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教导之责-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47章 教导之责

    听到圣女七月的邀请,玄燕稍稍的愣了一下。

    尽管成为圣女七月的护法,是玄燕的目标,因为唯有如此,他才能与圣女七月离得更近一些,可他,却是没有想到事情竟会如此的顺利。

    原本他以为,就算他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圣女七月也会再考校他一番。

    毕竟选择护法之事,事关重大,容不得任何的草率和失误。

    圣女的护法,在巫门之中,可谓位高权重,尤其是在圣女不在巫门,或者是闭关的时候,他们更是相当于巫门的主事者。

    玄燕还真没想到过他会这么快就收到圣女七月护法的邀请,如若不是知道,这是唐果步步紧逼的结果的话,玄燕都要误以为圣女七月想起他来了。

    可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唐果曾经跟玄燕说过,圣女七月不是失忆,不是忘记了过去,而是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玄燕想着,竟是一时忘记了答话。

    “怎么了,周师叔,你不愿吗?”没有等到玄燕的回答,圣女七月再次问道。

    玄燕醒悟过来,正要同意圣女七月的邀请,成为她的护法,可唐果却是抢先说道:“周师兄当然不愿了,你看看你周围的巫门弟子,有哪一个会是真心服从周师兄的?”

    “既然大家都不服,那这个护法不护法的,也没什么意思。”唐果撇嘴说道。

    听到唐果的话语,圣女七月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她游目四周,发现众巫门弟子们看向周清的眼神之中,确实写满了“不服”。

    与其说是不服,其实他们更多的是不甘,周清的实力都如此强大了,他们哪还敢不服,只是他们不愿让周清成为圣女七月的护法,更不甘心周清第一个成为圣女七月的护法。

    可不管是不服,还是不甘,他们眼神之中对于周清浓厚的敌意,圣女七月还是看得出来的。

    “巫门弟子,多愚昧之辈,周师叔不必与他们计较。”圣女七月有些不悦的清冷说道,如果说之前她说巫门弟子愚昧,还有为他们开脱的意思的话,那眼下,她就是觉得这些弟子是真的愚昧了。

    周清周师叔如此的出色,有哪点不配做她圣女的护法,真不知道这些人巫门弟子有什么好不服的。

    而且,选择谁来做自己的护法,也是她巫门圣女的事情,旁人可是连发表意见的资格都没有。

    听到圣女七月第二次骂他们愚昧,一众巫门弟子们的脸色更苦了。

    他们纷纷把目光转向了蛊门小公主唐果,眼神之中有着一丝“求放过”的意味。

    唐果这分明就是想要玩死他们呀。

    万一因为唐果的话语,导致他们在圣女七月的心里留下了一个坏印象的话,那他们别说不可能再成为圣女七月的第一个护法了,就连做第二第三护法的机会,怕是也要被剥夺掉。

    可他们,显然还是低估了唐果。

    唐果的打算,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圣女姐姐,你也知道他们愚昧啊,那就是需要调教,我看周师兄就很适合调教他们。”唐果嘻嘻一笑,说出了她的最终目的,她一边说着,还一边啧啧摇头。

    “啧啧,如果巫门弟子,皆是这等愚昧之辈的话,那即便有圣女姐姐你的带领,我们巫门毒门和蛊门,也休想能够压过中华医馆。”唐果这番话算是说的很严重了,她的意思也是不言而喻,那就是除非你圣女姐姐,可以让周清周师兄来调教门内弟子,否则的话,我们蛊门和毒门,羞于与你们巫门为伍!

    周围的巫门弟子们,见唐果如此的瞧不上他们,个个的脸上,都有着义愤填膺之色。

    可圣女七月在此,他们却是不敢放肆,更不敢冒然的质问唐果,毕竟唐果的身份也不低,而且她性情又比较的多变,真要惹恼了她,就是被狠揍一顿,也只能是吃哑巴亏。

    众位巫门弟子们,纷纷看向了圣女七月,他们心中祈祷,圣女七月可千万不要答应唐果所说啊,要不然的话,他们的好日子是真的要到头了……

    现在他们确定了,唐果就是在把他们给往死里玩!

    如若周清只是成为圣女的第一个护法的话,那在场的巫门弟子们,在巫门之中顶多是小心翼翼一点,只要不惹麻烦,不出错,即便周清身为圣女护法,也不能随意的惩治他们。

    可唐果所说,却是了不得。

    让周清来调教他们——这会让周清从一开始就有了随意惩治他们的理由,他们在巫门之中的日子,还能过得下去吗?

    看着周围众人苦哈哈的表情,唐果的心里甭提多愉快了,哼,还敢嘲笑我果果的大哥哥,你们这群王八蛋,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要是不能把你们给玩的欲仙欲死,我果果两个字,就倒着念!

    意识到唐果是在帮助玄燕想办法教训在场的所有巫门弟子,叶萌和叶奇不禁对视一眼,皆是摇头苦笑。

    果然是宁得罪阎王,不得罪唐果啊,这小丫头,也忒记仇了!

    玄燕巫门请神术的威力,已经让众巫门弟子们心有余悸,并无话可说了,她还非得让他们吃到更多的苦头才行!

    圣女七月深深的看了唐果一眼,随后她清冷说道:“就依你所言吧。”

    “周师叔,你身为师叔,本就有教导弟子之责,你可愿帮我调教巫门的愚昧之众?”圣女七月说完,看向了玄燕,她言语真挚的问道。

    玄燕又是被她问的一愣,他实在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在唐果的步步紧逼之下,圣女七月不仅提早对他发出了成为护法的邀请,还赋予了他更大的权力。

    什么教导之责?还不就是告诉玄燕,只要你想,那你便可以随意的惩治巫门弟子!

    这莫大的权力,都快把在场的巫门弟子们给吓哭了,这以后在巫门之中,就是小心翼翼都没用了啊,只要周清周师叔看你不顺眼,那就可以随意教训。

    众多的巫门弟子,都低着头,恨不得把他们的脸都埋进衣服里,就怕玄燕看到他们的样子,并把这笔嘲笑他的旧账给牢牢的记在心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