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不敢动手-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65章 不敢动手

    玄燕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这赵家和李家还真是该死,自己三番五次的放过他们,不与他们计较,他们竟是如此的不知满足,还为了讨好森大师,把冥大师的死亡信息给透露了出去。

    “怪不得,原来你来便是为了得到邪医李玄的消息。”玄燕淡淡的说道。

    “没错!”森大师也不否认,他才不会因为玄燕治好了赵家和李家的两位公子哥,而跑上门来找他麻烦,真正令他心动的,是邪医李玄!

    “你不怕吗?不怕周清知道你虎口夺食?”玄燕淡淡的问道。

    “怕,怎么不怕?可周清已经今非昔比,只是一个邪医李玄的下落,他怕是已经不放在眼里了。”森大师提到周清的时候,满脸的恨意,他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周清给夺取了!

    不是如此的话,他也不会选择冒险。

    找上玄燕,不仅意味着可能会得罪了周清,还意味着可能直接遇上邪医李玄,邪医李玄名声太大,森大师可没有与他交手的信心。

    但森大师这也是没有办法,经历过在周清面前的一跪之后,他已经一无所有了,就连声望也是降到了最低。

    他上面的那位巫门的大人物,也不愿意再庇护于他,森大师无奈,他必须要重新证明自己的价值,才有希望从周清的手中夺回一切!

    到现在,森大师都还不知道,周清已经是巫门圣女七月的第一个护法,否则的话,他一定不会再多做他想,更加不会敢来周清的地盘上虎口夺食。

    “他纵是再不放在眼里,也不会允许你如此乱来的。”玄燕又是淡淡的说道。

    “那又如何,我还有什么可以输的吗?”森大师不屑冷笑,他说道:“而且,一旦我能从你的身上得知邪医李玄的下落,那我便是立了大功,区区一个周清,哼,我倒要看看他还敢不敢找我的麻烦!”

    森大师这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已经彻底豁出去了,势要从玄燕这里得到邪医李玄的线索不可。

    “天真!”玄燕摇头淡笑,“你就算立再大的功劳,周清想要杀你,也是易如反掌。”

    “呵,我可不相信他有那么大的本事,倒是你,怎么,还盼着周清会来救你不成?”森大师冷笑说道。

    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

    “不需要。”他淡然说道。

    “别说他不会来,他就算真的来了,我也不怕,你敢出手,救我所伤之人,那就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否则,我森大师的脸还往哪搁?”森大师继续冷笑,他一副吃定了玄燕的样子。

    “那便动手吧,说那么多废话有什么用?”玄燕淡淡的催促道。

    “你——”森大师看着玄燕淡然的样子,倒是不敢出手了,他在来之前也没有想到过,要对玄燕出手,在他看来,这种事情还用得着出手吗?玄燕一个经脉尽断的废物,还不是任他森大师揉捏?

    森大师以为,只要自己往玄燕的跟前一站,再稍加威胁,玄燕必定会把邪医李玄的下落告知自己。

    不得不说,森大师真的是太看得起他自己了。

    就连当初的周清,都没有办法让玄燕开口,他森大师又凭什么?

    “你让我出手?”森大师难以置信的问道,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玄燕竟会主动邀请他出手。

    难道他有什么依仗不成?

    玄燕越是如此,森大师就越是不敢出手了,森大师性格谨慎,能够冒险前来,已经殊为不易,还要对玄燕出手的话,他完全没有这种准备。

    “怎么,你没打算对我出手吗?那你来做什么,你以为就这三言两语,就能得到邪医李玄的下落了?”玄燕看着森大师一副警惕的模样,又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这就是为什么,玄燕从来没有把森大师给放在眼里的原因。

    一是因为他自身的实力比森大师强了太多,二则是森大师这犹豫不前的性子,也实在让玄燕对他没什么兴趣,更是重视不起来。

    “你——”面对玄燕的奚落,森大师颇有些恼羞成怒,连一个区区中华医馆的医生,也敢看不起他森大师吗?

    森大师想着,不知为何,又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说道:“你想逼我出手吗?”

    “哼,那我偏不让你如愿,不管你是本身有所依仗也好,是想诱我出手,然后让周清来杀我也好,你都可以不用打这个如意算盘了。”

    森大师冷哼一声,继续说道:“我劝你还是识趣一点,乖乖的把邪医李玄的下落告诉我,否则的话,下一次就不是我来找你了,而到了那个时候,即便你把你所知,和盘托出,也免不了要陨落的下场!”

    “你一个中华医馆的医生,在海城市过活本就不易,又何必再给自己找麻烦了?只要你肯把邪医李玄的下落告诉我,我保证,保你在海城市四年无虞,就算是周清想要杀你,他也得掂量掂量!”

    森大师恩威并施,一边威胁玄燕,一边又给玄燕抛出了巨大的诱惑。

    可不管是他的威胁,还是他的诱惑,对于玄燕而言,都没有半点的意义,身为巫门圣女七月的第一个护法,玄燕还会怕了巫门中人的威胁,还用得着巫门中人来保护他?

    玄燕心中苦笑,这个森大师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白痴!

    但玄燕的脸上却是毫无异色,反而是有着一丝思考之色。

    “你最好考虑的清楚一点,是要得罪我,还是要受我的保护!”见玄燕“犹豫”,森大师冷笑说道。

    “好吧,我告诉你。”玄燕淡淡的说着,转头看了看四周,见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边,他迈步走向了森大师。

    “你做什么?”森大师被玄燕突如其来的向前吓了一跳,他精神紧张的问道。

    “当然是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邪医李玄的下落了,怎么,你不会想要我在这里大喊出来吧?”饶是玄燕一向淡然,此刻也要忍不住翻白眼了,这个森大师如此胆小怕事,他是怎么在巫门之中立足的,又是怎么在海城市混出一番名堂的?

    森大师思虑再三,觉得玄燕说的有些道理,这种秘密的事情,还是说悄悄话的好,不过他却没有放松自己的警惕,而是暗中把巫门请神术调动了起来,这才任由玄燕走到了他的身边。

    玄燕趴到森大师的耳边,对他低声说道:“邪医李玄,就在你的眼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