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天意-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20章 天意

    “上苍原谅!”

    “我等罪不可恕,没有管教好门下弟子。”

    “敢擅自浪费上天的恩赐,我等必将严惩!”

    “巫门无知弟子,今冒犯上苍,祈求上苍再给我巫门多一次的机会!”

    ……

    巫门的众位婆婆口中念念有词,他们的老脸上,有虔诚也有惶恐,好似周清自废巫门请神术,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一般。

    整个过程,持续了有十几分钟,巫门的婆婆们始终跪坐在地,不断祈求,而玄燕也是跪在地上,一时不敢起身。

    直到祈求完毕,众位婆婆才在大婆婆的带领下,站起身来。

    她转头看向了玄燕,目光之中带着凌厉。

    “巫门第七十六代弟子周清,不遵上苍旨意,浪费天赐巫门请神术,罚——血祭于圣宠夺命!”大婆婆威严的声音响起,直接宣判了玄燕的死刑。

    叶萌和唐果的眼神再一次蓦然睁大,玄燕的真实身份倒是没有泄露,他的反应也很快,在大婆婆等人发现他的身上没有巫门请神术之后,他便主动承认说是自废了巫门请神术。

    可玄燕所不知道的是,这在巫门之中,同样是死罪!

    血祭于圣宠夺命,这是要让圣宠夺命来咬死玄燕!

    一众巫门弟子听到大婆婆对玄燕的审判,皆是或惊或喜,惊的是,没想到自废巫门请神术的后果竟如此的严重,而喜的则是,周清还是要完蛋了!

    “实力强悍又如何?犯下了如此不可饶恕的罪过,他死不足惜!”

    “还敢自废巫门请神术,真是不知死活!”

    “这就叫做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圣宠夺命之前没有伤他,现在却是要把他给活活咬死!”

    “血祭于圣宠,哈哈哈,这怕是我们巫门之中最残酷的一种惩罚了吧?”

    “正好也让我们看一看圣宠夺命的实力,还有——周清的真实实力!”

    “他不是能够让圣女和圣宠感受到威胁吗?那就让我们来看一看,他到底有多强!”

    “那你们怕是要失望喽,他多强暂且不说,有那么多婆婆在此,他周清敢反抗吗?”

    “哈哈哈,就算敢反抗,自废了巫门请神术的他,能有多厉害!”

    一众巫门弟子肆意大笑,对于实力强劲的巫门弟子而言,周清被处死,他们便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之前周清可是已经引起了圣女的注意,他成为圣女随从的机会也大大增加。

    而对于底层的巫门弟子而言,周清被处死,也不无好处,谁让他们嘴贱,以前经常欺凌周清了?

    周清这一重新崛起,顿时让他们感觉到了恐惧,他们生怕周清会报复他们,可现在好了,周清犯下如此重罪,已经要被圣宠夺命给咬死了,以后的他们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圣女,驱使圣宠,血祭周清吧!”大婆婆宣判完对玄燕的惩罚,催促圣女七月说道。

    圣女七月的秀眉微微蹙了一下,她的心底深处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是对于伤害玄燕,很是抗拒。

    “夺命——”她声音清冷的唤了夺命一声,没有驱使,也没有阻拦,而是把决定权交在了夺命的身上。

    夺命重新又走到了玄燕的面前,他没有变会之前棒棒糖的样子,而是威风凛凛,用一对好似没有了感情的眸子,冷冷的盯着玄燕。

    “嗷呜——”夺命发出了一声痛苦的狼嚎,他没有对玄燕出手,而是突然站在了玄燕的身侧,神情警惕的看向了巫门的婆婆们。

    他,终究还是不愿意对自己的“父亲”出手,即便他的“父亲”残忍的拒绝了相认!

    不管玄燕是否还认识他棒棒糖,棒棒糖都不允许自己伤害他,也同样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这——”巫门大婆婆心中大惊,她之所以做出让周清血祭于圣宠的决定,就是因为看到了圣宠夺命对周清的敌意,她为了更快的建立起圣女七月和圣宠夺命的威严,为了让巫门中人尽数臣服于他们,给了圣宠夺命一个表现的机会。

    可圣宠夺命对待周清的态度,却是在此时发生了变化,敌意消散了,反而还在隐隐的保护于他。

    “婆婆,圣宠——不愿!”圣女七月清冷的声音响起,提醒着在场的众人,圣宠夺命不肯伤害周清。

    “他——他竟然不愿——”大婆婆不可思议的呢喃一声,她对圣女七月吩咐道:“那你就驱使他,强行血祭周清!”

    圣女七月沉吟了一会,抬起头来看向大婆婆,她声音清冷的说道:“婆婆,七月——也不愿!”

    “你——你们——”大婆婆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她说道:“周清乃是罪无可恕之人,你们为何不愿?”

    “我想这大概就是天意吧,圣宠乃是灵性所生,他不愿伤害周清,一定有着他的理由。”

    “圣女也乃上天恩赐,她的意见,便是上天的旨意,也许是上天不让我等伤害于他。”

    有两位婆婆出声说道,其中最先开口的,就是那位看向玄燕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柔和的婆婆。

    她是巫门的三婆婆,虽排行老三,地位却是极高,因为她不仅仅是巫门的三婆婆,还是上一代圣女的师父!

    尽管上一代圣女已经叛出了巫门,令三婆婆在巫门之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可她,仍旧是在巫门之内拥有着一定的话语权。

    而第二位开口的婆婆,看上去很是年轻,她是所有婆婆当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可别小看了她,因为她,正是圣女七月的师父!

    两代圣女的师父共同发声,让其他的巫门婆婆们都暗自点头,他们也觉得,这——应该便是天意!

    大婆婆眼见如此,也不再强求,而是出声问道:“他自废巫门请神术,本是罪无可恕之人,既然上天不让他死,那便给他一次机会,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几位妹妹,可有惩治良策?”

    “何不让他辩解一番,看他为何会自废巫门请神术。”三婆婆再度开口,她的心中其实已经有了决定,可她却是没有说出来。

    大婆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就依你吧。”

    “周清,你为何自废巫门请神术?”大婆婆说完看向玄燕,她,厉声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