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旧疾-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4章 旧疾

    何俊拿出血压计听诊器等各种医疗设备,在宋老的身边忙活了半个多小时,期间,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待到最后,他的眉头更是拧在了一起。

    “何医生,我爸怎么样?”矮小男人,也就是宋可卿的四叔开口问道。

    “宋老他,没病。”何俊折腾了半天,只折腾出这么一个结论。

    “什么?没病?没病他老人家为什么这么虚弱?”矮小男人惊讶的问道,他想象到了各种各样的结果,就是没有想象到,他爸居然没病。

    “虚弱应该是年龄所致,恕我直言,宋老的身体会一直虚弱下去,甚至会更虚弱,直到……”何俊说到这里,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可在场的众人却都听懂了他的意思,他是说,宋老年纪大了,恐怕命不久矣。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爷爷今年不过七十六岁,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老去?”宋可卿的脸色唰的一下便冷了下来,她训斥道。

    “可卿,不要对何医生不敬。”宋老倒是看得开,他说道:“生老病死乃是人生常态,你爷爷我也不能免俗,毕竟还是年龄大了啊……”

    “爷爷。”

    宋可卿担忧的叫了一声,就连他四叔,那位身材矮小的男人,也是满脸的忧心之色,他不甘心的问道:“何医生,难道就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吗?”

    “我可以给宋老开几副强身健体的药物,不过——”何俊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不过也拖不了太久。”

    听他这般一说,宋可卿以及矮小男人的脸色更差了,保镖刘全也是,他沉默的看着宋老,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发酸。

    只有玄燕站在一旁大摇其头。

    直到这时,矮小男人才注意到了玄燕的存在。

    “你是谁?”矮小男人语气不善的问道。

    “四哥,他是燕医生,也是来给宋老看病的。”刘全为矮小男人介绍道。

    “燕医生?看样子还是个高中生吧,现在连高中生也能自称为是医生了吗?”何俊嗤笑一声,不爽的说道,似是觉得刘全口中的“燕医生”三个字冒犯到了他。

    “刘全,怎么回事?”矮小中年人也有些恼怒,玄燕不管怎么看,可都不像是一个医生。

    “燕医生是特意从凌台县赶来给宋老看病的。”刘全不卑不亢的说道。

    “他也会看病吗?”何俊瞥了玄燕一眼,又看向矮小中年人,劝说道:“智哥,这病急乱投医,你们可不要被人给骗了呀,损失点钱财倒没什么,万一耽误了宋老的身体,那罪过可就大了。”

    矮小中年人名叫宋智,他听到何俊的话,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

    “小小年纪就敢出来骗人,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宋智怒喝一声,吩咐道:“刘全,把这不知所谓的燕医生给我扔出去!”

    “慢着!”

    宋可卿却在此时开口了,她一双不甘心的眸子看向玄燕,问道:“我见你刚才摇头,可是对我爷爷的情况有不同的见解?”

    玄燕点了点头,胸有成竹的说道:“宋老年纪虽大,可却还没到要老死的地步!”

    “你tm才要老死了!”宋智一听玄燕的话便炸了毛,他一把抓住了玄燕的衣领,“你小子要再敢危言耸听,老子就刨个坑把你给活埋了!”

    玄燕任由宋智抓着衣领,冷冷的看着他。

    “四叔,听他把话说完!”宋可卿娇喝一声,宋智才悻悻的松手。

    玄燕没有再接着说自己的想法,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矮小中年人:“你要再敢对我动手……”

    “怎么着?不给我爸治病了不成?”不等玄燕把话说完,宋智就冷笑说道。

    “受老爷子所托,自然要治。”玄燕轻笑一声,语气平淡,“可你,却会立刻变成他眼下的这副样子。”

    “哈哈。”宋智怒极而笑,“好久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知道你是不相关的病人家属,被酒色掏空了身体,不用七十六岁,再过个两三年,你恐怕会比他病的还要严重。”玄燕淡淡的说道。

    “你找死!”宋智怒不可遏,举起拳头就要再对玄燕动手。

    “够了!四叔,给爷爷看病要紧,你要再捣乱的话,不要怪我不客气!”宋可卿忍着蓬勃怒气说道。

    宋智看了宋可卿一眼,老实了下来,他虽是宋可卿的长辈,还是她的亲四叔,可他却对宋可卿有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惧怕。

    “你的胆子真的很大,希望你的医术也能像你的胆量一样好。”宋可卿见四叔老实了下来,才看向玄燕,不假辞色的说道。

    玄燕没有理会她,而是径直走到了宋老的近前。

    “宋老您上过战场吧?”玄燕给宋老搭了一会脉,开口问道。

    “哦?怎么看出来的?”宋老笑着说道。

    “直觉。”玄燕微微一笑,答道。

    “有事说事,宋老的病跟上没上过战场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咱们金城市,有谁不知道宋老是上过战场的,他可是我们国家的民族英雄。”见宋老笑眯眯的与玄燕聊天,何俊又不爽的跳了出来。

    玄燕不禁对宋老肃然起敬,能够被称为是民族英雄,宋老一定为华夏民族立下过汗马功劳。

    “所以说你诊治的不对。”玄燕冷冷的看了何俊一眼,他对这位何医生全无好感,若非他的怂恿,即便宋智对他玄燕有意见,也不会发生这么大的冲突。

    “你太依赖你那些科技设备了,忽略了宋老最直观的感受和他曾经的经历。”玄燕毫不客气的说道。

    “哼,那我倒是要看看,你对宋老的情况有什么不同的见解。”何俊冷哼一声说道。

    “宋老乃是旧疾,在战场上的时候,一定受过伤,留下了后遗症,再加上……”玄燕说到这里顿了以下,他转头看向了在场除宋老以外的其他几人。

    “但说无妨。”宋老注意到玄燕的神色,示意他不用有所顾忌。

    “再加上宋老所练的武功,也对此伤有害无益,这才造成了眼下的这种状况。”玄燕不再犹豫,淡然说道。

    “武功?呵,你当是在拍武侠电影啊,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宋老练功练得走火入魔了?”何俊嗤笑一声,对玄燕冷嘲热讽,却是丝毫没有注意到,不管是宋老还是宋智和宋可卿,甚至包括保镖刘全,听到玄燕的话之后,脸色都凝重了起来。

    (本章完)