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甘愿受罚-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54章 甘愿受罚

    森大师跪的毫不犹豫,跪的果断异常。

    他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我可不是对周清跪的,而是对唐果和叶萌叶奇跪的。

    可这等屁话,就连他自己也不肯相信,因为他特么的此刻就是对周清跪的!

    能跟唐果还有叶萌叶奇混在一块,周清的身份还能简单的了吗?他在巫门之中的地位,还能低得了吗?

    如果让森大师知道,玄燕眼下已经是圣女七月的第一个护法,还行教导之责的话,怕是他连跪都要跪不住了。

    而若是再让森大师知道,之前胡少他们之所以会触怒了玄燕等人,是因为他们想要打叶萌和苑姐姐主意的话,怕是他会直接被吓晕过去!

    而他森大师,居然还傻乎乎的跑来给胡少等人撑腰,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嘛。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往枪口上撞,森大师这也是没谁了。

    不过,这也跟他在海城市的行事风格有关,若不是他嚣张惯了,自以为凭借着巫门弟子的身份可以横行霸道,他也不会栽这么大的跟头。

    周围众人见森大师刚来就给玄燕等人跪下了,不禁个个脸上写满了惊异的神情。

    对于酒店主管所做的事情,了解森大师为人的人,都不会太过意外,的确,那个时候,玄燕等人尽早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他们,却也都没有在彼时说些什么,实在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且,森大师的怒火也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

    万一在事后,被森大师听说了什么关于他们的“仗义执言”,那说不定,就连他们本身也会被连累。

    可也正是因为了解森大师的为人,此刻见森大师毫不犹豫的下跪,他们才会如此的惊异。

    能让森大师服软下跪的人,这得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看他们几人年轻的样子,可不像是会让森大师恐惧下跪的人啊——

    之前,在酒店主管劝玄燕等人离开,而玄燕等人却坚持不走的时候,他们还在心里暗骂,认为玄燕等人是不知好歹。

    可此刻,他们知道了,人家哪是不知好歹啊,明明就是有恃无恐好不好!

    洞悉了玄燕等人不简单的酒店食客们,看向酒店主管的目光中,写满了羡慕的神色,这位酒店主管,怕是要发达了。

    他们这些人,之前怎么就没有跟玄燕等人说上几句好话呢?还一副看热闹的神情,啧,现在好了,白白的错过了一次飞黄腾达的机会。

    可这又能怪谁呢?要怪也只能怪他们自己,太过自私自利,从未想过要助人为乐吧……

    “哟,这怎么还先给跪下了?您森大师的如此大礼,我们几个可承受不起啊。”见森大师跪的如此果断,唐果不禁觉得有些无趣,但她还是出言调笑说道。

    “就是,我们几个区区的年轻人,怎么当得起你森大师如此大礼呢?就连你在俗世间的弟子,可是都想结识我妹妹来者。”叶奇也跟着冷笑出声。

    森大师听到二人讽刺的话语,气的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结识叶奇的妹妹?也就是现任的毒门少主叶萌?

    作死,也特么没这个作死法的呀!

    森大师恨恨的看了胡少等人一眼,此刻恨不得把他们给碎尸万段,这群不长眼的狗东西,还想结识毒门少主,就连他森大师在毒门少爷叶萌的面前,也连半个屁都不敢放,胡少他们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敢在他到来之前,大放厥词!

    “是弟子教导无方,小公主和少主,切勿责怪啊。”森大师急的都快哭了,他跪着爬到了玄燕等人的面前,磕头求饶说道。

    “我们怪不怪的无所谓,反正又不是我们毒门和蛊门的事情。”叶奇翻了个白眼,压根就不拿正眼去看森大师。

    森大师,也的确没有让他正眼相看的资格!

    “嘿嘿,有你们巫门的师叔在此,还轮不到我们责不责怪。”唐果嘿嘿一笑,也是对森大师说道。

    森大师猛地转头,看向了玄燕。

    “周师叔,救我啊,看在我们乃是同门的份上,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森大师的额头上都磕出了血迹,他此刻是真的吓坏了。

    森大师以为,自己就够心狠手辣了,可在这一点上,如果与唐果或者是叶奇相比的话,那真是小巫见大巫。

    唐果和叶奇,一个不高兴,就是把他森大师给千刀万剐了,巫门中人,也不会有人说半个不字。

    毕竟巫门,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只为了一个森大师,就跟蛊门和毒门交恶。

    尽管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地位,可以随意处置森大师,可唐果和叶奇还是选择了不越俎代庖,而是把决定权扔给了玄燕。

    按辈分,玄燕所化作的周清,是森大师的师叔。

    按身份地位,周清为圣女护法,对所有巫门弟子,都有教导之责,他无论怎么惩罚森大师,都不会为过。

    而且,与森大师有恩怨的,也是玄燕所化作的周清。

    所以,不管于情,还是于理,此事交给玄燕来处理,都没有错。

    唐果和叶奇的好意,玄燕自然不会推脱,他看向森大师,淡淡的问道:“你就是这般求饶的吗?”

    森大师愣了一下,不是这般,还能是哪般,难道要我自杀谢罪不成?

    若是森大师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那他也就不会求饶了——

    似是想到了什么,森大师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挣扎,玄燕也不理他,继续吃着菜。

    “打扰了师叔等人的用餐,还对师叔以及小公主和少主出言不逊,我刘森甘愿受罚,也愿意奉上所有的家财和产业,向师叔赔罪。”没有挣扎太久,森大师就狠狠的咬了咬牙,他很清楚玄燕要什么。

    也许玄燕并不稀罕他森大师的产业,可二人的恩怨就是因此而且的,不管是从报仇的角度来讲,还是从长远利益的角度来讲,玄燕都要剥夺森大师的所有产业。

    这,也是他曾经对徐益寒父子的承诺!

    可他当初所承诺的,只是五倍于徐家的产业,也就是现有的胡家所有产业,除了胡家之外,森大师的手下,还有好几个家族,这些家族的产业加起来,也差不多能有现在胡家的规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