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奇货可居-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70章 奇货可居

    石坚和石超默然的点了点头,他们便是这个意思。

    想做天下第一,最好的办法,不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而是只打败原本的天下第一就好。

    同理,想要成为圣女七月的护法,也不用证明自己比其他所有的巫门弟子都更强,只要能够证明比现有的护法更强便好。

    所以巫门第七十七代弟子的佼佼者们,都在计划着要来挑战周清。

    一来,他们看周清不顺眼,想要教训他一顿。

    二来,一旦能够战胜周清,他们也就进入了圣女七月的视线,成为圣女七月的护法,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巫门第七十七代的佼佼者们,都不是好相与的,所以周护法在海城市,还是小心为上。”

    “我想圣女七月,会让周师叔成为护法,一方面是周师叔确实有成为圣女护法的能力,而另外一个方面,也是想要借周师叔来选拔更多的护法吧。”

    石坚和石超两兄弟相继说道。

    “此事,古来有之,所以成为圣女七月的第一位护法,也不见得完全就是好事。”

    “我们巫门总共经历了七十七位圣女,也有过七十七位圣女的第一护法,而在之前的七十六位当中,只有十六位活了下来,并最终成为了我巫门位高权重的存在。”

    “剩下的六十位,都还在圣女选拔护法的时候,就已经陨落。”

    “他们不是死在外人的手中,而是死在了同门之手。”

    “毕竟做了圣女的第一护法,就意味着成为了整个巫门的众矢之的,有太多人想要挑战第一护法,并借着第一护法的名头,成功坐上圣女护法之位。”

    另外五人也是纷纷对玄燕说道。

    他们在到来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要与玄燕陈清利弊。

    玄燕听罢,沉吟了起来,他之前倒是真没想到,成为圣女七月的第一护法,竟会引来这么多的麻烦。

    “七十六位,只活下来其中的十六位,这等几率——”玄燕无奈苦笑,他问道:“你们又是追随我,又是对我献宝,难道就不怕我会提前陨落吗?到时候,一切的心思,可就都白费了。”

    “我们敢来,自然是对周护法有信心。”

    “而且,若非是周师叔乃是圣女七月的第一护法的话,怕是也轮不到我们的追随,这间别墅内怕是早就已经塞满了想要追随周护法的巫门弟子。”

    石坚和石超两兄弟直言不讳的说道。

    “其他的巫门弟子,之所以没有来,应该是不看好周护法吧。”

    “可我们相信,周护法一定能够成为第十七个活下来的第一护法!”

    “我们等人,也愿意倾力相助,帮助周护法应对那些巫门弟子中的佼佼者。”

    “只希望周护法,在坐稳护法之位的那一天,不要忘记了我等。”

    “他们不敢追随周护法,我们敢,人活一生,总不能渴望一帆风顺,该冒的险还是要冒的,更何况,周护法实力非凡,早先就因为比那些七十七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们强了太多,才被破格提拔成了巫门的第七十六代弟子,我们就是对任何人都没有信心,也会对周护法充满十足的信心!”

    另外五人又是争相说道。

    玄燕突然想起来一个成语,叫做奇货可居!

    这几人的眼光可能不是太好,但运气却是不错,如果是以前的周清,面对同样的处境,必定也是跟其他六十位第一护法一样的下场。

    可玄燕不一样!

    巫门天才?第七十七代弟子中的佼佼者?

    玄燕曾经以一人之力,对抗中华医馆十大天才而不落下风,巫门第七十七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们,怕是也就跟中华医馆的十大天才差不多的水平吧?

    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巫门第七十七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们,可能与当初跟玄燕交手时的中华医馆十大天才相比,实力更高了一截。

    可玄燕的进境却是更快。

    他听到几人的话语,淡淡的笑了起来,说道:“想拿我做踏脚石,他们算是打错了主意,如果他们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晋升圣女护法的话,那这一代圣女的护法,应该就只有我一人了。”

    “你们的选择没有错,你们的心血也不会白费,放心便是。”玄燕淡淡的对几人说道。

    他的声音很轻很淡,可其中却有着一丝不加掩饰的狂傲。

    如果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晋升圣女护法,那这一代的圣女护法,便仅他一人!

    这需要多么强大的自信,才能说出这番狂傲的话语!

    可怪就怪在,石坚和石超等人,却并没有觉得周清狂妄,反而认为是理所当然,如果周清都没有这等自信的话,那他们对于周清,就更加的没有信心了。

    石坚和石超,以及他们身后的五人皆是对视了一眼,他们从玄燕的话语中都体会到了一丝热血沸腾的感觉。

    “周护法,据我们所知,第一个出手的,会是我们石家的石鹤,石鹤此人已经很久没有显露过他的真实实力了,眼下他虽然还是位列巫门第七十七代弟子当中的第十,可他的实力,应该已经足够冲进前五了。”石坚猜测说道。

    “石鹤修炼的巫门请神术,所摄取的是天地自然当中石头的力量,他最难缠的不是术法,而是身体,石鹤没有去领悟任何一门巫门请神术中的术法,而是自己感悟,学会了把巫门请神术融于自身,其效果,相当于毒门的毒门炼体。”石超也为玄燕介绍说道。

    “哦?用巫门请神术来炼体,他承受的住吗?”玄燕对石鹤此人倒是有了一丝兴趣,实在是他本身所修炼的,也是炼体之法。

    “石鹤的武道天赋,也如周护法一般,非常的卓绝,所以尽管不会巫门请神术当中的术法,可巫门请神术融于自身,再加上他的武道天赋,令其也是非常的可怕。”石坚似是想到了石鹤的恐怖之处,他有些出神的说道。

    “石鹤的练法,是我们石家从来没有涉及过的,其他家族也没有人敢于做出这种尝试,所以,石鹤不能以常理度之,周护法还应该多加小心才是。”石超也劝玄燕不要掉以轻心。

    可玄燕却好似根本没有听他们在说些什么,他把玩着手中的明皓石,淡淡的问道:“这明皓石,是来自于你们石家吗,石鹤有没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