好,成为了它的寄宿体。”玄燕伸手拿起小蛇,淡淡的说道。

    小蛇一个劲的扭动着他的身子,看其模样,竟是还想钻进玄燕的身体之中。

    可玄燕又岂能让他如愿,他一针刺在小蛇的头部,让小蛇冷静了下来,随后他便收进了袖中。

    “蛊物?是什么东西?”小孩的父亲,出声问道。

    “你可以理解为会钻进人体内的虫子,算他命大,再晚两天的话,怕是他的性命,就真的要保不住了。”玄燕淡然回应。

    “你的意思是说,小岳的病,都是因为那条小蛇?怪不得吃什么要都治不好,这是有东西钻进了他的体内。”小孩的母亲,那位女士倒是接受能力比较强,她疑惑说道。

    “是的,现在病根已出,好好休养,他就没什么问题了。”玄燕淡淡的说道。

    玄燕说话间,床上的小孩就传出了一声呻~吟声,他悠悠的睁开了他的眼睛。

    “醒了!小岳,你终于醒了,哈哈,担心死妈妈了。”小孩的母亲第一时间发现,她一跃扑到了小孩的床前。

    “咦,我想起来了,我小时候好像也遇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是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那一次,他没能熬过去,听说我们镇上,偶尔就会出现这种奇怪的怎么治都治不好的疾病。”老人沉思了半晌,轻咦一声说道。

    “他们也是被这种虫子侵入了身体吗?”老人家说完,看向玄燕问道。

    玄燕淡淡的点了点头,说道:“相差无几吧。”

    说着,玄燕手臂一挥,把插在小孩身上的四根银针取了出来,他说道:“让他吃点东西,然后好好休息吧,折腾了这么久,他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

    “好,好,多谢燕医生了,小琴,你们两个听到没有,让小岳好好休息,我出去招待一下燕医生他们。”老人家说着,跟随着玄燕一起从卧室中走了出来。

    他们一出门,宋可卿和张帆就知道此事成了,因为老人家喜形于色,与之前的那副臭脸,已经截然不同。

    “我就说,玄燕没问题吧。”宋可卿得意的笑了笑,对徐慧和于心琪说道。

    徐慧和于心琪看着玄燕,眼神中异彩连连,他们倒不是对玄燕有了什么爱慕之意,只是一想到,没有酒店住的他们,可以住在这家里镇最豪华的民居里,他们就忍不住的激动。

    “燕医生,之前多有得罪,希望燕医生不要怪罪。”老人家突然朝着玄燕拱手一礼,态度恳切的说道。

    “无妨,是我有求于人。”玄燕淡淡的说道。

    那小孩所患,也并非什么大病,那个蛊虫,虽已成蛊,可却成不了什么气候,随便一个贤医或者是巫门的弟子前来,都能为小孩治好,可这一家人,却不认识中华医馆或者是巫门的弟子,面对此等疾病,他们也只能束手无策。

    经玄燕这么一提,老人家才想起来,玄燕等人其实是来借宿的,之前他态度还很不好,可现在,玄燕救了他的外孙,甭提他的心里有多么的感激了。

    而且,玄燕还压根不提诊金的事,要知道,他们这两个月以来,单单是为小孩看病,就花费了不下百万了。

    老人家如此一想,更觉得玄燕此人非是一般人。

    “我这就领几位去客房,我们家别的不多,就地方多,你们每人一间,想住多久住多久,吃喝都算我的,赶明儿,我再让小琴他们领你们在这四周好好的转一转,玩一玩,必定叫你们不虚此行。”老人开怀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