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无可挑剔的回答-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21章 无可挑剔的回答

    见圣宠夺命竟是不肯对周清出手,一众欣喜若狂的巫门弟子们皆是呆若木鸡,他们不可思议的看向周清,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圣宠夺命和圣女七月为何不愿向他出手。

    至于婆婆们所说的天意——

    狗屁的天意,这分明就是在包庇周清!

    三婆婆在包庇周清,小婆婆在包庇周清,圣女七月在包庇周清,圣宠夺命,也在包庇周清!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三婆婆的意图不难理解,她大概是爱屋及乌,不想看着周清惨死,毕竟周清所习得的巫门请神术,与上一代圣女,也就是三婆婆的徒弟,是同一种。

    尽管巫门弟子们有不少因此仇视周清,可三婆婆对周清,却是一向很好,当初周清能够成为巫门第七十六代弟子,也是三婆婆提议的。

    她似是把曾经对七十六代圣女的所有期望,都放在了周清的身上。

    如果说三婆婆是抱有私心的话,那小婆婆呢,圣女七月呢,圣宠夺命呢,他们又是为何不愿意伤害周清?

    一众巫门弟子的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他们不愿意承认而已。

    还能因为什么,指定是圣女七月看中了周清呗!

    这种看中,并不是男女之情的那种看中,而仅仅是她很看好周清,想要让周清成为她的第一个随从,第一个助手!

    周清在巫门之中的地位本来就已经很高了,如果再成为圣女七月的随从,那他必定水涨船高,成为巫门之中最具权势的几人。

    巫门的婆婆们,其实是不问世事的,跟毒门是毒门少主做主一样,巫门,以后也将是圣女七月做主。

    而作为圣女七月第一个青睐之人,周清将来在巫门之中的地位不言而喻!

    那些曾经嘲笑过周清的巫门弟子们,脸色都皱成了苦瓜色,如果让周清在巫门之中拥有了权势,那还有他们的好日子过吗?

    不得不说,这些巫门弟子们,倒真会给周清找理由,其实圣宠夺命不伤害周清的理由很简单,就仅仅是因为,他是玄燕!

    巫门弟子们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才会想这么多,不过这倒也省却了圣女七月和玄燕的许多麻烦,他们不用再为众人解释什么了——

    眼下,就看周清怎么回答大婆婆的问题了,如果回答的好,他可能就连活罪都能逃脱,可事情也并非没有转机,万一周清的回答,让众位婆婆们很不满意呢?

    毕竟,周清没有身怀巫门请神术,巫门的婆婆们是不会轻易放过于他的,就算让他成为圣女七月的第一个随从之人,他也免不了的要去承受一番皮肉之苦……

    眼看着事情发展到眼下这种地步,叶萌和唐果不禁对视了一眼,作为知道玄燕真实身份之人,他们已然猜到,眼前的圣宠夺命,怕是跟玄燕有着某种深刻的联系。

    他也许,就是玄燕和圣女七月,曾经共同抚养的狗狗,也说不定。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玄燕倒是可以无恙了,哪怕圣女七月并没有记住他这个人,可圣宠夺命,却是会拼死的保护住他!

    唐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了眨,她看了一眼玄燕,又看了一眼夺命,似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小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丝欣喜之意……

    玄燕依旧跪在那里,他眼看着夺命没有伤害于他,反而是做出了要保护他的姿态,心中稍稍有些感动。

    他还以为,之前自己的绝情会彻底的伤害到夺命的感情,令其再也不顾之前的情分。

    事实证明,夺命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玄燕淡笑着,看了夺命一眼,换来的,当然还是夺命的白眼,以及他满脸的鄙夷。

    他好似在说:“你个废物,关键时刻,还是要狗爷我来保护你,你就不能让狗爷我省点心么?”

    玄燕罕见的没有在意夺命眼神中的鄙夷神色,他很想伸手去抚摸一下夺命那雪白的毛发,可却生生的忍住了这种冲动。

    似是察觉到了玄燕复杂的情绪,夺命的眼神之中有着一丝深深的疑惑,这一刻,他似是懂得了玄燕的无奈,也懂得了玄燕的难言之隐!

    之后,他又给玄燕甩过来一记大大的白眼,好似在说,真是搞不懂你们人类,非要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直接与女主人相认不好么?

    玄燕又岂能不想与冷青璇相认,可站在他面前的,早已不是冷青璇,而是巫门的圣女七月!

    正与夺命眼神交流着,玄燕听到了圣女七月清冷的话语,也听到了两位婆婆对他的维护。

    随后,便是大婆婆问出了他为何要自废巫门请神术!

    玄燕的心中早已经想好了答案,他看向众位婆婆,拱手说道:“进境缓慢,自以为不配习得此巫门请神术!”

    “就因为进境缓慢,你就废了它?”大婆婆怒不可遏,她还从未见过这等巫门弟子,巫门弟子,哪个不是把巫门请神术当宝贝一样捧在手心,像周清这般直接舍弃巫门请神术的弟子,自古以来,也只出了他这一位!

    “不敢弱了巫门请神术的名头,不敢为我巫门抹黑,不想此巫门请神术在我的手中寂寂无名!”玄燕淡然说道。

    一众巫门弟子们,听到玄燕的回答,皆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周清的回答,可谓是无可挑剔,即便是几位婆婆们,听到周清竟如此为巫门着想,如此为巫门请神术着想,怕是也不忍心苛责于他了。

    这群巫门弟子,还期盼着周清能够回答说是巫门请神术拖了他的后腿。

    他们最渴望的周清的答案是:因为这门巫门请神术,他遭受到了同门师兄弟,乃至同门师侄们的仇视与欺凌,也因为这门巫门请神术,他周清从一位名震巫门的天才,变成了一位碌碌无为的凡夫俗子。

    如果玄燕真这般回答的话,怕是就连一向维护他的三婆婆,也会忍不住的震怒,巫门请神术,岂有这般不堪?

    可玄燕是谁,他又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在婆婆们的心中,巫门请神术可是至高无上的,可是不容亵渎的,那玄燕就将错误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不是巫门请神术不行,是我周清不济,不配习得这门最最顶尖的巫门请神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