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宋义-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8章 宋义

    宋义看着玄燕的时候,玄燕也在打量宋义。

    跟矮小的宋智不同,宋义的身材比较高大,只是站在他的身边,就能感受到比较大的压力。

    作为一名长期掌控金城市地下势力的龙头老大,宋义的身上还有着一股彪悍的江湖人气息。

    “没错,是我。”玄燕淡淡的说道。

    “跟我来吧,我有话要对你说。”宋义不给玄燕丝毫拒绝的机会,转头就走。

    玄燕淡然跟上。

    看着玄燕跟宋义离开,林枫等人的脸上总算是又露出了笑容。

    “宋三叔应该不会同意宋可卿跟玄燕在一起的吧?”陈恒忍不住问道。

    “废话,他玄燕有什么资格跟宋小姐在一起?”董玉宁看了陈恒一眼,眯着眼睛说道,“宋三叔一定会让玄燕知难而退的。”

    “知难而退?不见得。”林枫冷笑一声说道,“以宋三叔的脾气,你们觉得他会这么温和的对待玄燕吗?”

    “你的意思是?”杨安问道。

    “哼,哪怕以后我们再也见不到玄燕了,我都不会感到意外。”林枫笑着摇了摇头,心里舒畅了很多。

    就算你玄燕是宋可卿的朋友又怎么样?就算你会哄宋可卿开心,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被宋家人硬生生的拆散,宋家是绝对不会允许宋可卿喜欢上你这么一个没钱没势的穷酸的。

    “再也见不到啊,那倒是有些可惜了。”李天香站在一旁撇了撇嘴,脸上写满了幸灾乐祸。

    “欣欣,玄燕他——不会有事吧?”尽管之前看到玄燕跟宋可卿在一起,让冷青璇心里很难受,可她还是忍不住的担心玄燕。

    “不自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管他去死!”孟欣欣恨恨的说着,走到宴客厅的另外一边,气哼哼的坐了下来。

    宴会继续,玄燕跟在宋义的身后,走进了一间包厢之中。

    “请坐。”

    宋义指着面前的沙发说道,他亲自动手泡了一壶茶,给玄燕倒了一杯,随后才坐到了玄燕的对面。

    “首先,我要谢谢你,不远万里的来给老爷子治病。”宋义说道。

    不给玄燕作答的时间,宋义又继续说道:“然后,我想告诉你的是,可卿年纪还小,喜欢胡闹,她从小性子就比较冲动,所以对于她刚才的举动,你千万不要当真,也许一两天过后,她就把这事给忘了。”

    玄燕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看的出来,这位宋义倒是真心的爱护宋可卿,只可惜他却是不知道,宋老那边恨不得玄燕能够看上宋可卿呢。

    “最后,我要说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希望燕医生你能搬出御山一号!”宋义目光逼人的看着玄燕,缓缓的说道。

    “搬出御山一号?”

    玄燕疑惑的看着宋义,已是明白,原来这才是宋义找他的真正目的——御山一号!

    “你还年轻,住不来这么豪华的房子,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燕医生你好。”宋义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又是说道:“你放心,我会另外给你安排住所,保证让燕医生住的比在御山一号还要舒服。”

    “我很喜欢御山一号。”玄燕淡淡的说道。

    住不来?扯淡!玄燕就感觉在里面住的很自在

    清静、自然、心旷神怡。

    “看样子燕医生是不肯搬了?”宋义的神色微微阴沉了下来,他的目光越发的逼人。

    玄燕恍若未觉,嘴角处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他语气很坚定的说道:“不肯!”

    得到玄燕的回答,宋义没有再说话,而是就这么一直看着玄燕,包间内的气氛渐渐凝重,空气都好像要凝固了一般。

    看了许久,宋义才笑出了声来:“老爷子他们说的没错,你的胆子真的很大。”

    “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逼你的,你毕竟是老爷子的救命恩人,我们宋家不会不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我只是,想跟燕医生你打个赌。”宋义咧嘴笑道。

    “怎么说?”玄燕淡淡的问道。

    “我有几个朋友家的小辈生病了,看了很多医生都看不好,我想请燕医生你去看一看,如果燕医生有本事治好了他们,我也就认可了燕医生你拥有住在御山一号的资格,而若是燕医生你治不好,我希望你能主动的搬出来。”宋义说道。

    他行事还算磊落,尽管很想要御山一号,却也没有巧取豪夺,而是给了玄燕一个彻底拥有它的机会。

    “御山一号本来就是宋老送给我的。”玄燕淡淡的说道。

    宋义摆出来的这个赌局可不公平,玄燕赢了,只是得到了本就属于他的东西,而若是输了,就要把这样东西拱手让人,打赌可不是这么个赌法的。

    “我那几个朋友都很有钱,你治好了他们的小辈,自然也能够得到一笔足够丰厚的诊金。”宋义靠在沙发上,自信的说道。

    “诊金也是应该给的。”玄燕对宋义的说法一点也不满意。

    “你还想要什么?如果没有我引荐的话,你连得到这些诊金的机会都没有吧?”宋义有点不爽了,这小子还真是够贪够难缠的。

    “再多的诊金,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意义。”玄燕摇头说道。

    “你小子不缺钱?都去西餐厅打工了,你可千万别跟我说,你不缺这点钱。”宋义瞪着眼睛,有些生气的说道。

    “我未满十八岁,根据爷爷定下的规矩,给人治病,不能收钱。”玄燕淡然说道。

    “还有这规矩?”宋义愣了一下,才又说道:“你小子可不要骗我,如果真是这样,那老子给你爷爷的一百万怎么算,御山一号又怎么算?”

    “一百万?”

    这回换玄燕愣住了,即便是淡然如他,此刻也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

    “靠!这老头坑我!”

    玄燕早就觉得奇怪了,自从他学会了施针以来,老爷子就不再出手了,而他给人治病又不收钱,那老爷子哪来的钱财维持家用呢?

    原本玄燕还以为那可能是老爷子的积蓄,却没想到,老爷子不是不收钱,只是不让他收钱而已——

    “这个老混蛋,我来金城市,他收了一百万,却只给了我两百块钱的路费和生活费,害的我现在都不得不放学之后去打工才能养活自己,敢情他是把钱都装进自己腰包了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