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圣女护法-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46章 圣女护法

    苑姐姐正想着,圣女七月已经朝着他们等人走了过来。

    她的身边,跟着夺命!

    再一次见到玄燕,夺命似是没有了那么大的脾气,它只是冲着玄燕翻了个白眼,随后走到玄燕的面前,用力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和身体。

    它身上的水渍,溅了玄燕等人一身。

    夺命可不是跟随着圣女七月一起从海面上走过来的,他也没有那种可以从容在海面上行走的能力,但它,会游泳。

    沾在毛发上的海水,四处乱飞,玄燕首当其冲的被其打湿了衣裳。

    “夺命,休要胡闹!”似是看出了夺命的针对,圣女七月清冷的呵斥道。

    夺命呜呜两声,又朝着玄燕翻了个白眼,这才满脸不甘心的蹲坐在了圣女七月的脚边。

    “夺命顽劣,希望周师叔不要见怪。”圣女七月微微颔首,向玄燕致歉道。

    又一次听到圣女七月清冷的声音,玄燕的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有激动,有怀念,也有着一丝再也回不去的遗憾与悲伤。

    “无妨,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圣宠,多谢他的不杀之恩。”玄燕盯着圣女七月的俏脸,淡淡的回应道。

    听到玄燕的话语,圣女脚下的夺命又是不禁翻了个白眼,其样子就好似是在说——你当然要感谢你狗爷我了,不然的话,怕是你已经被巫门的婆婆们给处死了。

    “那也是夺命应该做的,周师叔想来,已经再次领悟了巫门请神术吧?”圣女七月清冷说道。

    “幸不辱命。”玄燕朝着圣女七月一拱手,态度恭敬的说道。

    “那真是恭喜周师叔了,我见周师叔之前施展,威力不俗,必定是在这第二次的感悟之中又有收获了?”圣女七月一如既往的清冷,她问道。

    “是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悟。”玄燕淡淡的说道。

    圣女七月点了点头,也没有追根究底,而是转头看向了唐果和叶萌,她问道:“两位妹妹,跟周师叔是好朋友吗?”

    “一直很敬仰周师兄的为人,遂主动想要结交一番。”叶萌点头说道,她不是巫门中人,也不用按照巫门的规矩去排资论辈,所以尽管周清是巫门的第七十六代弟子,她也只是称呼他为周师兄,而不是如圣女七月这般,叫他周师叔。

    “能得妹妹主动结交看好,看来周师叔确是不凡。”圣女七月清冷说道,她上下打量着玄燕,似是在对他进行着最后的评判。

    “那是当然,只可惜你们巫门不能识人善任,还让周师兄在巫门之中受尽了嘲笑,吃尽了苦头,果果我呀,都想要把周师兄给拐回到我们蛊门去了。”唐果一脸傲娇,她转头看向周围那些曾经嘲笑过玄燕的巫门中人,冷哼说道。

    唐果是一个很记仇的人,尽管玄燕已经用他的实力,给予了这些人以回击。

    可这在唐果看来,还不够!

    凭什么这些人嘲笑了玄燕,还可以安然无恙,大哥哥也许可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可她唐果不行!

    什么?你说玄燕已经用实力打脸了?

    那算什么,他们真的知道悔改了吗?真的感觉到痛了吗?以后真的就不敢再嘲笑大哥哥了吗?

    不见得吧。

    既然不见得,那就还不够!

    “唐果妹妹真会说笑,一些愚昧无知的弟子而已,岂能识得周师叔的过人之处,我们巫门的婆婆们,不是已经给了周师叔第二次领悟巫门请神术的机会了嘛。”圣女七月低头,深深的看了唐果一眼,才清冷的回应道。

    “那婆婆们倒是对周师兄还不错,可在婆婆们看好的情况下,这些人还敢冷言冷语,你们巫门的婆婆们,威望也并不是多高嘛。”唐果咧嘴笑道,她利用自己的年龄优势,摆出了一副童言无忌的样子。

    圣女七月看着她,苦笑的摇了摇头,这小妮子是在为周师叔鸣不平了,她似是对巫门弟子们对周师叔的嘲笑很不满啊。

    不满?唐果当然不满了,也不看看他们都是些什么东西,居然敢嘲笑他的大哥哥,也就是欺负大哥哥脾气好,换做她唐果啊,早就出手教教他们怎么做人了。

    “我正是为此事而来,唐果妹妹不用再挤兑我了。”圣女七月清冷的说着,抬头重新看向了玄燕,她问道:“周师叔,你可愿成为我的护法,帮我一起打理巫门?”

    圣女七月此话一出,在场的巫门众人尽皆惊呆。

    之前听到圣女七月说他们愚昧无知的时候,这群人羞得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不带这么埋汰人的,不就是笑了几声嘛。

    在玄燕展现了他的巫门请神术之后,我们也已经笑不出口了啊,你唐果如此不依不饶,还要怎样嘛。

    要怎样?唐果的目的,当然是要惩罚他们了,说错了话,做错了事,就必须要受到惩罚,单单是羞愧后悔,那还远远不够!

    终于,在唐果的步步紧逼之下,圣女七月提前说出了她的决定!

    她邀请玄燕,成为她圣女七月的第一个护法!

    护法的意思,其实便是追随者,也是圣女七月的亲信,在巫门之中,拥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上权威!

    巫门的婆婆们不理世事,巫门的一切事务,都会由圣女七月来打理,而仅凭她一人,很难顾及的到偌大的整个巫门。

    所以,她才需要护法!

    护法所代表的,便是圣女七月,任何敢忤逆护法之人,也是在忤逆圣女七月,护法可随意处置他们!

    在场的巫门弟子们,为何对周清敌意如此之重,为何又在他归来后的第一时间就跑来试探他,他们所怕的,不就是周清成为圣女七月的护法吗?

    可他们,不仅没能阻止了周清,反而还间接的助攻了他一把,若不是他们等人在的话,周清哪怕实力强悍,也没有在圣女七月面前表现的机会,若不是他们等人无所顾忌的嘲笑周清的话,蛊门小公主唐果,也不会逼的圣女七月,提前对周清发出了护法的邀请。

    想通了一切的巫门弟子们,皆是面色发苦,这一次把周清周师叔得罪的那么惨,一旦他成为了圣女护法,还有他们等人的好日子过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