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相逢对面不相识-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18章 相逢对面不相识

    对于自己的法天象地瞒不过棒棒糖这件事情,玄燕早就知道,可他没有想到,棒棒糖居然这么的敏锐。

    在这么多的人群当中,他竟然还能准确的找出自己。

    就好像唐果所想的一般,玄燕千算万算,却是算漏了一个棒棒糖。

    现在应该叫他夺命了——

    玄燕这般想着的时候,内心如针扎一般的刺痛,从冷青璇对棒棒糖的称呼上,他便知道,冷青璇是真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她不再是自己所熟知的冷青璇,而是巫门的圣女七月!

    棒棒糖倒还是玄燕所熟悉的棒棒糖,可他却有了一个新名字——夺命!

    夺命站在玄燕的面前,一脸的鄙夷,他倒是没有直接上前来与玄燕相认,似是感受到了玄燕对他的抗拒。

    玄燕没法不抗拒,如果夺命对他太过亲热的话,势必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结合圣女七月曾经冷青璇的身份,夺命的过去也并不难以查找,而一旦有人查到了棒棒糖的身上,那夺命对玄燕的态度,就会暴露出玄燕的真实身份。

    真实身份暴露了,玄燕的变化之术也就会跟随着一起暴露——待到那时,并不难以猜到,玄燕其实就是邪医李玄!

    所以,玄燕不得不对夺命表现出了一定的抗拒情绪。

    面对玄燕的抗拒,夺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应该后退,还是应该上前。

    夺命正迟疑间,圣女七月带着唐果和叶萌也来到了玄燕的面前。

    圣女七月没有说话,而是上下打量着玄燕,似是想要从他的身上看出什么不同之处,他为什么会引起夺命的注意呢?

    在圣女七月上下打量玄燕的时候,叶萌和唐果的心全部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万一玄燕的身份被圣宠夺命或者是圣女七月所识破,那叶萌和唐果就是拼了命,也要把玄燕给送出这艘游轮!

    唐果和叶萌的担忧,玄燕没有注意到,眼下,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圣女七月的身上。

    圣女七月——也就是冷青璇,就站在他的面前。她,便是他曾经最爱的人,便是他拼尽了一切,并不惜与整个医家为敌,才救下来的那个最爱的人。

    圣女七月距离玄燕很近,玄燕甚至能够闻到她身上那熟悉的处子幽香。

    他好想伸出手来,再去抱一抱她。

    “你是谁?”可圣女七月却是率先开口。

    她清冷的声音在玄燕的耳边回荡,令玄燕痛苦的闭上了他的双眼。

    上次一别是路人,相逢对面不相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玄燕拱手拜见,他说道:“巫门七十六代弟子周清,拜见圣女!”

    “七十六代弟子,原来是小师叔嘛。”圣女七月的声音依旧清冷,她问道:“小师叔,可识得夺命?”

    玄燕深深的看了夺命一眼,咬牙说道:“不识!”

    汪汪——汪——

    似是看到了玄燕绝情的眼神,夺命冲着玄燕一阵狂吠,他双眼通红,呲牙咧嘴,那凶恶的样子,就好像是要扑上前来,把玄燕给生生的撕碎一般。

    他居然说,不识得自己,难道他,忘了吗?

    是他和她,一同收养了它,是他和她,一同为它取名,是他,和它生活在一起,是他,被它悉心照顾,也是他,教它功夫。

    是她和它,在夕阳下一起等待着他的归来!

    对它而言,她是母亲,而他,便是父亲。

    可现在,它的父亲,竟然说不认识它——

    棒棒糖不懂得玄燕的无奈,他所能够看到的,只有玄燕那绝情的眼神——

    它状若疯狂,好想再一次回到父亲的怀抱!

    看着发疯一般的圣宠夺命,玄燕又是痛苦的闭上了他的双眼,他的心在滴血,他的双手,在止不住的颤抖。

    不是他忘了,是她——是她把他们所有的过去,全忘了!

    眼前的冷青璇,是那么的熟悉,却又那么的陌生,她真的,不再是冷青璇,而只是圣女七月!

    眼见着玄燕如此痛苦,唐果叶萌心有戚戚焉,他们此刻,真想放下一切,去抱一抱他,只是抱一抱,不求其他,只求他能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丝毫的温暖。

    汪汪汪——

    整个大厅之中,都回荡着夺命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它的眼角,有眼泪无声的滑过。

    玄燕没哭,冷青璇也没哭,最没心没肺的棒棒糖,却是哭了……

    “夺命——”圣女七月轻声的呼唤他。

    她清冷的声音,好似是这世间最好的圣药,让棒棒糖的情绪稍稍的冷静了下来,可他看向玄燕的目光,依旧是睚眦欲裂。

    在场众人,皆是疑惑的看着这一幕,他们感受不到玄燕的痛苦,也感受不到夺命的疯狂,他们所看到的,只是夺命一脸敌意的冲着周清吼叫。

    之前被周清教训过的那群人,一脸的冷笑,虽不知道是为什么,可看样子,圣宠夺命,可是对周清痛恨的紧啊。

    “哈哈,最好是直接咬死他,让他还继续嚣张。”

    “嘿嘿,就算夺命不咬死周清,周清怕是也要完蛋喽。”

    “那可是圣宠啊,是有灵性的,他一定是在周清的身上感受到了什么。”

    “这小子不会是邪医李玄吧?”

    “不是盛传邪医李玄会来游轮上吗?”

    “你眼瞎了啊,虽然我也希望他就是邪医李玄,可他分明就是周清,哪有半点邪医李玄的样子嘛。”

    “那圣宠为什么会对他一阵狂吠啊?”

    一群人议论纷纷,他们看向玄燕的目光之中,皆是写满了疑惑。

    “威胁?夺命,你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威胁吗?”圣女七月沉吟了一会,突然开口,她在玄燕的身上,也察觉到了一丝令其很不舒服的气息。

    好像是与自己的极阴之气相生相克的阳气,又好似是他的身体太过强悍,实力也匪夷所思,给圣女七月带来了淡淡的压迫感。

    她疑惑的蹙了蹙眉头,继续对夺命说道:“夺命,不要无礼,他也是我们巫门弟子,还是我的师叔,以后相见,要以礼相待。”

    圣女七月,也没有能够感受到夺命那疯狂的情绪,她还以为夺命是跟自己一样,在玄燕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威胁——

    就这些了,明天新的一周,恢复五章更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