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不知礼数-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08章 不知礼数

    “我倒是宁愿他不要来。”叶萌幽幽的说道,她并不是怕玄燕会见到圣女,而是怕玄燕来到船上之后,会遇到危险。

    “这你就放心吧,他的变化之术,你我都见过,就算是超脱了先天境界的高手,也不见得能够识破。”叶奇安慰叶萌说道。

    叶萌点了点头,又有些患得患失的问道:“那他——会跟我们相认吗?”

    “不一定,如果他不想的话,我们也绝对认不出来。”叶奇苦笑说道,看着妹妹的神色,他又说道:“不要紧,他现在不是在海城市读书吗?如果今天晚上见不到他的话,那我们明天就去他的学校找他。”

    “还是不要了——”叶萌摇了摇头,很是懂事的说道:“不要给他添麻烦,在海城市,任何一个不经意的举动,都有可能让他的身份暴露。”

    “巫门可真够绝情的,他怎么不说也救了圣女的性命,巫门竟是容不下他,还想要杀他。”叶萌说完,俏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满的神色。

    巫门,这分明就是恩将仇报嘛。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的存在,只会对圣女造成干扰,有燕姨的前车之鉴在,巫门决不允许他活在这个世界上。”叶奇苦笑说道,在他看来,这种事情还是很正常的,巫门为了能够崛起,为了能够在与中华医馆的争斗之中占得上风,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希望他能小心一点吧,我们也小心一点,一旦注意到有可能是他的人存在,就尽量的帮一帮他。”叶萌很无奈的说道。

    “嗯,我也不希望他死,在唐果以及李杰逸那些人知道真相之前,可不希望看到他被巫门所杀。”叶奇笑了笑,点头说道。

    他们二人浑然不知道,他们所谈论的那个人,此刻已经登上这艘游轮。

    “哟,这不是周师叔吗,好久不见了。”

    “这次肯参加我们巫门的活动了?你不是一向不敢与同门相见的吗?”

    玄燕刚刚登上游轮,身边就传来了两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他转头看去,就见有不少的巫门弟子,此刻正一脸戏谑的看着他。

    “这一次,是我们圣女的继位大典,他就是再胆大包天,也不敢不来。”

    “嘿,莫不是在贪图我们圣女的美色吧?”

    “啧,还是年轻人啊,在美色的面前禁不住诱惑。”

    另有三人嘲弄开口。

    周清在巫门之中颇为的不受待见,这也导致他很少参加巫门的各种活动,他所怕的,就是遇到这种情况。

    玄燕虽没有想到刚一上船,就会有人忍不住的来嘲讽他,可他却是表现的不慌不忙。

    “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们的周师叔,已经不是以前的周师叔了,都敢教训我们这些小辈了。”

    “哦,是么?周师叔,也有师叔的威严啦?”

    “哈哈,就在前两天,韩森被周师叔给教训了一顿,还被周师叔泼了一脸的酒水。”

    “韩森?那小子可不是个东西,他没有发飙么?”

    “就他那怕死的模样,在摸清周师叔的底细之前,自然不敢动手,不过今天晚上——嘿嘿,怕是有好戏看喽。”

    几人笑呵呵的说道,他们口中的韩森,便是玄燕之前所见过的森大师。

    玄燕听着几人的谈话,眉头不禁微微的一蹙,这群人,还真是没事找事,欺负自己的师叔,就那么的有快感吗?

    快感,自然是有不少的,要不然的话,这些人也不会乐此不疲了,他们看向周清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只杂耍的猴子。

    这种目光,也许周清本尊还能够忍受,可玄燕不是周清!

    身为师叔,却被一群师侄如此嘲笑,虽跟周清的一些经历有关,可其根本原因,却是来自于周清的软弱!

    周清曾经也是巫门天才来着,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被破例收为巫门的第七十六代弟子了。

    周清所习得的巫门请神术,在整个巫门之中都是最为顶尖的,可怪就怪在,这门巫门请神术的上一位修炼者,乃是巫门的第七十六代圣女,也就是那个因为一个男人而叛出了巫门的叛徒。

    当年,那位圣女叛出巫门之时,用跟周清同样的巫门请神术杀了巫门的不少人,所以有很多巫门中人,打心底里,仇视这门巫门请神术,连带着,他们也仇视上了周清。

    如果说在这方面,周清是无辜的,那修为的提升缓慢,就怪不得别人了。

    巫门弟子,武道修为是一方面,巫门请神术的修为则是另外一方面,而周清的天赋,却是只体现在武道之上,对于巫门请神术,他的领悟异常的缓慢。

    自十一岁习得巫门请神术以来,接近十年间,周清也只从这门巫门请神术之中感悟到了光明神拳。

    如此的进境速度,与巫门大多数的弟子相比,都略有不如。

    这实在是有些愧对天才之名,久而久之,周清不再受巫门的重视,巫门请神术上的进境缓慢,也让他在其他的巫门弟子面前抬不起头来。

    所以,尽管他是巫门中少见的七十六代弟子,可就连第七十七代的师侄们,也都敢嘲笑于他。

    玄燕从周清写下的生平中看到这番介绍的时候,还非常的想不通,尽管周清后来的修炼愧对天才之名,可他的实力却并不弱,绝大多数的巫门第七十七代弟子,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周清何以要被这些人如此欺凌呢?

    玄燕想了想,觉得这是周清的性格所致,他的性格已经因为巫门中人的百般嘲笑而变的有些懦弱,所以,尽管实力上比在场的众人都更强,可周清,却依旧是不敢有任何的抵抗。

    这种持续的懦弱,久而久之,也给巫门弟子们造成了一种错觉,那便是——周清的实力不如他们。

    由此,他们便变本加厉,在对待周清的时候,会不遗余力的嘲笑。

    而他们嘲笑的越狠,周清反而就越是不敢有丝毫的抵抗。

    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周清一番,玄燕抬头,看向了在场的众位。

    “见到师叔,却不行礼,尔等,就如此的不知礼数吗?”玄燕淡声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