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冷眼旁观-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57章 冷眼旁观

    来到学校,张帆径直把车开到了他们学院教学楼的门口。

    玄燕不在的这一周,大一新生的军训已经结束了,时值下午,教学楼内的人不少,而玄燕和张帆到来的时候,又恰好是个下课的时间。

    这不,玄燕和张帆刚刚从车里下来,便看到了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的李泉和黄霖。

    李泉和黄霖乍一见到玄燕,皆是神色一愣,玄燕都失踪了一个多星期了,音讯全无,李泉和黄霖还以为他是被周清周学长给干掉了。

    毕竟,玄燕与周清的恩怨,复海大学人尽皆知,而作为玄燕的舍友,李泉和黄霖知道的更加清楚。

    在玄燕消失的这几天时间里,李泉过的出奇的愉快,而在学校里开始传出玄燕被周清周学长干掉的传言时,李泉更是偷笑了好久。

    玄燕也不知道,李泉对自己的敌意来自于哪,他可没有得罪过李泉,而李泉不仅仅是看他玄燕不顺眼,甚至还曾经去找周清告过玄燕的密,他的目的不言而喻,自然是想要借周清之手来教训玄燕,同时,他也好抱上周清的大腿。

    只可惜,李泉去的晚了点,等到他见到周清的时候,真正的周清已经被玄燕所杀,而李泉所见到的周清,则是玄燕所化!

    玄燕见李泉来告自己的密,没给他什么好脸色,还暗中授意了武术协会,可以拿李泉来练手。

    玄燕不在的这一周,周清自然也是没有来过学校的,没有人给武术协会撑腰,武术协会的人这段时间倒也表现的很低调,他们不仅没有再来找过张帆的麻烦,甚至连每日里殴打李泉的任务,也给抛到了脑后。

    所以李泉,才会难得的舒服惬意。

    他看不顺眼的玄燕,一直都没有回来,武术协会的人,也一直没有再对他出手,李泉仿似感觉到,生活处处充满了美好。

    可这种美好,他李泉都还没有享受够,玄燕竟是又出现在了学校之中。

    “他——他没被周学长干掉啊?”黄霖有些吃惊的问道。

    “瞎说什么呢,周学长可不是草菅人命的人,尽管以他的身份,就算干掉了玄燕,也不见得会有什么事,可周学长为人那么正直,是不会做这种事的。”李泉的心里更加不爽呢,可听到黄霖的问话之后,他却是摆出了一副尊敬周学长的样子,维护说道。

    李泉在“周清”那里,明明没有讨到什么好处,还被周清授意武术协会的人,天天殴打他,可李泉却是在每一次提到周清的时候,都百般的维护和尊敬。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们李家还想要东山再起的话,那他唯一可以指望的人,就是周清!

    至于说周清为人正直什么的,李泉纯属扯淡,哪怕是玄燕所化作的周清,其实也跟“正直”这两个字,完全的搭不上边。

    “呵呵,传言这么说的么,我也不知道真假,可既然玄燕回来了,那这传言肯定就是假的了。”黄霖干笑两声说道。

    “我们——要不要去打个招呼?”黄霖说完,看着李泉问道。

    玄燕不在的这段时间,黄霖又跟李泉混到了一块,实在是他想抱上张帆的大腿,而张帆却不鸟他……

    “哼,要去你去,我可不去。”李泉冷哼一声说道,他的脸上挂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继续说道:“哦,对了,照完招呼之后,别忘了给他送行,就算他没有被周——”

    李泉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想说“就算他没有被周学长给干掉”的,可念及自己刚刚说过的话语,他又把这话给生生的咽了回去。

    “就算他没有出事——”李泉临时改口,他冷笑说道:“哼,他也在学校待不久了,我们的指导员老师,可是已经决定开除他了,就连学院里,也同意了指导员老师的意思。”

    黄霖想了想,觉得李泉说的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他瞬间便打消了上前与玄燕打招呼的想法,既然玄燕都要被开除了,那还跟他聊个什么劲啊。

    在李泉和黄霖笃定玄燕一定会被开除,而对他不作理会的时候,倒是有不少的同学还上前关心了一下玄燕。

    他们都是与玄燕和张帆的关系还不错的同学。

    与这极个别上前表示关心的同学相比,大多数的同学都选择了冷眼旁观。

    他们跟李泉和黄霖的想法差不多,反正玄燕都要被开除了,那也没有必要再虚伪的和他寒暄一番了。

    张帆眼看着大多数同学都对玄燕冷目以待,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他们之中,也有不少人,曾经对他和玄燕表现过善意来者。

    并不是每一位新同学,都知道周清的大名,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因为惧怕周清而疏远玄燕。

    毕竟周清跟他们,都不算是一个学院的,这些人也便以为,周清的手再长,也伸不到他们学院里来。

    他们这还真是小瞧了周清了,眼下,可是就连他们的指导员老师,都因为想要讨好周清的缘故,而要把玄燕给开除……

    得罪了周清的时候,都还有不少人愿意与玄燕和张帆亲近,眼下,听说指导员老师会开除玄燕,他们就一个个露出了原形,似不愿意再与玄燕有过多的接触了。

    还乐意上前与玄燕打招呼,并提醒他指导员老师可能会开除他的人,很少很少。

    张帆还因为这一幕,觉得世态有些炎凉,可玄燕却是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别人对他是个什么态度,玄燕根本无所谓。

    只有那些真心待他的人,如张帆,如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跟他打招呼并提醒他的同学,只有这些人,才会被玄燕当成是真正的同学。

    至于其他人嘛,虽说他们在同一个学院,甚至在同一个班级,可在玄燕的眼中,却是可能连个陌生人都不如。

    随意的跟上前来的几位同学说了几句话,玄燕步入教学楼,径直朝着他们指导员老师的办公室而去。

    目送着玄燕“悲壮”的身影,包括李泉和黄霖在内的,那些冷眼旁观的同学们都没有选择离去。

    有这热闹可看,他们干嘛还要急着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